好看的玄幻小說 這個大佬有點苟 ptt-第486章 危機與契機閲讀

這個大佬有點苟
小說推薦這個大佬有點苟这个大佬有点苟
火地精!
带着不时抽泣的莱弥拉,返回施海山城的途中,林川看着漆黑的夜色,不时陷入沉思,这个名字对他来说,就如同小时候听到的传说故事一样。
地精族群中的火地精,矮人族中的黑矮人……,这两个种族的联手,造就了这个世界的可怕怪物们……
刚穿越过来时,林川从父母,从学校里听到的传说故事中,火地精扮演的角色,就是邪恶的。
据说,这一族群在许久之前,就在这个大陆上消失了,是上天降下了惩罚,将火地精、黑矮人从这世上抹去了。
当然,作为一名穿越者,林川对于这样的传说故事,一向是听听就算,就如同地球的华国,那些神话传说里的角色一样,除了小朋友们,神灵论者,又有谁会相信其存在呢?
可是,就在不久前,在施海山秘境中,亲眼目睹一个火地精的存在,林川感到相当的惊奇。
或许,这就是穿越以来,经常感到的一种刺激感,任谁看到一个传说中的族群,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都有种这是不是拍电影的感觉。
“二叔,他为何要出卖我……”
莱弥拉眼角还有一些泪痕,少女已经接受了现实,但是,内心依然很悲伤。
“因为财富,生灵都是贪婪的,地精对于财富的诱惑,相当没有抵抗力。而这些族群中,火地精更是如此……”
林川哄小孩一样,按照传说故事里火地精的秉性,这般安慰着少女。
耳麦葬送,传来苔骨的一声叹息:“火地精啊!想不到还存活在这个世上……”
“火地精真的和传说故事里一样,和黑矮人一起,创造了这个世上的怪物么?”林川问道。
对于传说故事里的事情,林川还是相当好奇的,从苔骨的语气中,后者应该知道一些内情。
苔骨沉默了一下,道:“具体的情况很复杂,不过,也可以这么说。”
林川微微颔首,“这么说来,那些阴影中的族群来历,是和火地精、黑矮人有关?”
闻言,苔骨一阵无言,与这样聪明的机械师交谈,有时候即便身为智脑,都有一种挫败感。
“具体的情况很复杂,你这么推断,其实也没错……”
苔骨语焉不详,这涉及到高等生灵的“盟约”,他不能透露核心的秘密。
林川也没有追问,他大致明白是怎么回事,阴影中的族群被创造出来,果然是和火地精、黑矮人有关。
至于创造那些阴影族群的起因,其中的过程,那或许是很复杂,但是,结果就是阴影的族群由此诞生了。
“这北地还真是复杂,看起来当初,克伦威尔到北地来,不仅仅是与人马军团有关吧……”
林川喃喃自语,而后摇了摇头,也是他之前将事情想简单了。
其实,从巴尤恩描述的【地王武装】构造时,他就发现了一些端倪,【第七武装】、【佛卡1号】、【神石之躯】上使用的技术,与【地王武装】截然不同。
那是迥异的技术,绝不是因为巴尤恩在这方面是门外汉,才没有提及。
“待一段时间看看吧……”
林川暗中叹息,如果今夜毫无收获,以他的性子,天亮就会离开北地。
偏偏这一夜,发现的事情太多了,他有预感,每一桩事情只要顺藤摸瓜下去,或许都会大有收获。
“是该待一段时间,从火地精居住的村落,或许还能找到,与雨女士有关的秘密……”苔骨这般说道。
林川心中一动,却是没有追问,事关那些高等生灵的“盟约”,苔骨口风之严,是问不出一点东西来的。
……
回到北地施海馆的时候,已经是凌晨。
在房间里,不仅有傀、小女孩,还有老艾丹、海乌亚,还有福勒。
“你们怎么都在?”
林川很意外,本来以为这三个家伙应该在温柔乡里,毕竟,在离去之前,他就听到三个家伙房间里的动静。
一群人都没有回答林川,而是呆呆的看着莱弥拉,尤其是福勒,眼眶里的机械眼一个劲的放光,差点都要从眼眶里凸出来。
“川先生,你太不够意思了,一个人出去带回这么美丽的女孩……”老艾丹怪叫起来。
福勒则是起身,在莱弥拉面前,以优雅的姿态行礼,并礼貌的询问,这位美丽的女孩是否还有其他同伴。
“美丽的女孩,如果你有姐妹,或者,年轻的长辈也可以,我很想认识一下。你知道,我刚到北地,很想找一位美丽的女性,一起同游施海山城……”
还没等福勒说完,莱弥拉已经躲到林川身后,小手在他背上划着,提醒福勒好像不是人,在他身上没有一丝生灵的颜色。
“你不用理会他们,到那边坐。”
林川拍了拍莱弥拉,示意她不用拘束,并向众人简单介绍了一下少女的来历。
“施海山秘境?!”
