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h0x2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九極戰神笔趣-第3199章 水面之下鑒賞-yo26w

九極戰神
小說推薦九極戰神
第3199章
水面之下
包括南宫青在内,这里的所有人都是从五百年前灭天之战中活下来的幸存者,他们不屑于和天宫佛门等神界宗门同流合污,更无法在与那些魔兽经历过数百年的血战之后对其低头。
但也正是因此,他们受到了神界之中近乎所有势力的围剿,好在因为他们修为尚低,不足以对天道造成威胁,否则的话他们根本就活不到现在。
此地由南宫青所建,而且为了避免被人察觉他更是将整个秘境对于周遭天地灵气吸收强行压制到了最低程度,以此来降低这秘境的气息不被玄黄界的某些强者察觉。
魅影隨形 冷月流霜
然而即便如此这些人在寻常阶段还是需要将自身气机波动压制得犹如龟息状态一般,为了能够继续活下去,他们容不得犯下任何一点错误。
沉吟片刻之后,南宫青还是选择唤醒了一旁正处于沉眠状态中的颜冰,随之将他们近来打探到的情况悉数告知后打算聆听一下颜冰的意见。
颜冰思敷片刻之后转而对南宫青说道,“你应该往好的一面想想,此番既然能够确定那拜天宗也会随同天宫之人进入玄黄界,那么这就说明了拜天宗背后的真实情况天宫之人并未发觉,而且以瀚海那孩子的资质不出意外的话此番应该也会一同到此。”
“若是有机会我们不妨可在暗中同那拜天宗之人试探一番,看对方是否真正了解拜天宗建立背后的秘密,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刚好能够借此机会潜入到那玄黄界的帝城之中,而且说不定还能藉此救回更多同伴!”
南宫青稍稍沉吟了一下,最后也只得轻轻点了下头,然而眉间担忧却是变得越发浓郁了起来。
“就是不知这么多年过去了,最初建立拜天宗的那些人心中坚持是否已经改变了啊!”
貓貓迷迷計 塵花如瞳
偵情
颜冰闻言眸中闪过一道冷芒,“不变最好,如果变了以我们的实力覆灭区区一个拜天宗倒也算不上什么难事,刚好也能借此机会让神界的那些废物们知道一下我们还没有死!”
南宫青默然,在这五百年的逃亡过程中即便心智坚定如他也都变得愈发悲观了起来,在这般完全看不到任何希望的情况下坚持了如此之久在这秘境之中的所有人几乎都早就到了极限,如果不是心中那份坚持仍旧不曾熄灭,相信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早就选择自绝了。
夜夜纏綿:顧少惹火上身
拳壇之最強暴君
“你说……姜兄他还会回来么?”南宫青终于还是忍不住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犹记得当初在亲眼看到姜天仲被抓之后那眼神之中所流露出来的漠然,在当时那个瞬间如果不是他们阻挡的话,相信颜冰早就上去和那天宫大长老拼命了。
名偵探柯南之移動炸彈
但也正是因此在不到十年之后的一次巧合中得知姜天仲在天宫所有弟子面前被那已然成为天宫之主的大长老击散灵识之后导致了颜冰针对天宫所做出的一系列血腥报复。
再之后他们自然受到了天宫强者近乎天罗地网般的追杀,万般绝望之下,他们就此逃进了玄黄界,却也因此导致了后续的连番血战以及那让所有人回想起来都恨欲狂的事件,同时也让他们那原本几近百人的队伍锐减到了现在十数人的悲惨境遇。
听到南宫青这句话的瞬间,颜冰娇躯随之微微一震,良久的沉默之后于她那双美眸中却是再度充满了坚定之色。
“他一定会回来的,一定!”
真武界尊
……
灭天之战后划入同一疆域之中的魔域和墟界成为了所有神界修士心中最为黑暗且残酷的地带,随后五百年的时间中更是就此成就了魔界之名。
此界之中的修士手段堪称无所不用其极,只要你身上有他所需要的东西,那么除非双方实力悬殊,如若不然双方之间最后定然会出现一个死人,或者无数死人。
此界之中的魔兽凶名在神界之中更是达到了可让婴孩止啼的效果,阴狠,狡诈,凶残是它们的代名词,除去可勉强和它们和谐相处的魔界修士之外,自其它疆域而来的修士在这些魔兽眼中根本就是玩具一般的存在。
它们往往不会在第一时间将人噬杀,而是先要把人给折磨到极限且濒临崩溃的情况之后且让他们看到一丝希望的情况下再将之残杀。
这是它们最为喜爱的娱乐方式,然而即便如此每年却仍是有着不在少数的各族修士进入其中,希冀着在那魔界深处找到一些不世机缘,从而成就一代绝巅强者的威名。
毕竟墟界早已打通,那原本隐藏在墟界之中上古宗门的传承更是在这些魔兽的暗中催化之后成了整个神界几乎众所周知的秘密。
醫攬群芳
这是一个处处充斥着绝望的世界,但对更多人而言却还是他们走向更高巅峰捷径。
此时,于魔界的一个边陲小城之中,正有着一头修为达到天境且有着一颗独眼的魔蟾兽王在周遭一众充斥着敬畏的目光中巡视,在这只魔蟾兽王那独眼之中充斥着浓郁到几乎化不开的血色,而且每当其眸中血光出现波动的时候在其周围便会有一个不灭境之上的魔兽被其吞入腹中。
每当这魔蟾兽王吞下一头魔兽的同时,周围其他魔兽身体便会不自觉的颤抖几下,然而即便如此它们却仍是不敢有表露出任何不满。
更有甚者还会直接带上背后子侄向魔蟾兽王供奉,因为在所有身怀噬天兽血脉的魔兽眼中,能够成为兽王踏足更强巅峰路上的基石便是他们求之不得的荣耀。
魔蟾兽王吞噬魔兽并不频繁,三日最多一头不灭境魔兽,道主境时间还会更长,眼下虽然看似不断吞噬却也是为了积攒本源之力而已,毕竟相较于那些脑子里面只有杀戮和欲望的魔兽而言这魔蟾兽王显然要更加理智。
因为它几乎从来都不会去主动猎杀道主境兽王,只有偶尔见到那些无望继续提升且背后宗主并不强大的魔兽兽王才会动手,因为这样既能让周遭存在对其心生敬畏的同时,也会避免引起那些强大王族乃至皇族的窥伺。
而这独眼魔蟾吞噬魔兽在很大程度上却并未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强,因为在那些魔兽被其吸收之后所得绝大多数的本源之力都会输送至它体内某处,让其中那被其视为主尊的存在吸收。
那是魔蟾利用自身特性在体内所开辟出来的独立空间,这处空间可以隔绝任何神识探查,更能屏去一切气机,而其存在的意义便是为了它心中主尊,除此之外再无任何目的。
伴随着每一缕本源之力融入那黑暗中未知存在体内的时候,其身体都会发出一阵轻微的颤动,这是其即将复苏的征兆。
在那本源之力所散发而出的微弱荧光照射下,于黑暗之中显露出了一个只有巴掌大小却为人形的黑色铁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