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起點-第三百九十六章 來自紫衣神女的震懾推薦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凶猛道侣也重生了
“来了。”
虫谷九阶强者,赵立看着天女宗的山上开口道。
“对方不会是故意这么晚下来的吧?”八阶女修叶秋燕感觉对方就是故意的。
毕竟上面是一群女性。
而女人通常最懂女人。
“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最后一位周无仓试着问道。
区区一个天女宗。
全宗门上下一个七阶都没有。
现在他们来了一个九阶,两个八阶问道。
居然还要如此小心翼翼。
“你可以用个人名义,直接在上面横行霸道,我们不拦着。”赵立平静的开口。
他确实不会拦着。
这样刚刚好能试探一下那位神女。
至于天女宗会如何,他不在意。
周无仓瞬间不说话了。
这时候就是需要一个当出头鸟。
他不太想当。
毕竟虫谷上下,就没有一个人想当。
如果可以,他们甚至不想来。
但是必须有人来。
所以他们来了。
来了之后,每一步都是小心翼翼。
不担心别的,只担心一件事,那就是那位神女到底是不是之前那位神女。
如果是。
蛊神的事,他们从此决不再提。
如果不是…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那也要看看两者有没有关系。
很快素栾带着海妖离裳有些踌躇的走下来。
在看到三人的瞬间,素栾吓到了。
对方没有隐藏力量,哪怕她没有见识。
也知道,这三位的存在,能镇压修真界绝大多数的势力。
这三个人实力就能代表一个一流势力。
“晚辈见过前辈,迎接来迟,请三位前辈恕罪。”素栾低头带着敬畏。
是的,这三个人就是她仰望的存在。
对方的境界,是她此生无法触碰的高度。
哪敢有丝毫不敬。
但是对方其实是故意不告诉她们来的时间,也是故意在下面等待。
极可能要发难。
“天女宗兴起没多久,面子倒是不差。”赵立看着素栾开口道。
这是天女宗二把手。
弱的他们一口气就能吹死。
但是他们还真不敢这个时候动手杀人。
当然,庆幸的是天女掌门没来。
不过来了个海妖。
倒是让人意外。
八阶问道的修为。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ptt-第三百九十六章 來自紫衣神女的震懾推薦
很强。
听到对方开口,素栾不敢抬头。
强大的气息释放着,让她有些难以动弹。
只是这个时候,一边的海妖离裳开口了:
“面子大不大你们不知道吗?
说那么多干嘛,要打吗?
直接一点。
你们先动手,还是我先动手?
天女宗也不用上去了,不欢迎你们。”
素栾大惊,但是没有开口。
这个时候绝不适合开口。
赵立:“……”
叶秋燕:“……”
周无仓:“…….”
海妖这么生猛的吗?
这就要打?
其实他们并不想动手。
“现在天女宗是附属于海妖吗?”叶秋燕在后方开口。
“不敢跟我打?怕了?”还要离裳开口问道。
“小孩行径。”赵立对着海妖离裳说道。
而后才看向素栾,他的身上散发着属于九阶的气息,整个天女宗都仿佛被这气息覆盖,而后传出低沉的声音:
“天女宗是看不起我虫谷了吗?”
素栾低头,感受着这可怕的气息,她一时间无法抬头。
她能清楚的察觉到,对方杀她绝不需要动第二下手。
现在能站着或许还是因为海妖离裳在。
素栾心中惶恐,而后便打算赔不是,但是这个时候,一道空灵的声音传到了她的耳中。
或者说,传到了所有人的耳中。
“你,代表虫谷,欺我天女宗?”
突然的声音直击所有人心神。
下一刻,不管是谁,都感觉到了一种变化。
仿佛所在位置发现了天大的改变,周围传出了杀戮的气息。
这些气息无法让人直视,仿佛没有直面这气息的资格。
赵立等人心生震撼。
而后抬头望了上去,他们下意识就感觉来源在上面。
这时候他们看到在山上的阶梯有紫气出现,就这样凭空出现。
很快紫气凝聚成了一道身影。
紫色长发飘落在紫色仙裙上,紫色的面纱遮住了对方的容颜。
紫衣神女。
而在紫衣神女身边跪着一个少女。
正是因为感觉到九阶气息惶恐不安的天女掌门。
赵立:“…..”
为什么这位掌门跪了?