“火地精的村落……”
众人很是吃惊,没想到林川出去一趟,竟有这样的收获。
一旁,小女孩已经窜过来,从莱弥拉手中,一下子抱过蓝小喵。
莱弥拉则是一脸不舍,委屈的瞅着拉克妮亚,那模样让小女孩不由心软。
随即,两个女孩一人一边,抱着蓝小喵,在那里撸着,舒服的小蓝猫一个劲的伸着懒腰,惬意的快要睡过去了。
“我怎么感觉,这北地的形势,比之前佛卡高塔还要危险的多啊……”福勒倒吸一口凉气,咕哝道。
“不是感觉,就是如此!”
老艾丹取出一根烟管,在那里吞云吐雾,道:“巴尤恩那边,这大块头的身份一旦曝光,我们都很危险。北地王族,再加上人马军团,那力量可不是闹着玩的,在这片地域,他们就是王!”
……
这老家伙在北地,待过相当一段时间,很清楚北地王族的强大,再加上人马军团,如果这两股势力一致对外,在北方这片地儿,都会被碾成渣滓。
“咱们要不要过两天就离开……”福勒有些心慌,这么建议。
一行同伴翻着白眼,海乌亚更是连连摇头,对于福勒如此胆小,着实有些看不过去,明明实力那么强,却总是第一时间想到要逃。
瞅了瞅福勒,林川叹了口气,摆手道:“倒不至于立刻就走,我此行代表的是机械蜂巢,到时候可以调集机械师公会的力量。只是……”
摇了摇头,林川颇为不愉,此次北地之行,他其实是存着一半旅游的心态的,没想到刚到这里,就出了这么多事。
众人嘀咕了一阵,一直到天亮,才商议了一系列的对策。
而后,一直到中午时分,才等到巴尤恩出现。
看着扶着墙,两只蹄脚一个劲打颤的巴尤恩,再瞅着那重重的黑眼圈,林川等人差点没认出来,怎么一个晚上不见,这雄壮的人马似乎瘦了两圈。
“巴尤恩,来吃点肉食,补一补!”
福勒将盛满各种肉食的盘子,推到巴尤恩面前,并以过来人的身份,拍了拍这人马的肩膀,语重心长道:“要节制啊!”
一旁,老艾丹、海乌亚让两个女孩到旁边桌上,而后凑到一起,打量着巴尤恩,一个劲的摇头晃脑,感慨的嘀咕着什么。
林川也是很诧异,不是说人马族在这方面,是出了名的勇猛么?
瞧瞧巴尤恩的样子,昨晚分别的时候,分明无比雄壮,伤势刚恢复,不断恢复实力的身躯,有着勃勃生机。
现在,巴尤恩的脸庞都凹陷下去,嘴唇透着一股子苍白,整个人的生气感觉都没了,佝偻着身躯,看起来好像老了十岁。
“嘿嘿……”
巴尤恩咧嘴笑着,端着盘子,在那里狼吞虎咽起来,再没有言语。
一直到吃空了十个盘子的食物,巴尤恩的脸色,才恢复了一点血色,满足的叹了口气。
“终于恢复过来了,你们不懂,我其实只是饿了……”
瞧着巴尤恩两腿打颤,在那里强制解释的模样,众人也纷纷点头,识趣的没有打击这人马的自尊心。
一直等巴尤恩吃空了两桌食物,在两个女孩看非人的目光中,林川才询问蝶夫人那边,有没有消息。
“蝶儿昨晚就派人去查了,应该很快就有消息,你们放心,在北地她的情报网,是消息最灵通的。”巴尤恩这般说道。
蝶夫人不仅是北地施海馆的馆主,也是北地最大的情报组织首领,如果发动力量去搜寻,一定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昨晚两人在一起时,说起11年前的王族惨案,蝶夫人就敏锐的察觉到,这其中有问题,王族那边会向她透露这些,分明是在误导她,让她误以为巴尤恩是凶手。
林川沉吟点头,如果蝶夫人能调查到线索,那就再好不过了。
“放心。不到傍晚,应该就有结果了……”
巴尤恩恢复了一些精力,拍着胸膛说道。
傍晚时分——
在北地施海馆的地下大厅里,众人等来了蝶夫人,后者依然戴着蝴蝶面具,并没有显露真面目。
与巴尤恩的虚弱相比,蝶夫人则是艳光四射,红润的脸颊中,可以看到一抹撩人的艳色。
不过,此时的蝶夫人显是没什么好心情,紧抿的红唇,显出她正处于愤怒之中。
“蝶儿,怎么了?没查到线索么?”巴尤恩问道。
“不是没查到线索那么简单……,我被骗了!?”
