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qpbh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劍卒過河笔趣-第701章 對弈1【爲單身狗加更】鑒賞-xrnv4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
PS:老头也是单身,谁有票,給老头加点?
………………
娄小乙在这里胡思乱想,没个着落处;
傾國暖寵:邪魅王爺紈絝妃 七空白
在进入周仙上界前,他也想过无数种可能,无数种预案;可事实教育了他,修行就总是出人意料的,从不例外!
但留給他瞎想的时间不多,不足片刻,对面云海之隔的另一侧,一股杀气铺天盖地而来,就只觉满眼都是血色,天是红的,云是红的,旗帜也是红的!
这样的杀气下,他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右首,最边上的那个黑卒,有站立不稳之意,他自己也支撑的艰难,得亏后面的白眉道人哼了一声,放出气势与对方抗衡,这才让他们这些冲锋陷阵的小卒子压力大减,好歹能站直了。
和黑方一样,对方迅速排兵布阵,十六名修士落位,除了和他正对面的红兵,他就只能看见对方阵中那杆同样千来丈高的血红将旗!
在接下来的对弈中,那杆血红将旗就是自己这方所有棋子的目标,不论生死!
吃饱了撑的!
虽然这种对弈很有新意,但娄小乙心中还是忍不住的吐槽!这一看就是平静日子待久了,自己給自己找事做!有这精力,你去五环挑战真君啊!拿我们这些金丹耍什么耍?
他落在卒子这个位置,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估计白眉衡量自己这方金丹的实力,他看不出来斗战能力,就只能比法力神魂,自己的法力还是太弱了点,还是金丹初期,十来年的裂缝生涯也没办法提高!
结果就是,最弱的就会放在前面当炮灰!最强的就一定是車马炮!
我一个堂堂剑修,不应该是車的身份么?
舞動傳奇
妖孽纏身:冷漠總裁放了我
在这个世界的象棋规则中,卒子要想变成車,先得过河,然后沉底;和他原本世界不同的是ꓹ 卒子沉底后就能和車一样的来去自如了,这一点更像是前世的国际象棋ꓹ 更符合鱼跃龙门的寓意,而不是只能在底线上溜来溜去。
对面的红兵离他不远,咬牙切齿ꓹ 怒目横对的样子,至于的么?大家都是棋子而已ꓹ 就不能坐下来一起聊聊天,打打屁ꓹ 畅谈生活ꓹ 展望未来?弄的跟他把人孩子扔井里了一样!
重生汽車王國
娄小乙举起手,挥了挥,表达着自己的善意,就和看见了老朋友似的!让对方就有些莫名其妙!
周仙上界的修士还是不明白五环人,在五环修真界,大家的共识就是,最应该防备的ꓹ 就一定是那个笑眯眯的!
五环人已经不是单纯的笑里藏刀这么简单,他们根本就是把笑容融进了刀里ꓹ 恨不得把刀铸的和花儿一样!
对象棋这东西ꓹ 他没什么研究!和围棋一样ꓹ 都是属于那种典型的臭棋篓子ꓹ 偏偏自己还不自知,还喜欢别人下棋时支招儿!别人不听还能跟人急的那种!
既没棋力ꓹ 也没棋品!
但理论知识还是有些的ꓹ 比如对于开局ꓹ 他也是能说出一堆云山雾罩的话来显示自己的内行,比如ꓹ 巡河炮,边马局,上仕局,飞相局,当头炮,仙人指路等等……
神醫兵王混山村
等等,如果黑方开局,这白眉老儿不会用仙人指路吧?是左边指?还是右边指?如果是右边,他这颗小卒子,就会幸运的被第一个顶在前面成为炮灰一号!
只为后面的出马車!
大修士,不会这么浅薄的!娄小乙不断的安慰自己!
然后他就感觉自己身不由己的往前移!
天地良心,他是不想动的!但在棋局之中,又岂能尽如他意?
离对方那个红兵更近了!他都能看清楚对方有几根胡子……尴尬的笑笑,娄小乙不由得祈求上苍,你麻痹,对方不会也玩仙人指路吧?
对付仙人指路,几个惯常的招术有,卒底炮,士角炮,反仙人指路,上象,或者反向上马。一般只有最好战斗的愣头青,才会同样仙人指路来应对!
都是真君大修,一个是臭棋篓子,不能两个都是臭棋篓子吧?
在娄小乙的祈祷中,对面的红兵如他所愿,真的就往前提了一步,这下子,不仅胡子能数清楚,就连头发都能数清楚了!
用屁股想也知道,这第一场战斗,他娄小乙又先拔头筹了!连个观敌掠阵的机会都不給他!
皇後未成年:loli皇後
看着对方几近赤红的双目,他能感受到对方心中的不甘!但他帮不上忙,他还没有伟大到用自己的生命去救另一个生命的程度,而且,他放水,对方就能活么?早晚的事!
身为棋子,就要有棋子的觉悟。身为卒子,就必须有卒子的一往无前!
就这一条路,没的选!
果然,不出他所料,那层控制着他移动的力量忽然消失,起码在此时此刻,他的移动是自由的,而对方则困守原地,不能动弹!
于是娄小乙明白了棋局的第一个规则,进攻一方,有主动聚势的权利,也有尽情使用禁术大招的先手!
傾國太後 六月離歌
他没有大招!大招都在剑匣里!在七枚飞剑,七个剑灵一齐放出来的时候!他现在就一枚剑盘,还没有杀过人!
两人相距百里,娄小乙使用五行遁向前疾飞,一路上不停得蓄势,这是他先手的权利,在象棋规则中,现在轮到黑方先走,是他这个黑卒吃红兵,而不是红兵吃黑卒!
他必须充分利用规则!因为在他冲起来的一瞬间,他就明白了第一击必须,也只能由他来完成!在他放出第一击之前,对方红兵就只能防御,不能出手!
他没有使用星辰遁,因为不清楚在周仙上界,剑修使用星辰遁会不会被怀疑?但使用五行遁就没有任何问题,哪个道统不接触五行?
对手一直在紧紧盯着他,等着他的飞剑出体!娄小乙不太清楚他对面修士的道统,但对面修士却很清楚他的根脚,不是认识他,而是剑修冲起来的那种独特的气势!
但飞剑就是迟迟不出!已经接近了数十里,进入了金丹剑修飞剑射程之内,但就是见不到飞剑!
二十里,十里……娄小乙把自己想象成一枚飞剑,在五行遁飞中,遁出一条玄鸟划沙的线路,那是羊角势的另类应用!
在接近到一里之内时,他掏出了一把长剑!
举起,挺身,拧腰,下劈……
力劈华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