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l1dk引人入胜的小說 我在黃泉有座房 起點-第五百七十章:懲罰!鑒賞-7vlgy

我在黃泉有座房
小說推薦我在黃泉有座房
“抓人!!”
他话音一落,还不等众人反应,就见两道身影一左一右,悄然出现在谭明等人两侧。
二话不说,抬手就抓下来。
两人的手法极其迅捷奇特,手掌探出,一黑一白,仿佛是一套合击之技,黑白相融之下,拉开一片黑白交错的世界,直接就把谭明等人给封禁在不到一寸大小的虚空中。
“神性!!!”
两人出手极快,快到仿佛时间都没追上,众人只能看到他们在时间中留下的痕迹,所形成的残影。
但丁小乙始终都注意着两人,见到他们一出手,心里就不禁被震惊到了。
哪怕是事先知道两人实力不同凡响,却也没想到嘉玉和茉莉两人的实力,已然达到了神级。
但转念一想,也就释怀了,若不是达到神级,他们怎么会来找自己结盟,为未来争夺权柄做准备。
两人从出手抓人,回到自己身后,将封印的球体交给自己,一套动作从云流水,配合上更是彼倡此和,如鱼得水。
两人一旦联手,实力绝非是一加一那么简单。
有了这两位神级高手做盟友,那剩下的事情可就简单多了。
他正思量着该怎样好好教训教训帝国学院,让这帮软骨头长长记性的时候。
远远的一行人匆匆赶来。
正是帝国学院的董事会,他们得到王天雄杀回来的消息,第一时间赶过来。
心想,王天雄这个铁憨憨不在北芒学院待着,干嘛要回来啊?
结果一来,就正瞧见念名抓人的丁小乙。
顿时间几位董事立即顿住了脚,有的见到他,干脆迈在半空的腿,猛的一个180°回旋向后转,低着头就走。
显然上次的事情,他们这几位董事此时还心有余悸呢。
“站住!”
丁小乙见他们来了,哪里会有放这些家伙走的道理。
今天正好老账新账一起算。
臻北风心里一阵暗暗叫苦,今天出门的时候就觉得眼皮子老跳了。
没想到一来就碰到这尊大魔头,眼下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心里把其他几个董事祖宗十八代问候一遍的心都有了。
不过事已至此,全校这么多师生都看着呢,臻北风知道,再怎么样丁小乙也不会当众杀人吧。
于是硬着头皮,清了清嗓门,声音也随之洪亮起来:“哦,原来是贵客到了,不知道丁校长……不!不!不!应该是丁董事这次来,恕我等没有远迎,失礼失礼。”
伸手不打笑脸人,臻北风满脸和颜悦色的客气道。
但今天,丁小乙打的就是这些笑脸人。
根本没有理会臻北风寒暄的废话,拿起手上的名单,继续念下去:“左心慈,郭翠玲、尔菲拉、嘉拉、贝西萨尔……”
他对照着名单,一个接着一个的念道。
每念一个人的名字,趴在窗口上的学生们,心里就猛的振奋一下。
无他,这些人的名字,无一例外,全都是那些来自异域的学生。
而且当中,无不是在校园里臭名昭著,凶名远扬。
臻北风额头上已经渗出汗珠来,心想这些名单是怎么到丁小乙手上的。
殊不知,在来的路上,他已经通过比特瑟,在理事会里询问了这件事,理事会又同过各方面的渠道,把这两年帝国学院爆发的案件详情,全部给搜寻出来。
随后经过整合刷选后,将所有关联的名单,送交给丁小乙的手上。
念完了名单之后,他这才看向臻北风道:“我不管你们和这些异域人达成了什么协议,把人交出来。”
“丁小乙,你太过分了,你凭什么要我们交人,你只是一个北芒学院的董事而已,你算老几啊!”
一听要交人,几个董事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这人他们绝不能交。
否则,他们这几家和异域的联系可就要中断了。
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把自家的孩子,送到了异域中学习。
说是质子也好,说是双方的联系人也好,更准确的说,是彼此之间的小小诚意。
他们把人交出去,还怎么去把自家孩子要回来??
更何况彼此往来的生意,还怎么做的下去?