他们什么都还没做。
不过对于这紫衣神女的出现,赵立有些畏惧。
对方很强,而且很特殊。
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不是当初那位神女。
跟记载的完全不一样,记载中,那位神女出现的时候,下雪了。
雪花纷飞,世界都仿佛陷入了白色。
但不可知否的是,对方很强。
不是他们可以对付的。
赵立自不敢应下紫衣神女的话,这关系太大,他承担不起。
只是在他们刚刚要开口的时候,他们发现,一道杀戮扼住了他们的喉咙。
不仅仅无法开口,更无法动弹。
仿若窒息。
他们有一种感觉,生杀大全已经在对方手中了。
一种莫名的恐惧在心中滋生。
这,这是什么修为?
这一刻他们才发现,自己弄错一件事,哪怕这位不是当初那位神女,也决不比对方弱。
更不是他们可以面对的。
赵立他们想要开口,想要求和,想要告诉对方以和为贵。
可是没有机会。
紫衣神女没有给他们开口的机会。
身体在僵硬,生机在流逝。
他们要死了?
就这样被杀吗?
慕雪看着虫谷三人,她并没有打算杀这三个人。
因为这三个不足以代表虫谷,她需要直面虫谷真正的话事人。
不然蛊神的事,很难让对方掀过去。
随后慕雪身前出下了三道符文。
呼!
这三道符文直接打在了那三个人身上。
那三个人眼睁睁的看着符文打在他们身上,然后又清晰的感觉这符文控制着他们。
没有反抗。
因为这样能活。
一旦反抗或许只有一个死字。
要是有一个没有符文,可能就跪下求一个符文了。
随后又出现了一道符文,这符文直接融入了天女掌门手掌中。
这一瞬间,三位强者能感觉到,自己的生死已经在那位掌门的手掌中。
做完这一切,慕雪才放下手,而后看着虫谷三个人,传出平缓的声音:
“虫谷的坐标在哪?”
她要送一封信过去。
面对慕雪的问题,三人没有回答,因为无法开口。
“不说?”慕雪又问。
赵立很艰难的动了动指头,指了指自己的喉咙。
他们依然被对方控制着。
“看来你们是没有求生的欲望了。”慕雪并没有松开力量的想法。
想活命,就挣扎。
赵立三人:“……”
恶魔。
“在,在…”赵立用尽了所有的力量,终于说出了坐标。
咚!!
在说完的瞬间,三人恢复了自由。
慕雪的力量收了回去。
而也就是在这一刻,他们直接坐在了地上。
完全没有了强者的风范。
可又不敢乱动。
“欺我天女宗,从今天起留下天女宗,听从天女掌门的号令。
想回去?
让虫谷真正的话事人来赎人。”
慕雪声音落下,随后一道紫光冲向天际。
是慕雪送出给虫谷的信。
做完这一切慕雪便消失在原地。
连同消失的,还有杀戮的力量,以及四周的紫气。
这一刻海妖离裳以及素栾才松了口气。
“恭送神女大人。”是天女掌门的声音。
素栾也是跪下,恭送神女。
离裳倒是没什么。
但是她也吓到了。
紫衣神女动怒真是一件可怕的事。
“白痴,还不如跟我打。”海妖离裳看着赵立三人直接开口。
赵立:“……”
叶秋燕:“……”
周无仓:“……”
如果早知如此,他们也想跟海妖打。
这下完了,虫谷会不会来赎他们也不知道。
万一几个人一怒之下直接打过来,那….
大家都要死。
然后赵立三人看向了天女掌门。
天女掌门看了看自己的手,她自然知道神女大人刚刚给她的符文是干嘛用的。
她看向了下面三人。
这一刻,八目相对。
天女掌门没有起来,她直接换了方向,跪在赵立三人前方。
因为这三人归她管了,所以她会尽量配合的,希望大家好好说话,不要动手。
“神女大人出来的着急,我也没带礼物迎接你们,就先给你们磕个头赔个不是。”
赵立:“…….”
叶秋燕:“……”
周无仓:“……”
一瞬间,三人坐不住了。
要命啊这是。
天女掌门的跪他们承受不住。
而在山上假装帮忙打扫的乐风跟聂浩,吓的差点尿了。
他们几乎看到了全程,一开始是被那个虫谷前辈吓到,后来就是紫衣神女了。
从紫衣神女出场之后,一切就变了。
什么虫谷,简直不堪一击。
太可怕了。
天女宗的紫衣神女可怕到了极点,都差不多跟他们少宗主一样。
“看,看出什么了?”聂浩打着颤问乐风。
乐风:“……”
还看什么?
