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1cr优美言情小說 蓬萊水仙笔趣-第三百零八章 聖德之劍,殘缺傳承-fa4dr

蓬萊水仙
小說推薦蓬萊水仙
玉台之上,有不知来处的日光月辉照耀,结成金银桥梁,共同托起了一柄淡金色的宝剑,散发着淡淡的圣德意味,周围则是星辉与水波映照。
这是一口淡金色的宝剑,剑身一面刻日月星辰,一面绘山川草木;剑柄一面书农耕畜养之术,一面铭众生安康喜乐之策。
“圣德剑。”王珝淡淡出言,道出了这柄宝剑的名字,同时心底一个念头转过,“也不知星河道祖本人和真实界中的人皇有何牵扯,毕竟圣德剑的形制和绝世神兵人皇剑实在太过相似了。”
昔年在真实界探索九重天遗迹时,王珝曾和高览缘铿一面,未曾得见其人出剑的那一瞬间,但事后追溯残余痕迹,他倒也得知了人皇剑的大致信息。
与星河道祖的本命灵宝圣德剑相似的是,绝世神兵人皇剑亦是一柄淡金色长剑,而剑身正面,刻有日月星辰、山川河流;剑身背面,有仙魔低头,妖族匍匐;剑柄之上,则书农耕渔牧,人族百态!
“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如果星河道祖真是人皇在这方最古宇宙的投影的话,那么将其斩于剑下的玉景道人……”王珝忽地想起一事,“灵宝老师去后,是无生老母接受了其传承。而人皇之死,据说与无生老母也脱不开干系。”
穿越之大漢情緣
穿越之絕色皇妃
心中一动,王珝直接将这点念头封存起来,镇压在了心海最深处,不起丝毫波澜。
“知道越多死得越快,我可不想不明不白的人就没了。”心中忌惮天外飞来一口诛仙剑,王珝摇了摇头,不再去想此事,而是专注于眼前的淡金长剑起来。
染血的硬幣 雨漪
此时,五行童子绕着玉台转了几圈,终于确定了这柄淡金色长剑的真实身份:“果然,这是以《星河真法》根本禁制所祭炼的圣德剑,是星河道祖门下各脉所常用的一种功法传承之物。”
“功法传承之物吗?”王珝犯了难,“没有同脉功法作为引子,很难从中得到功法传承啊!”
眼前的这柄圣德剑,是星河道祖座下弟子仿照道祖的本命灵宝所制成的载道之器。其根本禁制便是从《星河真法》中衍化而来,只有修行了同一门功法的修士,才能在其中有所收获。
这种传承手段,其实和先天灵宝身上的先天灵禁颇为相似,那些以先天灵宝化形出世为跟脚的金仙道祖,其门中的根本大法传承便是他们按自家身上天生的先天灵禁推演而来的,百分百能够合道的功法。
末日領地主 小雪團子
而在太古和上古时代,这种方法被人族炼气士学去,逐渐演化成了今天这种载道之器的法子。
“要不然我们将此物带走,离开这里后再慢慢想办法?”五行童子提出了一个可行度不高的解决办法。
“那位大神通者都未将此物带走,我们如何能够成功?”王珝摇了摇头,不管那位大神通者因为何事没有收去这柄圣德剑,他们还是萧规曹随来得好。
“那我们该怎么办?”五行童子其实对《星河真法》并未有多少贪恋之心,如今只是为王珝在出谋划策。见其人否决了自己提议,他倒也不恼,只是看着王珝问道。
“让我试试。”王珝眯起眼睛,手上凝聚出几滴宙光真水与三光神水,暗地里又用出五德五太拳的奥义,试图凭借先天五德之间的联系,引动圣德剑内中传承。
王珝挥手洒出手中真水,同时仙识探出,在面前的圣德剑上轻轻一弹,激发出清脆悦耳的剑鸣之声,在两人耳边回荡,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有反应了!”五行童子一声轻呼,示意王珝注意。
随着王珝动作,圣德剑剑身上日月星辰那一面有道道璀璨星光亮起,演绎后天紫薇斗数;山川河流那一面涌起波浪阵阵,显化诸界万海图景。而剑柄之上则泛出各族延绵生息的时光流逝之感,如同历史长河显化,奔流不息,令人沉迷。
三者相交,汇成了一面充满圣德气息的光幕,诸多道种文字、太古雷纹、上古云篆浮现,在其上跃动不已,俱都是微言大义之文。
王珝和五行童子抬头看去,只见开宗明义四个大字,乃是以星光篆文书就,璀璨夺目。
“星河真法”!
