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w77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三界淘寶店討論-第2429章 試探出手讀書-9yljm

三界淘寶店
小說推薦三界淘寶店
“如果你愿意自然是最好的了,筑基之体,凡间的毒物一般来说是不能损害的,但是,依然有一个罩门,如果被击中了也很麻烦。”
唐枫晔说着从蛊粉盒里又挑出来几缕粉末来倒进一杯清水里,等待着清水逐渐变了色,才缓缓抬起手指,沾了点清水抹在了宁小凡的眼睛上:“这蛊粉有辟毒的功效,你的眼睛有睫毛挡住,绝对没有问题。”
“好,那就出发吧,我已经等不及要给元甲报仇了!”
煉氣修神 艾莫名
宁小凡现在全身上下都有憋着发泄不出来的怒火,他恨不得现在直接平灭了这个万毒门的老巢!
以他的修为,他绝对有这个能力!
筑基修为,世俗之内简直是横扫一切!
“你先别冲动,这次主要不是为了给你的望族子弟锻炼一下么,又不是你的个人独角秀,你先别出风头。”
唐枫晔勾魂摄魄的眼睛一瞟道。
“唐长老,都说你是七窍玲珑心,现在看来还真是什么都懂啊,你这么厉害,怎么就让唐门给阴了呢?说句老实话,我一直以为,唐无双之后就是你接任唐门大长老的位置了。”
宁小凡打了个哈哈道。
“我就算是再厉害,我也算不到我走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更不可能预算到我的精锐弟子都在这一次阴间战斗之中伤亡殆尽。”
唐枫晔道:“你来过唐门,也知道唐门内部也是派系林立,各有不服。之前剿灭风山宋家的时候就消灭了一批,但是依然不够。这次我把我和师兄的弟子带走了一大部分,几乎都死在武神门徒手下了,手下力量不足难免就会出乱子。”
宁小凡拍拍他的肩膀:“放心,这次剿灭万毒门之后,我亲自帮你夺回唐门的位置。”
“望族与唐门本为正邪不两立,如今也能暂时合作了,也真是讽刺。”
唐枫晔咧嘴冷笑。
“我宁逍遥两脚横跨正邪,正道邪道谁不给我面子?我虽然自诩华夏卫道士,多有调侃之意,但是真正华夏出乱子的时候我哪次没有出手?现在我本可以回到隐界,在我的天州州官府里美滋滋地饮酒奏乐,看着娇妻美妾岂不爽哉?”
“你要是有这个心思,华夏早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唐枫晔这句话说的,竟然让宁小凡不知道他是在夸自己,还是在骂自己。
“走吧,别误了时辰。”
唐枫晔淡淡地说着,宁小凡注意到,他的双手此时也都沾满了花花绿绿的蛊粉,不知何意。
都市至尊寶 易醉
“唐长老,你这手什么情况?中毒了?”
“蛊粉盒内,搜集的是苗疆九九八十一味毒蛊的蛊粉,其中功效各个不同,以毒攻毒,有的时候就能配置出来驱虫之物。”
狐顏傾天下
秦不三留守大本营,宁小凡和唐枫晔,则再次朝着万毒门摸了过去。
辛亥大英雄 河馬散人
两个人接近万毒门之时,万毒门已经戒严了,至少有数十名弟子在周围守卫,严阵以待。他们每个人的手上都有各式各样的毒虫,还有一个头顶盘着七八条吐着信子的毒蛇,就跟戴了一头假发似的。
也不知道洗头的时候扎不扎得慌?
葬明 寒風拂劍
“这些东西一个比一个恶心,我一把火烧了他,还是你先上去练练手?”
“毒物本无心,全是被口令操纵的。你看他们手里都各自拿着竹筒,到时候操纵毒虫的时候以竹筒为号,是进是退是咬是放,每个人的竹筒长短都不完全一致,声音也有细微差别,都是对应各自的毒物的。”
唐枫晔藏身在暗处对宁小凡道:“你一把大火烧出去,不知道少了多少看点,还不如我先用树叶试试他的深浅。”
说着,唐枫晔从身旁轻轻摘下一片树叶来,手法熟练地将树叶折成了奇特的形状,然后放在了口中,轻轻吹了起来。
一道极似竹筒发出来的声音倏然从唐枫晔的口中发了出来!
受到干扰,或者说,受到了出击信号的,首先就是那个满头蛇的兄弟。
他头顶的蛇原本都是软趴趴的在他头顶上趴着,此时忽然像受了什么刺激似的,一瞬间挺起了身,蛇头突张着,嗤嗤地吐着信子,说不出的诡异!
而那兄弟看了看自己的竹筒,满脸纳闷不已,还嘟囔了一句:“什么玩意?!”
唐枫晔的树叶,不光能模仿竹筒吹出来的声音,而且还能将声音扩散出去,形成折射,你在哪听都感觉像是在耳边似的。
这样的好处,一来不会暴露自己的目标,二来也是让敌人防不胜防!
蛇突突地吐了几下,突然出手了。
一条五彩斑斓的花蛇咔嚓一口,毫无预兆地咬住了那兄弟的脖颈!
两条足有人手指头那么粗的蛇牙一起刺中了他的动脉!
噗嗤一声,鲜血跟喷泉似的喷了出来,瞬间人就不行了。
身上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黑色,可见其毒!
“好毒的毒蛇!”饶是宁小凡大风大浪见过这么多次,现在看到这毒蛇也是有些震惊。
“苗疆善养蛊,蛊为百毒之王,万毒门又在蛊上提炼,现在你所见到的这些毒物本质上都已经被炼成了本命蛊,每个弟子一只,现在它们的毒,要是集中汇合在一起,毒死全世界人都有个来回。”
“这么厉害?!”
宁小凡吃惊地道。
萌妻來襲:邪魅總裁的小甜心
“别的不说,就这一条毒蛇,把它的毒牙取下来稀释,就足以毒死整个苗疆的所有生灵。如果你不信,回头我们可以做个试验,把这些万毒门弟子捆好了一起试毒,反正也是该死之人。”
“没看出来,你小子还挺狠的。”
宁小凡看着唐枫晔那俊秀得女人都汗颜的脸,真没想到这种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居然轻描淡写,好像只是拍死个蚊子那样轻松。
“用毒之人,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了。自己的命都不在乎,更何况别人的命?”唐枫晔道:“你看好戏吧,接下来就是一出蛊王争夺战,这些毒蛊,马上就要开始互相撕咬了,猜猜谁是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