蝶夫人坐了下来,纤手捏着金属椅的把手,微微用力,就将之捏得扭曲变形。
昨夜,她就派人去调查线索,而后传来的消息,让她无比震惊。
11年前,到施海山城来,向她传达巴尤恩相关事情的人员,在11年前就死的死,失踪的失踪,没有一个还留下踪迹。
并且,在北方王族那边,这些人员也都从未有过身份记录。
不仅如此,11年前的王族惨案,与之相关的所有人员,哪怕是一些王族成员,也都没了踪影,犹如人间蒸发了一样。
……
如今,在北方王族那边留下的,只有对于巴尤恩的秘杀通缉令!
“如果不是巴尤恩你突然出现,我都不知道,从11年前,我就被卷入这个骗局里……”蝶夫人咬牙切齿的说道。
众人一阵愕然,没想到调查之后,会是这样的结果。
林川沉吟着,盘算着要不要将昨晚的事,告知蝶夫人知晓。
正在这时——
蝶夫人的通讯器响了,接通之后,她听了一会儿,秀眉立了起来,透着一股子冰冷的杀意。
“那个垃圾又来了?你们别招惹他,我来处理!”蝶夫人起身。
“谁来了?”
巴尤恩意识到不对,问道。
“还能是谁?当年和你,大打出手的那个家伙……”蝶夫人瞥了心爱的男人一眼。
“那个家伙……”
当即,巴尤恩的脸色沉了下来,执意要跟过去。
“你就待在这里,别出来,要是你暴露了,那就麻烦了。”
蝶夫人轻声劝着,向林川等人使了一个眼色,她看得出来,巴尤恩对于这些同伴的建议,是相当听从的。
“蝶夫人,咱们找一个隐蔽的地方旁观吧,免得巴尤恩先生太担心你。”林川沉吟了一下,说道。
闻言,蝶夫人看了看巴尤恩,见后者不依不饶的样子,只能点头同意。
……
北地施海馆,作为施海山城最奢华的场所,这里的布置充斥着一种低调的华贵。
北地的建筑风格,以简单、实用为主,但是,这并不代表建筑不能凸显出奢华。
这座场馆的墙壁、地面,以北地特有的晶体拉丝,既彰显高档,有能起到冬暖夏凉的作用。
一处偌大的包厢中,里面坐着一群人,坐在中间的是一个身穿华贵礼服的中年男子,套着一件淡红的半身斗篷,脸色漠然的看着门口。
房门打开,看着蝶夫人带着一群人缓步走了进来,中年男子阴沉的面容立时变了,露出一股子不加掩饰的垂涎。
“我的蝴蝶美人儿,你终于来了,等你出现可真不容易啊!”
中年男子起身,张开双臂想抱住蝶夫人,却被后者身形一晃,滑到了一旁。
“隆先生,请你自重。北地施海馆是正规场所,如果你在这里有什么逾越的举动,对你,对你父亲的名声可不是什么好事……”
蝶夫人侧过脸,甚至不愿看一眼这中年男子,语气漠然的说道。
顿时,中年男子隆先生的眼睛变了,露出森然之色,直愣愣地瞪着蝶夫人,恨不得将她整个人吞到肚子里去。
……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与此同时。
在一间密室中,林川等人看着一面发光的墙壁,上面显现出那包厢里的情景。
“这种监控手段,并不是机械监控仪器,是怎么做到的?”
林川对于这面墙壁很感兴趣,这是一种特殊的材质,利用光学折射的原理,制成了这种监控装置。
与监控仪器相比,这种监控设置很原始,但是,却非常有效,至少在包厢里不会发现监控装置。
巴尤恩对此,根本是充耳不闻,他死死瞪着那中年男子,恨不得立时冲过去,将其眼睛挖出来。
“这个家伙,是施海山城的柯利隆么?”
在看到那中年男子时,福勒等人就通过搜索,知晓了这家伙的身份。
柯利隆,施海山城执政官的儿子,本人也是这座城市的高层,可谓是这里位高权重的大人物。
“哼!一个卑鄙的小人而已,当年,如果不是他父亲担保,我早就将那家伙下面的东西给捏碎了……”
巴尤恩冷哼着,十多年前,蝶夫人就是名动施海山城的美人,追求她的人不计其数。
只是,在蝶夫人很年轻的时候,就和巴尤恩在一起,对于那些追求者不假辞色。
一次宴会上,柯利隆动用手段,想迷J蝶夫人,被她轻易识破,也引来巴尤恩的暴怒,差点将柯利隆打死。
现在,十几年过去了,想不到柯利隆还在纠缠蝶夫人,想到这些年来,心爱女人受到的骚扰,巴尤恩就忍不住怒气。
此时——
包厢里,柯利隆忽然冷笑起来,拍了拍手,房门忽然打开,又走进来一行人,为首的饿是一个身材高挑的绝色美人。
泛着淡青的长发间,镶嵌着一些碎宝石,在灯光下闪耀着夺目的光华。
这女人的身材很丰腴,从发饰来看,乃是北地已婚女子的样式。
与蝶夫人站在一起,一个华贵,一个冷艳,却是不分轩轾。
“你……,贝雅……”
蝶夫人看到那女子,脸色不禁一变,显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这女子。
“蝶妹,你想不到我会过来吧?”