所以非但不能交还要理直气壮的拒绝掉丁小乙这样无理的要求。
“报警,报警,丁小乙你别仗着你老婆,但你这样直接闯进我们学校里随意抓人,也太过分了,这件事就算是闹到工会,我们也不会罢休!”
见这些董事们非但没有配合,反而恶人先告状起来。
丁小乙眯起眼睛,纵身一跃从高高的信号塔上直接蹦了下来,不偏不倚,正落在这位董事的面前。
“你真的觉得现在的工会离不开你们帝国学院?”
他转过身,站在操场的中央:“我宣布,此刻起,灵能学院教育部正式落实,所有涉及到灵能教学的学校,必须由教育部正式审核后才能继续教学。”
“教育部??”
臻北风几人面面相视,他们这些人虽然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势力,可消息还是很灵通的。
即便是联盟政府和工会里,都是有人充当耳目,怎么一点都没听说过。
“丁董事,我们可没听说过什么教育部啊,再说这事就算是有,和你有什么关系!”
“没听说?”丁小乙一撇嘴:“哦,这是我刚成立的,不行么?”
他说着拿起手机给宁尘拨打了电话,顺便的连免提一并打开。
电话响了两声,就听电话里传来宁尘的声音。
他也没什么客套的废话,直接道:“我要成立灵能教育部,我来当部长。”
电话一段,沉默了片刻,仔细听还能听到唰唰的批阅文件声,过了一会只听宁尘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已经批好了,文件一个小时后生效,李老会和你详谈。”
臻北风等人一呆,他们知晓丁小乙和宁尘之间似乎有着什么特殊的关系,可没想到关系铁到这个份上。
几位董事更是差点眼珠子都瞪出来,见过霸道的,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
不过臻北风等人终究也不是吓唬大的,他们敢和丁小乙这么刚,心里自然是有底气撑着。
臻北风眼睛里溜溜打转,阴阳怪气的冷笑着:
“哦,若是这样,以后我们可要称呼您一声丁部长了,以后学校里有什么做的不到位的地方,您多提点提点。
不然我们这么大的学校,要是出了点什么问题……哎呀,这么多学生可怎么办啊。”
其他几位董事都是人精的主,听到这立即就懂得了臻北风的意思,连连附和道:
“是啊,光是老校区三万人呀,还不算三个新校区,以及第四区的经济产业,我们倒是不在意,就怕到时候……牵一发动全身啊。”
“何止啊,这不眼瞅着第一批学生都快毕业了,这要是有什么麻烦,这毕业证……”
几个人一唱一和,把问题一件接着一件抖出来。
这些问题并非他们虚构的。
英雄聯盟之逆轉人生
而是实实在在的问题,一旦帝国学院出现了问题,牵扯到的就是方方面面。
至于说什么公会取代,更是可笑,且不说工会和联盟有没有这么多人力物力投入进去。
即便有,也很难短时间内,保证学院正常运转。
毕竟牵扯到了太广了。
见臻北风他们亮出了底牌,丁小乙也不再藏着掖着,走近到臻北风面前道:“不巧,我们第一批学员也要毕业了,你信不信,要不了几天,灵能学院就要满地开花。”
臻北风脸上笑意骤然一僵,斜眼看向丁小乙:“我不信!”
“信不信由你,毕竟这么大的蛋糕,没道理让你一家独吞,既然你们做不好,自然有的是人能做好。”
丁小乙满脸无所谓的态度,令臻北风心里一阵打鼓。
“你们不交人,我就自己抓,你觉得你们拦得住我?”
他说着,从口袋里拿出【许愿铜钱】放在手指尖上,随后轻轻一弹,只见这枚铜钱骤然被弹飞在半空。
亂雙之舞 書默默
随着铜钱缓缓悬浮在半空,天空上居然飘来了一朵厚厚的云层,更诡异的是,云层并非完整恰好有几个窟窿。
光线照射下来,形成几道光束,不偏不倚正照在名单上那些异域学子的脑袋上。
“抓人!”