明摆着,紫衣神女虫谷可能惹不起。
其他的,已经不重要了。
他觉得以后来天女宗还是不要偷偷摸摸进来了。
……
在一处湖中亭子,慕雪回过了神来。
现在的她在跟林欢欢到处游玩。
茶茶就等于在四处写生。
她喜欢画雪。
白茫茫的一片,大概画起来比较容易。
让她画人,简直在为难让她画的人。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線上看-第三百九十六章 來自紫衣神女的震懾推薦
“陆水进去一些时间了,不知道顺不顺利。
里面有一念永恒,大概不顺利也要变顺利。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ptt-第三百九十六章 來自紫衣神女的震懾相伴
我一不在,就开始放飞自我了。”
慕雪心中想着。
不过她也不会打扰陆水。
她夫君的面子,自然不能驳。
“虫谷那边,这两天应该会闹事,让天女掌门注意一下。”
“不过有海妖在,也不会出什么事。”
随后慕雪就不再多想。
问题不大。
天女掌门察觉到不对,就会第一时间通知她。
“昨晚…”慕雪看着林欢欢有些好奇。
这很重要的。
她跟陆水刚刚成婚的时候,就什么关系都有了。
她是不懂啦,不过陆水懂就好了。
其实挺紧张害怕的。
当然,她明白嫁人是什么意思。
所以听陆水的就好。
因为她的余生都会在陆水身边。
然后谁知道陆水对她那么好。
一开始只是单纯的嫁人,后来就是喜欢待在陆水身边。
喜欢陆水带她做的所有事。
她整个人都变了,满眼都是陆水。
陆水太可怕了。
“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林欢欢立即道。
脸都有些红。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第三百九十六章 來自紫衣神女的震懾相伴
慕雪笑着看着林欢欢,也不多问。
看来这两个人,倒是没有什么隔阂。
“那对方喜欢你吗?”本来在画画的东方茶茶凑到林欢欢身边好奇的问道。
“你知道什么是喜欢?”林欢欢有些好奇。
“知道啊,喜欢很简单啊。”东方茶茶眨了眨眼说道。
这个有什么难的呀?
“是什么?”林欢欢问道。
她怎么看都不觉得东方茶茶会知道什么是喜欢。
慕雪也是好奇的看着东方茶茶。
她也想知道茶茶口中的喜欢是什么。
“喜欢就是那个人不喜欢胖的人,但是你胖了他也喜欢。”东方茶茶道。
林欢欢眨了眨眼。
她在思考这句话。
好像,是这样。
但是她就是胖的呀。
慕雪觉得吧,她要是胖了,陆水肯定不喜欢。
还会嘲讽她。
一想到陆水的嘲讽脸,她就想揍陆水。
先记一笔。
(陆水:…咱能不能讲点道理?)
————
月之国度中,陆水依然坐在主道上。
乔倩等人看着,一时间不敢做声。
但是对方刚刚说了什么他们是听到过的。
对方说了,隐天宗。
隐天宗最出名的是谁?
少宗主流火。
所以,这些人跟流火有关?
但是很快他们觉得不像。
因为为首的那个人真的太强了,强大的离谱。
他最可能的就是隐天宗无数年来,最为神秘的宗主。
这样的存在肯定不是他们乔家请来的。
对方带着什么目的来,他们更不可能知道。
也没有询问的资格。
唯一能做的,就是安静听。
如同那人身后的十二个人一样。
安静的站在一边,不要开口说话。
初羽他们站在陆水身后,看着四周,感觉阴森森的,古城的灯亮着,但是有种昏暗的感觉。
而且脚步声时不时的传来。
有时候还有开门声。
总感觉有不少人走出来了一样。
可仔细看什么都没有。
不过有大腿在,他们也不是很担心。
安静听那些人说说这里的情况即可。
跟着大腿,会知道很多人不知道的事。
比如魔兵出世,真正的魔兵其实是条小黑狗。
然后就是石门中的具体情况。
黑白双王铸就轮回,杀害无数生灵。
这种事除了他们,或许都没有什么人知道。
这就是跟着大腿不一样的地方。
通常他们直击核心。
“你,想问什么?”跪在最前方的人,开口问陆水。
“说说你知道的吧,从头开始说,比如月之国度的由来,以及理念。”陆水不打算一点点的问。
他要在对方说的过程中,查看他想知道。
现在直接问对方关于月的事,对方也不一定知道。
不过除了一开始有消息外。
现在已经没有了。
好比慕家祭祖的光。
“从头开始?”那个人仿佛陷入了深思。
陆水也不催促,而是坐在位置上等候。
他在等,其他人就也必须在等。
许久之后,那个人终于开了口:
“在…在我们那个时代。
我们是很小的一个宗门,蜗居在自己所处的小山中,不与外界争斗,安心修炼。
可是,灾祸总会降临。
强者争斗,波及到了我们。
原先平静的我们,受到了重创。
掌门出生没几年,还在姗姗学步牙牙学语的女儿,在这场灾祸中,倒下了。
那一天掌门陷入了癫狂,但是在第二天他回复了。
然后告诉了我们一个计划。
