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wtn精华小說 我能看到準確率 ptt-837章 夫人爲何臉紅熱推-69h8v

我能看到準確率
小說推薦我能看到準確率
“我这是做梦吗?”
失血过多的男人,脸色苍白。如今明明没有戴面罩了,可是在阮青雯的眼中,那依然是一张不太看得真切的脸。
但虽然看不清,可她知道,这就是她所在意的那个男人。
“你为什么要这么傻?为什么要乱我的心?”
阮青雯哭着喊着,也赶紧为他捂住伤口。
“如果这是梦,也挺好,总算见到了你,哪怕我血流干了,也值了……”
“不,我不要你死,你不准死,你不要死……”
她摇头,从身上拿出药来,喂给他吃。一出手,竟是拿出了金莲子。
梦中的反应往往是本能的反应,这说明她的身上是真有金莲子。
“我不吃,临死前能见到你,我已经满足了。若就此而终,我也甘愿。可倘若再活过来,却没你在身边,那还不如就此离开这个世界……”
男人摇头,并不张口吃她的金莲子。
“你傻啊,我不许你死。”
“除非你不要再说那种狠话,并且答应跟我在一起。不然,我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可我……我已经嫁人了呀。”嫁人的念头终究在她脑中根深蒂固。
“可你爱他吗?你跟他有感情吗?”男人问。目光与她四目相对。
“我……”
“你并不爱他,你与他也根本没有感情,是不是?”
“不……不是的。”
“你还要骗你自己吗?你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开心过吗?迂腐的规矩让你嫁错了人,你现在连自己的真心都要欺骗吗?”
皇上護短:寶貝小皇後 瘋子一枚
“我……”阮青雯一时有点凌乱了,男人连续的问题,问得她心不在焉,一片迷茫。
事实上,在她的心里早就有了一个答案了。只不过她不想去承认,也不敢去承认。
男人的逼问,让她一次次的直视那个答案,可越靠近那个答案,她就越心慌。
因为那不但是个越轨的答案,更是一个有违妇道的答案。
然而,男人却没等她反应过来,忽然反搂着她,将她紧紧抱住。
“我只知道我喜欢你,我爱你,我不能没有你。青雯,你应该是我的。跟我在一起,你才是真正的自己。”
神秘總裁強勢愛
说完,男人又吻上了她那稍有点干涩却依旧甘甜的香唇。且在沙滩上,将她压倒了下去。
茫然的阮青雯还没反应过来,就只能无措地被动接受着。
渐渐的,男人的动作有点逾越,她心慌着、害怕着,可心慌害怕的背后,竟然还有着一丝丝的期待。
“不可以……”她摇摇头,嘴里说着拒绝的话。手上却无力去推开男人。
“青雯,做我的女人吧。”
男人终于褪去了她的衣裳。
二爺的私房事 寄秋
阮青雯心里害怕到了极点,这是一条终极底线。如果真越过了这条线,那她就真的要对不起夫君了,对不起瑶池所教的妇道传统。
可是,她的心,此时此刻真的已经被融化了。也实在不忍心再推开拒绝这个肯为她而死的男人。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为什么不早点娶我……”
極品護花邪王(極品妖孽天王)
她在哭,也在怨,但能说出这句话来,就已经代表她承认了心中的那个答案。
“只要你我在一起,无论什么时候都不算晚。”
男人激动地搂起她,两人终于合二为一,达到最亲密的距离。(省略90万字)
男女之间,最后那一步,往往是最难跨过去的一步。
但只要跨过去了,彼此关系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剧烈升温。
普通人如此,阮青雯其实也如此。
她虽然是在天域长大的,但人终究是人,阅历不一样,经历不一样,但人性终究是一样的。
陈靖知道她这次放开自己的心,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和决心的。
所以,在最亲密的关系发生了之后,他搂着她,安抚她,一起看夕阳,足足看了两三个时辰。
在身心都交给了情郎之后,阮青雯也终于认命了。放开了自己的心,再也不去约束它、压制它了。
梦境里,她跟着他,去遍了世界各地。踏遍了各种河山。
这个梦,竟一直持续了七八天。
