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萬古第一武神 起點-第六百二十三章 珈藍舍利看書

萬古第一武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武神万古第一武神
“哼!”
三心菩萨看着面前的两人,没有半点好脸色。
想想也是,堂堂灵寂大修士,竟然拿两个神藏人仙毫无办法,说出去怕是会笑掉同阶的大牙。
但这却是事实,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普殊身上有佛宝舍利,就跟个刺猬似的,对于由佛入魔的三心菩萨而言,堪称天克。
若是不想,三心菩萨别说强求,便是伤害普殊都做不到。
而陆川,更是单凭本身实力,也能在手底下支撑个百十招,仅仅弱了一线的怪物。
虽然三心菩还有底牌,可想到传闻中,陆川身上还有一件洞天灵宝,哪怕不相信陆川能够催动这等至宝,却也没有了之前的硬气。
这就是实力带来的最直接好处。
陆川虽未突破灵寂,却已然有了与灵寂大修士面对面的底气,至少自保有余。
当然,最多也就是面对三心菩萨这等境界的强者。
再强的话,只能逃跑。
若是如犴唐那等巅峰灵寂大修士,哪怕是有炼狱塔护身,也是极为凶险。
“也就是说,菩萨想要那珈蓝舍利?”
听了普殊传音之后,陆川已经了解了前因后果,心中也不免唏嘘。
未曾想,数年前一面之缘,竟是永诀。
那广绣老和尚,怎么看也不像是坏人,而是真正的得道高僧。
现在,却是因一场劫难,身陷囹圄,连灵隐寺都遭了劫。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普殊双手合十,垂首口宣佛号,“还请施主帮忙,助我脱离魔爪,前往大佛寺求助,小僧不胜感激。”
“哎呀,你这小和尚,倒是会说话!”
陆川颇为无语,不由摇头道,“你怕不是忘了,我们之间本无仇怨,你师父却在临走之前,坑了我一般。
在你眼里,我就是以德报怨的人吗?”
“施主乃是正义之士,大大的好人……啊!”
普殊捂着脑门,眼泪汪汪。
纵然已经是神藏人仙,可被陆川这一脑瓜崩打下来,依旧头晕脑胀,刺痛不已。
“你全家都是好人!”
陆川没好气骂道。
想他出道至今,杀伐无数,竟然也有被发好人卡的待遇。
但这好人卡却是万万要不得的!
尤其是和尚嘴里说出来,那可真正开过光的嘴,真要应验了,陆川哭都没地儿说理去。
“施主,这是师父下的评语,他……啊!”
普殊辩解的话未说完,脑门上又挨了一下,眼眶都红了,直勾勾盯着陆川,分明就是问,为什么又打我。
“普殊啊,你师父没救了!”
别说隔着十万八千里,即便近在眼前,陆川也不会救一个给自己发好人卡的和尚。
“施主,我师父不会说谎的,他说你是好人,你一定会帮……啊!”
“小和尚,你路走窄了啊!”
陆川摩挲着光头,阴测测道,“菩萨当面,你都敢胡说八道,信不信把你打入拔舌地狱啊?”
“呜呜!”
普殊想要辩解,却什么都说不出口,好似被一只无形大手捂住了嘴巴,急的差点掉眼泪。
“你们在搞什么鬼?”
三心菩萨看的心烦意乱,没好气道。
“菩萨明鉴!”
陆川略一拱手,淡笑道,“在下听闻,菩萨佛学广博,不知可曾听闻过五禅经?”
“好小子,野心倒是不小,你竟然想修持不净观?”
三心菩萨冷冷一晒,面露不屑。
想他是何等佛法修为,即便由佛入魔,却也对佛门诸般功法耳熟能详,信口捻来。
陆川口中的佛门五禅经,便是安般、不净、慈心、观缘、念佛五种佛门禅宗至高禅经佛意。
每一种,都是佛门真经级佛经传承,皆有其独到的传承法门。
即便是如三心菩萨这等曾经的佛门佛子,也只是听闻,并未得传真经佛典。
但这并不妨碍,他从中看出什么。
更遑论,陆川不化骨的真身,早已不是什么秘密,根本瞒不过他的法眼。
“菩萨慧眼如炬!”
陆川也不隐瞒,坦然承认。
“你这一身不化骨,乃是正宗邪魔外道,这是想要由魔入佛?”
三心菩萨目中杀机大炽,气息隐隐波动,似乎真的动了杀意,“若真是如此,你若直接投入大佛寺,本圣保证,你一定会得传不净观!”
“哈哈!”
陆川失笑摇头,淡淡道,“菩萨说笑了,若在下真去了大佛寺,得传不净观是真,怕也从此失去自由,甚至失了本心,这就非我本意了!”
“你倒是看的通透!”
三心菩萨冷冷一晒,不屑道,“那帮秃驴就从来不干好事,缺德事都做净了,偏偏喜欢做好人,而且就有那么多蠢货喜欢捧臭脚,哼!”
