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張進的上進之路 ptt-第兩百九十章 擔心錯了人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张进的上进之路
“哦,对了,你今天出去一天了,去府衙见到了那位小姐吗?”张娘子如是问道。
张进听问,瞬间想起了之前和王嫣在府衙后门那边手牵着手,说笑私语的情景,顿时张进就是心情极好,翘起嘴角笑道:“那自是见到了,不然娘,我怎么会出去一天都不回来了呢?以至于到这夜里才摸黑回来了,就是为见她了!”
“见到了?那就好!那就好!”张娘子松了口气,又是问道,“那么,那位小姐都是怎么说的?她怎么这么几天都没来寻你了?可有什么缘故没有?”
却不想,张进失笑着摇了摇头道:“这我却是没问了!”
顿时,张娘子惊讶的看着他,蹙了蹙眉头,有点不解道:“进儿,你今天去府衙寻她,不就是问这事情的吗?怎么见了面倒是没问了?是忘了吗?”
“没忘!没忘!”张进轻笑道,“不过是因为没必要再问而已,我见了她就知道没必要问这个了,因为她说她会再来寻我的!”
张娘子怔了怔,又是疑惑的看了一眼张进,看着张进自信满满,一脸得意高兴的笑容,随即她像是恍然明白了什么,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她迟疑了一瞬,又是道:“看来你和那位小姐倒是两情相悦了,你喜欢她也愿意的,但人家父母未必就愿意了,毕竟家世背景相差太大,人家父母肯定是想要把自家女儿嫁到门当户对的人家里去了,进儿我们这样的人家,确实是有点不相配了!”
人氣都市言情 張進的上進之路 愛下-第兩百九十章 擔心錯了人相伴
顺口的,张娘子又是如此说了,张进听了,脸上的笑容收了收,又是抿嘴不语。
张娘子见状,摇头失笑道:“嗨!我说这些干什么,你这事情我说了不管的,你自己看着办吧,以后能怎么样,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缘分了!行了,你也别在这里碍手碍脚的了,回房去歇着吧,我收拾收拾,也该回房了!”
说着,她又是把一个个碗叠了起来,端着碗筷,就要迈步出了厅堂,往厨房里去了。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张进见了,忙又是笑道:“娘,我帮你!”
然后,他也是撸了撸袖子,端着两盘剩菜往厨房里去了,来回厨房厅堂走了两三趟,帮着张娘子把剩菜剩饭端到了厨房里归置好,他这才回了房间里。
而此时,房间里那方志远和朱元旦却是坐在那里,两个人对着灯火,时不时看了一眼对方,就也不说话,谁也不开口了,明明两个人都想说说这家里刚才发生的事情,但因为以前的隔阂,又都是对坐不言语了,这看着奇怪别扭的很。
幸好这时,房门“吱呀”一声,被从外面推开了,张进走了进来。
方志远和朱元旦都是抬头看去,一见他进来,瞬间都是起身,那朱元旦迫不及待地询问道:“师兄,怎么才回来?我们还想和你商量商量这先生的事情呢!”
张进走了过来,坐了下来,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喝了一口茶润润嗓子,这才摇头失笑着道:“倒也不必商量什么了,不必瞎猜,我刚刚从我娘那里,问出来了为何我爹刚才说那样一番话了!”
“为何?师娘怎么说的?”方志远和朱元旦几乎异口同声的倾身询问道。
张进看了急切的他们一眼,不急着回答,先是笑道:“你们两个还是先坐下来吧,听我慢慢说这其中的缘由!”
闻言,方志远和朱元旦对视一眼,倒是听话的坐了下来,又都是目光看向张进,等着张进给他们解惑了。
就听张进叹道:“说起来,我爹刚才会说那样一番话,还真是因为我的缘故了,因为我出去散心一天都不曾回来,让我爹担心了……”
然后,张进就把张秀才担心他们一个个承受不住科举的压力,这才缓和了态度,不愿意再施加给予他们更多的压力了,所以这才会说出刚才饭桌上那番话了,还劝他们一个个常常出去走走散散心,放松放松了。
至于张娘子说谎,骗了张秀才,帮他遮掩的事情,张进自是不会说的,还有那他今天不是出去散心了,而是去府衙寻王嫣了,张进就更不会说了,只是把张秀才的心思说了出来而已。
而方志远、朱元旦听完,也是释然明白了过来,朱元旦轻吐了一口气道:“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是怎么了呢,原来是先生担心我们啊,刚刚看着先生那么反常奇怪了,师娘也不是很高兴的样子,我心里还真是忐忑不安了,还以为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呢,原来还是因为师兄你的缘故了!”
那方志远则是轻蹙眉道:“那这么说来,先生就是担心我们像去世的陈叔父那样,心里压力太大,最后想不开了,走了死胡同了?所以先生才说以后让我们自己安排读书时间,还劝我们常常出去走走散散心,放松放松?”
张进笑着点头应道:“是这样了,我爹就是这个意思,看来今年和去年不一样,我爹是不约束着我们出门去金陵城各处闲逛游玩了,甚至于只要我们和我爹打声招呼,就可以出去走走了,他不但不会阻止,说不得还会说让我们玩的尽兴点呢!”
听他如此说,那朱元旦就是有点兴奋道:“如此说来,师兄,我们就不用天天待在这小院里温习苦读了?也是可以找时间出去游玩散心的?那真是太好了,我可是一直想着能够去金陵城各处走走呢,就是一直没什么机会,去年只玩了几天,去了几个地方,今年也就是之前跟着卫书玩了一天而已,一点都不尽兴,那师兄,我们明日就出门去各处游玩如何?”
可不等张进回答,那方志远就沉吟着摇头道:“这不好!不好!我看还是在小院里温习读书吧,我们来金陵城是来考乡试科举的,而且我们还报名参加了金陵书院的考试呢,一个月后就要开考了,如此我们哪里还有时间去游玩了?这个时候更该抓紧时间温习苦读才是,游玩浪费时间却是不该了!”
那朱元旦闻言,顿时瞪着眼睛道:“方二牛,这怎么不该了?就连先生都说要我们常常出去走走散散心呢,怎么到你嘴里就是浪费时间了?你是觉得先生错了吗?不该让我们出门走走去散散心,就应该天天待在小院里温习读书?”
方志远看了他一眼,也不和他争辩,只是摇了摇头道:“你想出门去游玩,那你自己去就好了,我却是不去的,我还是待在家里读书吧,这考试可就近在眼前了!”
“你!”朱元旦瞪着他,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毕竟方志远也没说什么不让他出去游玩了,只是说自己不出去玩了,可朱元旦就是觉得方志远是在和自己做对了,让人心里十分不爽快,很想揍他一顿!
而方志远却是没再理会他,弄清楚了张秀才反常奇怪的缘由,心里倒是放下心来,然后他就又是起身走到书箱前,从书箱里拿出一本书来,继续用心苦读了。
张进见了,心里却是轻叹了一声,只觉得他爹张秀才与其担心他心里压力太大想左了,还不如担心方志远呢,这相比于他和朱元旦来说,方志远才是那个需要担心的人啊,他爹张秀才却是担心错了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