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興漢使命討論-第1599章 恩怨糾纏

興漢使命
小說推薦興漢使命兴汉使命
栖凤阁为了招待七星学子,特意准备了金凤和玉凤。
怎料只有一个柳路光顾,凤舞已经打出了横幅,可不敢留一手。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就让两位金钗一起接待柳路。
凤舞本来还庆幸金凤终于出阁了,于是就打开了密阁想要记录这场风流韵事。可是七星集结令在关键时刻发动,不仅让柳路莫名其妙的逃单,还让记载十二金钗正册身世悲剧之迷的密册也被集结令的召唤之力给带上了七星战舟。
凤舞一心想要追回密册,不仅把栖凤求龙的规矩忘得一干二净,还带人包围了七星战舟,打了七星学子的脸。
金凤在密册中找到了当年金家谋逆案的根源,其实就是栖凤阁为了收服她而进行的布局。
同样的案例,栖凤阁已经操纵了无数起。本来一家人和和美美过日子的金凤,却成了逆犯之女,多年以来一直生活在仇恨之中。
栖凤阁为了收服一位女子,竟然不惜操纵一国政治,无视天下苍生的福祉。
金凤也没有想到,她的绝世容颜,却成了凤舞算计灭杀金家的导火索。
金凤的悲剧讲述完毕之后,有学生就问道:“金夫人,我也听说过栖凤阁的十二金钗正册的励志故事,她们不仅获得了好的归宿,还求仁得仁。怎么现在从你口中讲出来,却是栖凤阁制造悲剧豢养绝世美女呢?”
“这位同学,想来你也相应那些红颜祸水的鬼话了。即便是红颜祸水,也得邻家有女初长成吧!然而栖凤阁可是专门从幼女开始培养。根据密册记载,十二金钗正册全部都是大家闺秀。我出身的金家,只不过是其中的沧海一粟而已。你自己可以想象一下,那么多得天独厚的天之骄女,她们的家族都发生了灭族惨案。栖凤阁已经用密册记录了谋人害家的证据,难道还要所有的姐妹们都一厢情愿的认定凤舞的仁慈与善良吗?”
会场中的学生都沉默了。
金凤为了取信于人,直接把密册交给了风吟平。
风吟平不敢擅自决断,于是就向钱语汇报。
钱语只好降临会场,当众宣布说:“对于七星战舟提供的证据,松江书院会在三个月内进行核实。”
刘正怕松江书院和栖凤阁私下交易,于是就复制了10万密册,通过七星战舟的渠道送给密册上的所有苦主。
开阳星位柳路的大名,随着密册的传播而名扬天下。
金陵栖凤阁,凤舞也收到了密册拓本。
栖凤阁众高层如丧考妣,一致认定穷途末路了。
凤舞并不打算垂死挣扎,只不过对于掀盖子的七星学子深恶痛绝。
“龙老,我要报复七星战舟。”凤舞说道。
“七星战舟的实力过于强大,再加上栖凤阁的正册金钗也开始翻旧账对付咱们。这个时候与七星学子全面对抗,咱们很有可能会做无谓的牺牲。我觉得直接把开阳柳路和天枢领队刘正给灭了就可以了。”龙老建议说。
开阳星位,柳路一如既往的享受鱼水之欢。
只可惜玉凤有些心不在焉,不断的接收着栖凤阁发出的指令。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金凤却是一心一意的配合柳路,对于栖凤阁的指令置若罔闻。
金凤痛并快乐着,玉凤却没有跟栖凤阁决裂的勇气。
在关键时刻,玉凤突然出手,将处于巅峰状态的柳路击杀。
面对这样的变故,金凤泪如雨下。
玉凤很快就清醒了,面对柳路的尸体,她选择了舍命相陪。
金凤想起了自己拥有着传说中的克夫体质,于是就对主婚的刘正恨之入骨。
开阳柳路的殒落,引起了七星战舟强烈的地震。
刘正以领队的身份解除了开阳的阵法。
金凤一见到刘正,就疯狂的攻击。
“天枢领队,这是怎么回事?”陈珠问道。
“不关领队的事,我和屠雨一直在跟领队商议回金陵书院演讲的细节,他没有作案时间。”郑书解释说。
众人都找到了不在开阳的证据,从而认定了金凤有作案嫌疑。
陈珠和李真联合出击,将金凤彻底的控制。
“我需要一个解释。”刘正说道。
“人都死了,解释也没有意义。克夫体制,非人力可以挽回。栖凤求龙的传说,也只不过是传说而已。就连七星学子都称不上人中之龙,又有什么人可以解除宿命诅咒呢?”金凤叹道。
金凤很遗憾,幸福快乐的日子实在是太短暂了。
就在这个时候,栖凤阁的控制结束了。重新掌控身体的金凤失去了继续生活的勇气,从而选择了自我了断。
就在这个时候,七星战舟发布了第一个七星任务:剿灭栖凤阁,取龙老的逆鳞和凤舞的凤翎。
郑书突然问道:“队长,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师出有名吗?”
李真叹道:“我是万万没有想到呀,这松江书院的因果之力竟然这样的强大。柳路进了栖凤阁沾了因,却用生命偿还了这份果。”
刘正说道:“各位,人在做,天在看。柳路的悲剧告诉大家,作为离天最近的七星学子,色字头上一把刀呀!”
秦梦说道:“队长,柳路已死,为他报仇的事情可以容后再谈。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选拔开阳,补全七星之数。”
“既然事情发生在松江书院,就让钱语院长解决这个问题。”屠雨建议说。
小莉担任记录员,六人在开阳进行议案表决,一致同意了让钱语负责补全七星战舟的方案。
刘正带着方案找到了风吟平,直接开门见山的谈判。
“刘正领队,你也想让松江书院的院长成为开阳吗?”风吟平问道。
刘正解释说:“风老师,柳路在松江城死于非命,这就意味着松江书院脱不了干系。钱语院长刚刚就任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若是恋栈权位,就会成为某些人攻击的靶子。不如跟随七星战舟闯荡,至少可以护得周全。”
风吟平难以决断,钱语却出现在会议室里,力排众议说:“各位长老,松江书院荣获最强书院令牌,眼红的书院不计其数。如今开阳柳路在松江城殒落,于情于理都得有一个交代。我刚毕业就担任院长职务,似乎有些德不配位,容易受人诟病。不如暂避风头,不给其他书院攻讦的借口。”
刘正看了一下七星战舟补全星位的倒计时,直接取出了开阳令牌送到了对面。
钱语没有犹豫,直接选择了开阳令牌认主。
认主完成之后,七星战舟恢复了平静。
“领队,这一届的七星学子似乎有点儿阴盛阳衰呀?”钱语问道。
“钱语院长,事急从权。你还是说明一下为什么七星学子进入集结状态之后还会死于非命呢?”李真插话问道。
钱语只好解释说:“各位七星成员,千院大比决出来的七星学子,只不过是激活七星战舟的引子。七星巡游,其实是一块试金石。死了一了百了,活着享受荣耀。这样的现实很残酷,可是大家又没有办法拒绝。栖凤阁的实力虽强,却也可以对付,关键是栖凤阁背后的潜龙渊,才是七星战舟真正的大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