一个能将我们宗门打造成永恒国度的,计划。”
看了看四周房屋,最前方那个人眼中带着回忆:
“这些古城全都是我们亲手建立的。
那时候我们有一部分人选择加入这个计划,还有部分在外面守护,查看计划成败。
计划的源头是,一块石头,以及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去一念留永恒,再借助那石头的扭曲力量,让这里陷入无尽的循环,以及摆脱生与死的循环。
上一个循环死去的人,会在下一个循环活过来。
只要完成循环,从而在循环中走出国度大门,就能实现身死神不死。
国度将成为永恒。”
陆水没有说话,这个理论听起来确实可行,但是实际行动起来,难于登天。
一念永恒,会定格住所有人,去掉一念,神通难以维持,这就是难题之一,对方倒是做到了。
这样就会陷入万物静止状态,进入了特殊的命理空隙。
而月族的力量要在这命理空隙中做出扭曲。
然后以另一种状态保持一念永恒。
无尽循环。
循环没有开始也没有结尾。
等同静止。
而无尽循环中的一环出现问题,那么就会从另一环补齐。
比如上次的大门。
门中大城有人在出门,这个时候人少了一个,就会跟上一个城中校队补齐。
陆水也就知道个大概,他不研究这个。
他不需要伪劣产品。
“后来呢?”陆水问道。
“一切都准备好了,一念永恒开启,石头的力量也在稳步提升。
一开始我们要每一步去走,完成循环。
让循环被记录。
掌门为了保证正确,带头开始循环。
后来…”那个人眉头皱了起来,有些痛苦道:
“后来我们陷入了循环,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出了国度大门。
当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脚下满满的尸体,有修真者也有…普通人。
而让我清醒的,是一位持剑之人。
或者说他手中的剑。
他,杀了我们所有人,才让我们清醒过来。”
“看来循环是成功了。”陆水平静的开口。
大概率是半成功,这些人无法自己醒来。
不过终究是保持了不死状态。
也很厉害了。
“我们也不知道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但是在国度中苏醒的我们,发现自己确实不会死。
掌门觉得应该是哪里出问题了,想要继续尝试。
然后…一柄剑落了下来。
那柄剑太可怕了。
掌门跟对方据理力争,希望不要阻止他尝试。
然后那个人就说了一句:照照镜子吧,你们真的还活着吗?”
陆水前方那个人沉默了。
照照镜子,是的,他们就是一群行尸走肉。
他们已经死了。
之所以能在最后醒来,只是最后的执念,还留在国度中而已。
就好比被关在房间中的人影,只能听到脚步声,却永远看不到他们出来。
“那位剑修打断了你们的循环?”陆水问道。
“是的,他直接守在石头边缘,影响了循环。
然后月之国度大门也被他叫人封印了起来。
当循环到走出国度大门的时候,门才会开启。
但是里面循环不完善,依然无法出去。”陆水前方那个人低头道。
“那位剑修呢?”
“还在里面,他已经死了,但是他的剑还在。”
“去不掉?”
“去不掉,对方的执念也在国度中留存,他的执念一直附在剑身上。
阻止月之国度循环。”
“他的理由是什么?”
“他…他担心月之国度再走出去,修真界将没有人挡的住。
他是那个时代最强的人,他一死,若没有阻止月之国度,那么修真界,就完了。”
陆水低眉,未曾说话。
其他人则是震惊。
也就是说月之国度外出,等同杀戮机器,他们没有意识,又极难杀死。
实力应该还会上涨。
可哪怕杀死,也会卷土重来。
这….
有些可怕。
亏冰原雪域还守着门当宝,万一门里面的人出来,那么冰原雪域还能健在吗?
一瞬间,所有人都有些心悸。
陆水想了很多。
不仅仅是月之国度的危险。
还有那个剑修。
那个剑修修真界最强。
他的实力应该不是大道天成。
不然不至于用这种笨办法。
“看来他所在的时代,应该是四大势力没入之后没多久,那时候修真界凋零,没有强者在世。”
有也不一定会管这件事。
“倒是可以进去见见这位剑修。”
进去告诉这位剑修,修真界已经不是他以前认知的修真界了。
其他强者不谈,此时的修真界,已经有了他陆水这种存在。
随后陆水看向那个人,道:
“说一下那个石头吧,你知道那是什么?”
一念永恒容易,找个佛门的人即可。
但是石头就不一样了。
这石头应该没有几块。
“石头?那是我们意外获得的宝物,里面藏着无数的书籍,以及力量。
根据里面的记载,石头来源于月族。”
*******
最后一天了,月票再不投就真的过期了。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