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1z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大道紀-第813章 大人物推薦-jkogn

大道紀
小說推薦大道紀
……
江水滔滔,流经万山,碧水滚滚,浇灌亿顷良田。
快穿之炮灰有毒
山水交汇之地,必有生灵聚集,或为村,或为城,一山一水可活民数万,千山万水,可养活亿万黎民。
都市超品神醫
定波道,位属启汤,比邻‘大周王朝’,曾是大周边关,数十年前一战后被启汤夺走。
其地域辽阔,内有千山万水,虽多丘陵,沼泽,却也算是一方沃土,比起苦寒之地‘南华道’还要大大优越。
与南华道分列启汤东西,却皆临近东海。
呼呼~
凉风徐徐间,有异兽拉乘的车辇驰过笔直却不平整的官道,引起零星一些行人怯生生的注目。
“相传不知哪个年月,曾有天河落地,洪水清洗天地,诸洲尽成汪洋!有神人‘禹’诞生与野,其生而不凡,被遗弃荒野之中,却有虎狼为其哺乳,有鹏鸟为其之挡雨,有巨蟒为其遮风,一代圣王,却是生而不凡…….”
徐徐而动的车辇之中,林安下幽幽一叹:“却不想,曾经一代圣王治水定都之地,已变成这般模样了……”
挑起的窗帘之下,林安下看的分明,两侧怯生生的行商,野草中隐约可见的尸骨以及时而闪过的野狗。
这一路上,他见多这般景象,但此时见得定波道也如此,却不免有些感叹了。
这,可是传说之中‘禹王’定都之地。
如今这般荒凉,破败,民不聊生,哪怕他从不在意这些,也不免有些伤感了。
踏入修行界之前,他也曾如万万儒生一般向往禹王的盛世。
传说之中禹王镇世,夫子教化众生,那是古今最为美好的时代,可惜,此时已点滴也看不到了。
甚至,已经有人质疑禹王,夫子是否真的存在。
“当年镇海王一战击杀大周王朝百万披甲士,尸骨焚烧年余,引出大妖吞噬尸骨,更引出鬼国万鬼也行,能有这般模样,已是不错了。”
回话的,是林安下对面正襟危坐的披甲少年。
那少年突破修长,虽算不得俊美,却充斥着阳刚之气,语气平淡中有着刀剑碰撞的铿锵之音。
以及一抹不易察觉的忿怒之意。
“乔摩柯杀孽太大,这般人物若是做了国君,绝非我等之福。”林安下瞥了少年一眼。
这少年官位不高,只是校尉,但其地位却是还要高过自己。
定波城在过去曾多次易主,然而无论启汤还是大周王朝,乃至于其他王朝,都不曾怠慢其家。
因为相传,他们是曾经那位‘禹王’的后代分支。
虽非嫡系,却也不是寻常人敢擅动的,不止是人,天下的诸多大妖,也极少有与‘姒家’为敌者。
姒为义点点头。
他当然不想站队,但对于近乎毁了故土的乔摩柯,‘姒家’上下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让他说什么好话,也是万万不能。
“南华道中军队集结,乔摩柯在军中有莫大威望,能与之抗衡的,也只有姒命兄了。”
林安下看了一眼姒为义。
姒命是姒家当代家主,曾率军与乔摩柯鏖战多年,虽因势所迫而降,其实力却不容忽视。
他此来定波道,倒有一多半是为了姒命。
姒为义摇头不答,反而问道:“听闻林长老得遇‘神启’,功行突飞猛进,却不知是哪位大神降临恩惠?”
“神尊名讳岂能轻言?”
林安下面有虔诚,却避而不谈,只是笑笑,却是知晓姒为义想要听什么。
豪門隱婚
姒家传承自禹王,可惜不是主脉,似也无禹王传承。
多少年探秘寻幽,只为寻找禹王留下的神兵灵阳棒。
而相传禹王神兵遗失与神有关。
果然,闻听神尊二字,姒为义越发有兴趣,还想询问。
林安下却是主动岔开话题:“若有缘,当为义兄引荐尊神,只是眼下之事,却也不能避而不谈。”
姒为义微微色变。
“非是姒为义避而不谈,而是姒家非他所能做主!”
这时,一道冷淡的声音破入车厢,插入两人的言语之中。
“嗯?”
空間黑科技 憑本事單甚
林安下心中一动,姒为义的面色却顿时冷了下来。
呼!
狂风吹起尘土,掀起车帘,一道人影随风而至,止步车前,拉车的异兽受惊,发出阵阵不安躁动的嘶鸣之音。
“来者何人?”
我在大明朝的日子 黑貓警長w
驾车甲士刀剑出鞘,如临大敌。
拉车的异兽乃是神风道先辈擒自深山的灵种,以各种灵材灵丹培育多年,优中选优的上等灵兽,等闲妖邪近不得身,此时受惊,必是大敌!
几人如此,过往路人更是人仰马翻,躁动不已。
希律律~~
阵阵慌乱之中,林安下瞳孔一缩,只见烟尘弥漫之间,一布衣老儒衣衫飘飞,漠然而视。
其人气息飘渺似乎随时可乘风而去,偏生又如山岳矗立,沉凝之气弥漫八方,人畜不得进退。
“林侗!”
姒为义眸光冷冽,认出来人是谁,神色尽是忌惮:“林长老不在斩妖堂中养老,来我定波道要做什么?”
他话语冷冽,林安下却感觉到他身子紧绷,甚至有些发颤。
但他却没有小觑姒为义,他自己也是如临大敌。
因为那是林侗。
当代斩妖堂大长老!
除却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斩妖堂主之外,斩妖堂以他为首。
甚至当代斩妖堂主是他亲传弟子。
相传他出身儒门大家,天性聪慧,曾一度被誉为八千年里儒门第一后起之秀,甚至压过曾叁这位当今儒门之主。
強悍寶貝不好惹 葉昕
明帝國的崛起 九悟
然而就是如此人物,却在继任儒门之主的前夜遭逢巨变,自此性情大变,退出儒门加入斩妖堂。
斩妖堂也正在他手上声名赫赫,手下妖骸堆积如山,令无数妖族闻之色变。
只是近几十年他少有出手,却不知为何突然现身人前。
“姒家,神风道。”林侗扫了如临大敌的两人一眼,眸光微微一动。
“林长老法驾降临,不知有何要事?”
林安下压下心中悸动,勉强开口:“若有晚辈可以效劳之处,不妨直言。”
“却有用得着的地方。”
林安下不过客套一句,闻言脸色一僵,林侗却不理会,只是淡淡扫了两人一眼:
“有位大人物要见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