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ptt-443. 魔頭!我勢殺你於此!鑒賞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藏剑阁作为玄界十九宗之一的超然宗门,实力底蕴自是不用说的。
虽说号称剑冢拥有三千名剑在很多心知肚明的人心中,只不过是一个笑话而已,但藏剑阁是整个玄界所有剑修宗门里拥有最多道宝飞剑的宗门,却也是不争的事实。
虽然在彼岸境修为的修士并非玄界之最,但凭借十二位都拥有道宝飞剑的太上长老和藏剑阁阁主,藏剑阁的攻伐杀性依旧可以排在玄界前几位。
此时,负责洗剑池封印魔头逃脱事件的便是十二位拥有道宝飞剑的太上长老中的两位。
项一棋和墨语州。
藏剑阁“琴棋书画”四位太上长老中的“棋”和“书”。
其中,项一棋负责对外的搜索,防止魔头的逃脱,因为被称为“棋”的他并不仅仅只是名字里有一个“棋”字,同时他还拥有整个藏剑阁最好的大局观,一直以来都是负责藏剑阁的宗门发展策略。
所以由他来进行调配和安排追捕行动,没人有异议。
而墨语州太上长老,则是藏剑阁的赏罚长老,负责宗门相关的赏罚事务,正如“书”之道,一笔一划皆需认真对待一样,由素来严谨认真的他负责坐镇藏剑阁的内部,自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尤其是传来洗剑池出事的第一时间,他就已经重新安排了整个藏剑阁内门的巡逻路线,直接将整个宗门的布防进行了更改,甚至亲自从宗门秘境走出来,坐镇位于内门的浮空岛,可见墨语州对此事的态度。
可是,两天一夜的搜寻下来,结果却相当不理想。
就在不久前,他才和项一棋进行新一轮的联络,而项一棋也表示他已经扩大到三千里之外的范围,为此已经出现了人手不足的情况,所以向宗门申请再调用两位太上长老和更多的弟子加入到搜查。
但当墨语州询问此举的把握时,他得到的自然不是什么好消息了。
两天一夜的时间都没有找到人,此时再想把这个魔头找到的难度已经非常艰难了,但项一棋也认为自己在第一时间布下的大网不可能让对方不暴露任何蛛丝马迹,所以要么对方重回洗剑池秘境,要么就是对方躲入了宗门。
但墨语州则认为,有他负责坐镇,整个宗门的内部巡逻都被他重新安排,且几乎每支巡逻队伍的巡逻都会与另外两个巡逻队的巡逻路线交叉,所以只要其中一支出事的话,那么立即就会引动整个巡逻网的警报,对方不可能瞒得过他。
对于这一点,项一棋也实在挑不出什么毛病。
那个夺取了苏安然身体的魔头,就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让人觉得异常诡异。
墨语州已经考虑把此事转告给黄梓了。
只是让墨语州没有预料到的是,此举却遭到了项一棋的坚决反对,但双方谁也无法说服谁,最终决定如果到明天还没找出这个魔头,那么就必须将洗剑池此事通告给万事楼,由万事楼进行事态的颁布。
他们藏剑阁虽是玄界十九宗之一,固然也有自己的情报渠道,只是情报网的交流速度方面,终究还是不如万事楼。
尤其是万事楼研发出那个什么该死的第二代万事论坛后,目前还能勉强维持自身宗门情报网渠道运作的,也就只剩他们十九宗和部分三十六上宗了,其他宗门的情报渠道直接就被万事楼给冲溃了,导致如今他们这些有实力和底蕴的大宗门在各类情报的贩卖上都显得相当被动。
以前的万事楼虽然也是贩卖情报,但情报的销售终究还是得靠人为的传递,所以他们这些大宗门往往可以打一个时间差,凭借地域就近原则,售价也不是那么的高,所以很受一些规模不大宗门的欢迎,毕竟他们能够抢先一步购买到情报,不用等万事楼安排遣送。