妻奴總裁,請克制
“果然。”王珝和五行童子心中一喜,元神疯狂运转,意图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其记下,不求融会贯通,只求囫囵吞枣。
毕竟,这里是残破的太微垣,而外界还有被引动了的时空风暴,谁也不清楚此地到底安全与否,有没有时间让他们在这里慢慢消磨。
所以还是先将其死记硬背记下,等此事了结之后再慢慢参悟也来得及。
反正凭王珝和五行童子的境界,过目不忘对他们来说就如同喝水吃饭一般,易如反掌。
……
圣德之意不住发散的绚烂光幕之上,《星河真法》的内容一页页地闪现,元神以下的炼气部分用的是上古云箓篆书写成的。而元神以上、天人以下的部分则是由太古雷纹、开天阳文、创世阴文等文字书写的。
这些仿天地运转而来的文字本身就带着一定的玄妙,足以作为描述天地大道的工具。
而天人部分的功法,则是由直接象征大道某一方面的道种文字书就。这些道种文字有的泛着圣德气息,有的充满时光沧桑感,有的发出璀璨星光,有的响起涛声阵阵,各自都带着部分大道玄奥,不说去理解,光是看一眼,就非常耗费心神,更别提去辨识其所象征的含义了。
好在王珝和五行童子本就是天仙真君一级的人物,是以在此也不过耽搁了几个刹那,很快就将这部分内容铭记于心,再无疏漏。
“咦!后面的呢?”将这部分内容翻过,五行童子和王珝同时出声发问,他们没有想到,天人之后的合道内容,这柄圣德剑上竟然没有完全书写出来!就连道君境界的功法,也只是开了个头!
“此处道种文字共九百九十九个,按照总纲来看,全本字数当在一千二百九十个左右,也就说,这里的《星河真法》是残缺的!”
穿越,作死,玩脫 閑魚抓貓
五行童子结合前文所述蛛丝马迹,作出了判断。
金鑾風月 肖某某
“合道以下功法完整无缺,合道部分却是残缺不全,似是有意为之,与我等所用的激发手段不当无关。”王珝先是甩脱了自己的嫌疑,而后又若有所思,“难怪那位疑似天河之主的大神通者没有将其收走,原来是对他无用。”
说完,王珝伸手一摘,将圣德剑从玉台上轻轻松松取了下来,没有引起任何异变。
“你打算怎么做?”看着王珝动作,五行童子出言提问道。他并未在王珝面上看见任何沮丧、失落神色。
“如今这些已然够用了,不必再去苦苦追寻。”王珝轻笑一声,将圣德剑收入身中洞天,“别忘了你我此行目标。”
“我记得,要寻找那名失踪弟子。”五行童子应了一声,伸手推算道,“在太微垣内,测算天机之法有一定加成,我们刚好可以借这个机会重新推算一番。”
后天紫薇(星辰)大道,亦是斗数之道,可以升华为先天易之大道,与后者相反的先天大道便是先天五运之一的命运大道。
片刻之后,王珝和五行童子算定了那苍雷道人所在,知晓其人是被困在一地,暂无性命之忧,于是稍稍放下了心,盘算起该如何从太微垣中离去。
“这里应该存在洞天中枢一类的事物,将其祭炼后,我们便能自由来去了。”
二人讨论一阵,确定了脱身办法,于是开始四下里寻找起来。
……
一甲子后,禹余天西方地陆外围。
虚空破裂,幽深成漩,依旧是白袍童子打扮的王珝和五行童子从中走了出来,背后还跟着一名面容年轻的青袍玉冠道士,一脸劫后余生神色。
七種武器(四部曲套裝) 古龍
“如今诸事已了,”王珝扫视了一眼后面的苍雷道人,其人按辈分算,是他不知道多少代的徒孙之一,非嫡传的那种,“我们也该返回通天大世界了。”
豪門暖婚:馴服傲嬌總裁 木子一九
“此行倒是收获满满,”五行童子嬉笑道,“一门能修至道君之境的道祖嫡传法门,掌教大老爷那里一定会有奖赏赐下。”
“说的也是。”王珝点了点头,伸展右手,露出一张符箓,正是当日绮思所赐,“我要引动此符了。”
见五行童子和没有发言权的苍雷道人点头,白袍童子夹出符箓的双指微微一抖,那张符箓无火自燃,散发出一股细微波动。
我的青春葬禮 王秦玲
通天大世界,五行宗中。
在自家道场里静坐的绮思微微一笑,素手轻点,远在禹余天的王珝三人身边陡然亮起一道潋滟空濛的玄色水光,气息寻常,风轻云淡间就将三人裹住,穿过了禹余天地膜,向着通天大世界所在之地挪移而去。
神皇大世界中,一直注视着禹余天的某人松了口气,收回了打量的视线。对身边的四劫天君吩咐道:
“以后让在禹余天活动的人都注意点,暂且蛰伏一段时间,本座可不想再看到有道祖视线降临了。”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