唤作贝雅的女子展颜一笑,却是莫名让人想到了一条美女蛇,令人心生忌惮。
“蝴蝶儿,我这次过来,是有备而来的……”
柯利隆舔了舔嘴唇,忽然得意笑起来,示意贝雅道:“伯爵夫人,把咱们准备好的东西,给蝴蝶儿看一看吧。”
贝雅瞅了柯利隆一眼,眉眼有着不屑,却是没有说什么,取出一叠文件,丢在蝶夫人面前。
那些文件,竟是北地施海馆的相关产权,其中有一份转让书上,赫然有着蝶夫人的印章,以及亲笔签名。
看着这些文件,蝶夫人脸色瞬间变的一片铁青,她紧盯着贝雅,眸中有着不信,也有着失望。
两女相识多年,一直关系亲密,虽说达不到情同姐妹的地步,但是,以蝶夫人冷淡的性子,能到无话不谈的地步,已经是很难得了。
数年前,贝雅能当上北地的伯爵夫人,还是蝶夫人从中出力。
却是想不到,贝雅就这样背叛了,这些文件不管有多少是真,有多少是伪造的,从贝雅手中拿出来,再有柯利隆在场,那就是有公信力的。
“蝶妹,你不要怪我,我如果想要安安稳稳坐在伯爵夫人的位置上,就只能这样做。”
“在顾全我们姐妹的感情,还是保全我富足的上流生活,我选择了后者,希望你不要怪我……”
贝雅笑了起来,笑容很甜美,说出的话语却令蝶夫人恨得牙痒痒。
一旁,柯利隆走了过来,拿着那叠文件,得意的挥舞着,身体忘形的扭动着,柔声说道:“当然,我美丽的蝴蝶儿,你还有第二个选择。成为我的女人,这样一来,你名下的产业,还都可以保住。虽然,这些产业并不算是你的,但是,你可以成为这里的管理者,平时为我赚钱,晚上为我暖床……”
“这才是你幸福的归属啊!”
……
呼呼呼……
那间密室中,巴尤恩魁梧的身躯震动,喷薄着一股子炽烈的血气,他目睹心爱的女人受辱,已经按捺不住,要冲出去将柯利隆、贝雅这对狗男女当场撕碎。
旁边,老艾丹、海乌亚牢牢拽着巴尤恩,才让这雄壮的人马没有冲出去。
“别急,你现在冲出去,那根本就是找死!”老艾丹叫道。
“你是准备杀了这些家伙,而后暴露自己,与蝶夫人一起亡命天涯嘛?”海乌亚也是怪叫道。
两个老家伙手臂一阵麻痹,快要拉不住巴尤恩,以肉体力量而言,两人身体衰退,着实无法与正值壮年的巴尤恩相比。
其余同伴则是看向林川,想让他想想办法。
林川则是坐在一旁,拿着光屏,正在搜索着什么。
小白牛鱼叉,傀凑近一看,却发现林川正在搜索的,是施海山城这十年来,那些在逃重犯的名单。
“这几个家伙的身份不错,就他们了……”
将选中的在逃重犯资料,丢给巴尤恩,后者拿着一瞧,眼睛顿时一亮,立时明白林川的用意。
“川先生,你的意思是,我们伪装重犯,将柯利隆、贝雅这对狗男女击杀?”巴尤恩眉飞色舞的吼道。
“当然不是,你可以废了他们,不能杀了他们……”
“等一会儿,你们按照这个路线图,终点在这里。”
林川又将一份路线图丢了过去,指了指施海山城的一个位置,“到这个位置,将事情闹大,计划就完成了。”
众人看着路线图上,林川所指的位置,有些不解,为何要布置这样的路线。
林川点了点光屏,上面浮现一个监控画面,那是施海山城的住宅区。
“啊……,他们是……”
莱弥拉惊呼一声,认出画面里,显现出的一个个身影的来历。
在一栋楼里,住着的一群人,正是此前袭杀莱弥拉、林川的那支部队。
这群神秘人搜索崖底的时候,都没有察觉到,一只只机械蜂锁定了他们的位置,一直远远的监控着他们。
“正好趁此机会,就让两拨狗咬在一起,看看能不能牵涉出狗后面的主人……”林川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