陆川不置可否,没有接茬。
两世为人,他对于宗教,不说看透,也算知根知底。
单说这佛教,本意确实是导人向善,这一点毋庸置疑,奈何传教之人本身心有杂念,歪曲了佛意,使得误会越来越多,到最后都理不清了。
所以,陆川从来不会加入什么势力或教派,自由自在,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没有那些个狗屁倒灶的事儿。
至于三心菩萨所言的由魔入佛,虽不中,亦不远矣。
当然,陆川不会说,三心菩萨也永远猜不到。
就像是,假传万卷书,真传一句话。
“哼!”
三心菩萨见陆川没有接茬,眸光微闪,不知想到了什么,佯装无意道,“小子,我劝你死了这条心,不净观乃是大佛寺真传,除非你诚心拜入佛门,否则此生无望。”
“不见得吧?”
陆川微微一笑,淡淡道,“听闻菩萨当年叛出佛门,也曾有过不小的机缘,而且是佛敌八难之一,以菩萨的人脉交情,弄到不净观,算不得什么难事吧?”
“哼,你知道的倒是不少!”
三心菩萨面色转冷,阴测测道,“不过,本圣即便能弄到不净观,与你又有何关系?
亦或者说,你拿什么来换?”
“珈蓝舍利!”
陆川一指普殊,冷声道。
“施主,你……”
普殊登时急了,可话未出口,便被再次封禁,只能干瞪眼。
“嘿!”
三心菩萨嘿然一笑,面露不屑,“不是本圣看不起你,纵然是本圣也不敢触及珈蓝舍利,你唷凭什么敢空口白牙,说能取得此宝?”
“我只问,菩萨答不答应交易?”
陆川淡漠道,“至于如何得到,这就不关菩萨的事情了!”
“呵呵!”
面对陆川不软不硬怼回来的钉子,三心菩萨眯了眯眼,寒声道,“本圣知道你有一件洞天灵宝,但凭你的修为,根本无法催动此宝,释放全部威能。
你也不用在本圣面前故弄玄虚,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但本圣告诉你,那珈蓝舍利乃是一尊佛门大德所留,比之你曾得到的巽雷道晶也不遑多让。
甚至于,其中蕴藏的佛门真意和力量,尤有胜之,堪称一尊灵寂大修士苦修多年的全部力量,即便是本圣,也奈何不得。”
“我也很好奇,菩萨已经由佛入魔,这珈蓝舍利乃是佛门至宝,难道菩萨洗心革面,准备重归佛祖座下?”
陆川淡淡道。
“小辈,你在挑衅本圣吗?”
三心菩萨面色阴郁道。
这小辈一口一个‘菩萨’,一直戳他的心窝子,若非对方有灵宝护身,他早就翻脸了。
但佛也有火,更遑论他这尊魔了!
“哈!”
陆川打了个哈哈,笑吟吟道,“直说了吧,菩萨想要这珈蓝舍利,怕不是为了其中的佛元,而是其中的佛意,想要逆推佛意,来补充自身魔意。
不知,在下说的可对?”
“哼!”
三心菩萨微微仰首,虽然没有说话,可意思却表达的一清二楚。
显而易见,三心菩萨经验老道,老奸巨猾,陆川也不差哪儿去,甚至更精明一分,早就看出了端倪。
“这样吧!”
陆川略一沉吟,正色道,“我与这小和尚的师父,虽然有分龌蹉,但好歹也是故人,自然不能强抢其宝!”
“哼,说了这么多废话,你是在消遣本圣吗?”
“菩萨莫要动怒,且听在下说来!”
陆川也不急,淡淡道,“此前,在天仓古域,在下偶得一份传承,乃是数千年前,乾阳剑君所留。
菩萨欲得珈蓝舍利,弥补自身魔意,在下愿以剑君传承,换取不净观。
想来,这乾阳剑君的传承,哪怕与佛门大德的佛意有所不同,但大道殊途同归,其中妙理不凡,足够让菩萨更进一步了!”
“乾阳剑君?”
三心菩萨微愣,讶然道,“前阵子,闹得沸沸扬扬的剑君传承洞府陷阱,是你小子干的?”
“哈,适逢其会而已,菩萨勿要听信谣言!”
陆川摩挲了下鼻梁,掩饰尴尬,赶忙道,“菩萨觉得如何?
在下可以道心发誓,剑君传承绝不会保留,只为换取佛门不净观,于菩萨而言,百利而无一害!”
“哼!”
三心菩萨面色一阵变幻不定。
诚如陆川所言,乾阳剑君乃是有名的君级大修士,其道必然直指洞天,比之一颗珈蓝舍利,绝对珍贵不止一筹。
虽然有些与自身所学不合,可于三心菩萨而言,剑君传承不仅能自用,还能换取更大的好处。
他可不是陆川这等小辈。
在听到陆川所言时,脑海之中,已经闪过了几个‘老朋友’,该从他们手里,换取何等更大的利益。
这笔买卖,稳赚不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