丁小乙眼底生寒,今天他铁了心要来抓人,自然是一个都不会放过。
话音落下的时候,一旁嘉玉和茉莉人早就已经化作了残影。
神级强者出手,根本不给这些异域学子任何逃命或者反抗的机会,
往往不过是眨眼间眼前便是一抹白光、黑影、人就已经被两人抓在手里去。
随后就如方才谭明等人一样,被关押在一处封闭的空间中。
这效率,快的让丁小乙自己心里都一阵羡慕,羡慕之余,又不禁反思起来,自己这三年实力却是一点进步也没有。
虽然要突破神级,需要一个契机,但眼下自己好歹也要先突破到龙级巅峰不是。
只是这个念头他也只是想想。
重生之嫡女鬥渣男 寒江雪夜
真要是那么好突破,自己早就突破了,奈何【浑天变】越到后面,越是复杂难行。
自己也没有太多可以借鉴的东西,只能抱着石头过河,慢慢的去尝试。
嘉玉和茉莉动手极快,不过转瞬间两人重新站在丁小乙身后,双手相合,两颗不过核桃大小的空间球,就落在丁小乙的手上。
“放人!!”眼见这些异域学子被抓,臻北风是真急了。
他们臻家的孩子,还在异域,这样抓了人,他们的孩子怎么办。
当即快步奔赶上前:“丁小乙,凭什么这么抓人,就算是你北芒学院要一家独大,也不必这样赶尽杀绝吧。”
臻北风不说也罢,他这么一说丁小乙胸口的邪火顿时再也压不住了。
抬手将一叠厚厚的资料,狠狠抽在臻北风的脸上。
NBA最強主教 昇伯
“你TM的自己看看,问我凭什么?就凭这些够不够!”
厚厚的一叠资料,砸的臻北风头晕脑胀,鼻梁更是涌来阵阵刺痛,低头一一瞧,漫天散落的资料,洒在地上。
一张张,一页页,铺平在校园的平坦的操场上。
“去年3月,这个叫做郭翠玲的女人,在第四区醉酒驾车,撞伤三人,两个抢救无效死亡,你们买通了联盟警署的办案人员,把案子压下,还让另一学生代替去坐牢。”
“去年5月,这个尔菲拉把一个女孩扒光了衣服,剃光了头发,绑在了这个操场上,那个女孩疯了,但到现在,你们连一句抱歉都没,这个尔菲拉还在学校里享受着醉纸金迷的日子。”
“今年年初,学生归校,只是因为说错了一句话,不小心得罪了这个贝西萨尔的家伙,就被切掉了三根手指!你们只是轻飘飘一句意外事故,连去医院表示一下都没有?”
“还有斗殴、强、奸、骚扰,殴打学生十余例,你们居然还恬不知耻的,让这里的学生每个班级,按时给他们的豪华别墅打扫卫生?”
丁小乙声音越说越大,无情撕开这些遮羞布。
“打死他们!”
也不知道是哪个学生喊了一句,整个校园跟着炸锅式的爆发了阵阵咆哮声。
所有的怨气都被爆发了出来,以往他们敢怒不敢言,但现在有人帮他们出头的时候,没有人再选择沉默。
“打死这些异奸!”
“异域人的狗杂种!”
獵寶計劃:特寵追妻一加一
声声如潮般的咒骂声,令臻北风终于体会到,千夫所指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是否会无疾而终,但此刻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董事们,心里也被这股愤怒给吓到了。
他们搞学院,就是为了搞起学术门阀,这些学生在他们眼里,不过是他们的奴隶。
谁能想到,这些平日里不敢言语的学生,居然会在这时候爆发,让他们猝不及防。
“我不管你们和异域那些人有什么交易,这些人,你一个都别想留下。”
丁小乙眼睛死死盯着臻北风等人:“今天我不杀人,但你们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你!你要干什么?”
这些董事们仿佛是从此时此刻才忽然想起来,面前的人,可是一尊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别乱来,我们要讲法律,将文明!!”一名董事跌跌撞撞的往后退,肥胖的身体,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丁小乙眸光逐渐空洞起来,指向眼前这个胖胖的董事:
“世界不是公平的,你可以让人代替你去坐牢,代替你受任何惩罚,你掌握的丰富资源可以能让你长命百岁乃至是数百岁,甚至就算是砍掉你的手,你都有办法重新制作一只更好的!”
众人不解这时候丁小乙为什么说这个。
紧随着只听他话音一转,声音顿时变得庄严起来:“所以我们追求的是公平。”
他手指缓缓抬起一缕奇怪的规则力量缠绕在他的指尖:“惩罚,恶疾缠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