他们两人就像是新婚夫妇一样,每天度着蜜月,在每一个新的地方,亲热地交融。
……
这期间,地人洞的主卧室里,映雪每日都会来看阮青雯的情况。
第一次见她入定竟然持续了这么久,也是感到相当惊奇。
無上鼎爐 家得寶弟
并且,映雪还发现了夫人几乎每天都会脸色变得潮红,然后还会发出梦呓一般的哼吟声。
这样的反应,往往把她看得脸红心跳,也不知道夫人在入定当中碰到了怎样的画面。
直到第九天时,地人洞主钟舒阳又一次上门了。
大约是又来问夫人,可否有梦到特别的东西。
作为夫妻,他们以往十天半个月见一面,也是常有的。
毒伯爵 魚丸
他这次来,居然也恰好是赶在了阮青雯不知道梦到了什么脸红心跳画面的时候。
脸红的她,就好像是回到了少女季节,脸色像一朵刚刚盛开的红色牡丹。
且她的嘴里,发出了美妙而醉人的梦呓嘤语。
映雪此时,也在房里,见到这一幕,大觉不妙。
她可是知道的,这连续几日来,夫人经常会出现这种现象,有时候声音叫得更大呢。
幸好现在似乎才刚开始,她此时若把夫人喊醒,那种“高歌”的场面应该就不会出现了。
想到这,她也不管什么本份不本份,立刻悄悄地推了阮青雯一下。
人在做梦的时候,若受外力干扰,是很容易醒来的。
此时此刻,正梦见和情郎在富士雪山的某个角落里亲热的阮青雯,忽觉身体一动,梦境猛然地消散了一半。
这种时候,如果梦中人想继续沉浸在梦里,其实也是可以的,只要不睁开眼,很大几率可以续上这个梦。
但心虚的她,也明白,自己身体被推动,肯定是有特别的事情发生了。
“我要走了,好像出了点事情。”在梦里,离开前她还跟情郎说了一声。
“嗯,我会在这一直等你,哪怕等到天荒地老。”
悍警手劄
骨神 上饒
阮青雯嫣然一笑,这直白的情话,听得她心暖情蜜。
一睁眼,她从梦境里醒来。
入眼的,竟发现钟舒阳来到了自己的房间。
她神色微慌,生怕被他看出了什么:“夫君……”
“夫人这是在打坐还是在休憩?”钟舒阳面无表情。
“休憩。”阮青雯微微垂头,她也不知道自己刚才是不是露出了失态的表现,心念电转之下,立刻掩饰道:“许是这几日总想着做梦,却总做不来梦,刚刚终于做了个梦,却是梦见在温泉里泡着温泉,被映雪按捏着肩背,挺舒服呢。”
“原来如此。”钟舒阳点了下头,倒也的确没往其他方面去想。
位面測試員 三十七歲
阮青雯见他如此,心中大定,悬着的石头悄悄落下。
‘幸好没被怀疑呢。’她窃喜着。
“夫人这几日也劳累了,梦境之事,不可强求,能有梦则做之,若无梦,也不必勉强。”
钟舒阳见阮青雯俏面如花,忽然走来,轻轻握住她的手。
然而,阮青雯在手被他握住的那一霎那,竟然生出了一种排斥的念头。
不过,还好她反应得快,在排斥的第一秒就刹住了车。
在梦境里,她的身心都给了情郎。如今,钟舒阳,反倒成了一个她心外之人了。
对爱的人越忠贞,自然而然对其他男人,也就越排斥。
“许久未同房,想来是冷落了夫人了,这也原是我的不对。”钟舒阳一边摸她的手一边说。
阮青雯苦涩地笑着,想推开他的手,又不好做得太直接。
“无妨的,夫君境界一直在下沉,这种时候,便更不应该将重心放在我这里。若夫君的境界能够更上一层楼,那样的话,我们才能长长久久的在一起。如此来日方长,也不必执着这朝朝暮暮。”
“夫人果然善解人意蕙质兰心,能娶到你,是我的福分。”钟舒阳难得说了句情话。
在以往,这种话,他几乎说不出口,毕竟在他的心中,他跟阮青雯是老夫老妻,说这种话,太过肉麻。
“你说的没错,我的境界下滑了几十年,这几十年里,我也一直在找突破的契机。可惜。”
回到過去 九紫
“那夫君就更不应该在意我了,其实我没事的,我们应该一心向道才对。儿女情长什么的,反而是次要的。并且,我们毕竟也不是普通人,不用在意那些旁枝末节。”
“夫人能这么想,我心甚慰。”钟舒阳微笑地点点头,“既如此,从明天起,我打算闭关3个月。我闭关期间,地人洞的一切,就交予夫人处理了。”
“嗯,好的。方才,我似也有入梦的契机,接下来,我想再试试,看能不能帮到夫君。”阮青雯再次善解人意地说道。
钟舒阳见她如此为自己着想,心中大为感动:“好,既然如此,那我就回书房去,不打扰夫人了。不过,夫人也不要太过劳累,要劳逸结合才是正道。”
“嗯。”阮青雯微微一笑,心中再次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