可自从万事楼搞了个什么第二代万事论坛出来后,不仅情报的销售速度快到不可思议的程度,甚至很多情报的交流都变得非常容易——以往也只有他们这些大宗门的高层互通有无,才能够跨州知晓其他地域的事情;但自从随着万事楼折腾出来的《玄界修士》这个破游戏出现后,现在的修士们都可以直接通过这个游戏就了解其他州的事情了。
例如让墨语州觉得非常离谱的事:他自身都不太清楚的葬天阁事件,自己宗门内一名外门弟子都能够说得头头是道,分析得有理有据,宛如亲眼所见那般。按照往年的情况,像葬天阁被毁、黄梓现身东州的事,必然都是机密中的机密,哪怕是万事楼的情报里都是属于红级,可现在却居然连一名外门弟子都能够了解清楚。
据他自己所说,他游戏的好友里,有一位是东方世家的嫡系弟子,他是从这位东方世家的嫡系弟子那里听说的。
这让墨语州十分感慨:时代真的变了。
看日升日落,墨语州的思维也有些发散。
转眼间便又是入夜。
墨语州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该准备和万事楼那边进行联络了。
这一次洗剑池出事之时,他们藏剑阁反应极快,第一时间便将消息给封锁了,没有外传出去,所以现如今外界也都不知道洗剑池出事,只知道藏剑阁突然出动了许多长老执事在进行搜索,似乎是在寻找什么。
周围一些交好的宗门,也只是听说藏剑阁在寻找一位破封而出的魔头,但关于这位魔头到底干了什么,他们也不太清楚。
不过藏剑阁也没有禁止这些人的猜测,只是警告他们不许将此事外传。
墨语州缓缓起身,然后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缓缓的从身上拿出一块玉简。
那是万事楼推出的第二代玉简,别名叫什么登录器。
墨语州不太清楚,他对那个所谓的《玄界修士》毫无兴趣,自然也不会去接触这些。
分出一缕神念进入玉简内,墨语州轻车熟路的就找到了一位万事楼的执事。
像墨语州此等身份的大人物,在万事楼自然是有专门的画像,以供楼内执事了解的。
所以在看到墨语州时,这位执事就将墨语州请到了一处偏厅,然后他转身就去做汇报——毕竟以墨语州此等身份,若是万事楼只让这位执事负责接待,未免会有些不太尊重墨语州。如这等尊者亲临,那么唯一有资格和对方交流的,也只能是同为尊者的万事楼议长或总教头了。
很快,一名相貌秀丽的女子便出现在房内。
千手观音.何琪,万事楼的七人议长之一。
“墨长老。”何琪笑语晏晏。
“何议长。”墨语州颔首,他成名比何琪早得多,修为虽说双方都一样,但实际战力可是要远超何琪,所以在喜欢或者说习惯论资排辈的墨语州眼里,他算是何琪的长辈,自然也无需起身相迎,“此次前来,我是有一事要说明的。”
“墨长老想说的,可是洗剑池之事?”
墨语州眉头一挑,心中一惊,但表面上却依旧不动声色:“何议长是如何知道的?”
“呵呵。”何琪轻笑一声,但也不卖关子,“墨长老封锁消息的手段,已经老旧了。……下次再想封锁消息,还请记得将其他参与者身上的第二代万事玉简收缴了。”
“受教了。”墨语州心中再度一叹,他发现自己已经有些跟不上时代了。
“墨长老此次前来,是想要……”
“唉。”墨语州叹了一口气,“或许你们万事楼已经知晓我藏剑阁的洗剑池出事,但你们可能不太清楚其中的具体……”
“呵。”何琪笑着摇了摇头,“我之前已经提醒过了,墨长老你封锁消息的手段太过老旧了。……关于贵宗洗剑池的事,我们万事楼已经了解得非常清楚了。洗剑池魔域化,被封存在两仪池的魔头脱困而出,疑似夺舍了太一谷弟子苏安然,之后大开杀戒,对吧?”
看着墨语州有些呆滞的神色,何琪又说道:“目前我们万事楼不清楚的,只是这苏安然是否已经落入你们藏剑阁的手里。以及你们藏剑阁打算如何处理此次事件。……不过看墨长老此刻前来,我斗胆猜测,你们还未寻到这夺舍了苏安然的魔头?”
“是。”墨语州言语有些苦涩,“我怀疑这魔头可能已经逃脱了。我想你们万事楼也应该清楚,此等能够污染一域之地的堕魔有多么的危险,所以我现在是来跟你们通报一声,还希望你们尽快将此消息传递出去,免得玄界出事。”
“关于此事,我会立即召开议会,与其他议长商讨的。”何琪点了点头。
“也好。”墨语州起身,“如果明天我还没有来找你们万事楼,那就代表着我们藏剑阁的确已经丢失了这魔头的踪迹,到时候就要劳烦你们万事楼了。”
“好的。”何琪笑道,“不过,你们藏剑阁也不需要太过担心了,已经有援手在路上了。”
“有援手了?”墨语州心思再度一沉。
他突然发现,这次洗剑池惹出的乱子,他们藏剑阁似乎由始至终都未掌握过主动权,各种各样的意外频繁出现,完全打乱了他们的所有计划。
“万剑楼已经在路上了,不日即将抵达。”
“万剑楼!”墨语州神色一变,“你们万事楼将此消息卖给了万剑楼?!”
“说来惭愧,我们万事楼知晓你们藏剑阁洗剑池出事的消息,还是万剑楼卖给我们的消息源。”何琪摇了摇头,“之前其实我还有些怀疑,不过看墨长老你此时的表情,我倒是有一条消息可以免费送给你,希望你尽早做好准备吧。”
“什么消息?”
“苏安然会出事,是被邪命剑宗的人引入两仪池的……”
不等何琪把话说完,墨语州就强硬的打断了:“不可能!”
何琪也不急,只是笑望着墨语州,等到对方略微平复心态后,才又说道:“这事当时可是有好几位旁观者呢。万剑楼之所以会在赶去你们藏剑阁的路上,便是因为旁观到邪命剑宗引诱苏安然深入洗剑池两仪池的旁观者里,有一位是万剑楼的弟子。对方在第一时间就放弃了淬洗飞剑,转而离开了洗剑池,和自己的师门取得联系了。”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这人并没有见到后来的事情,但对方也并未被你们藏剑阁扣押。……如今因为洗剑池惹出的乱子,导致你们藏剑阁扣押了万剑楼的其他弟子,万剑楼抵达你们藏剑阁是否会相助,那可真的不好说。毕竟如果你们藏剑阁没办法解释清楚为什么洗剑池内会有邪命剑宗的弟子……”
墨语州的冷汗,瞬间就流了下来。
“要是让黄谷主认为,你们藏剑阁和邪命剑宗勾结……”
墨语州急忙拱了拱手,然后就选择了告辞。
他的心神刚一退出第二代万事玉简,便看到了一名执事正一脸急切的在自己身旁团团转,神色显得格外焦虑。
“何事?”墨语州虽听到了何琪的话后,心神感到相当的不安,但此时在自己宗门的人面前,他还是一脸的从容。
“太上长老。”这名执事急忙开口,“有弟子汇报,发现了三名外门弟子的尸首。已经死去多时。”
“什么!”墨语州脸色一怒,“此事为何直到现在才发现!”
“因为……因为……”这名执事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作答,毕竟按照规矩他在今天早上没有看到外门弟子巡逻回归就应该上报的,但他误以为这几人贪玩或者偷懒,所以也就没怎么理会,直到刚才新一轮的外门弟子发现了三人的尸首后,他才知道出大事了。
墨语州看着这名执事,心头火大冒,但他也知道此时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他猛然起身化作了一道流光直朝剑冢而去。
昨天下午洗剑池出事,昨夜他们就丢失了夺舍了苏安然的魔头踪迹,那会想必这位魔头就已经潜入到内门了。而那会他已经调整了个整个内门的巡逻路线,但却还没有发现这位魔头的踪迹,而今日下午他也进行了一轮内门的大彻查,同样没有发现这名魔头的踪迹,那么唯一剩下的可能躲藏地,便只有剑冢了。
心急如焚的墨语州又是激发秘法,又是开启阵法,前前后后折腾了差不多一刻钟后,才终于打开了剑冢的秘境通道。
他甚至完全等不及通道的彻底打开,就已经化作一道剑光强行挤入。
可当墨语州踏入剑冢时,他心中顿感一凉。
整个剑冢内,居然变得死气沉沉,全然没有了以往那股剑气纵横睥睨的气势。
待到他定睛一看,却是一口鲜血猛然喷出。
整个剑冢内数百柄飞剑,居然全部没了!
这可是他们藏剑阁数千年来的积蓄和底蕴啊!
怎么……
怎么就全没了!
我们藏剑阁那么大的一个剑冢,怎么就全部都空了?
“魔头!”
墨语州转身出了剑冢,凛然的剑气猛然冲霄而起,甚至引起了藏剑阁的护山大阵应激反应,强行将整个内门都给封锁了。
“我势杀你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