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44e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第四十五章 請不要用我的臉,在我的主人面前蹦躂分享-w3k2w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小說推薦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晨曦之都】大总统的名字叫拜朗,是一个发型很有性格,喜欢涂上白色眼影的老男人,他经常都会在演讲上说:让晨曦变得更加的伟大。
“愿【与主相似】的那位,也能变得更加的伟大。”朗度天使的面前,拜朗大总统神情激动地说道:“【晨曦之城】已经很久没有伟大的存在降临了,我们终于迎来了一次伟大存在的关注,这证明我们的祈祷之声,能够抵达彼方!”
朗度天使其实不喜欢这个热情澎湃的【晨曦之都】大总统。
只是另外六都的伟大存在只有共同监管【晨曦之都】的职责,并不会直接插手【晨曦之城】的内部事务。
这位拜朗大总统是【晨曦之都】的选举诞生出来的……就算想要诟病,那也是六都的那些伟大存在才能够诟病。
“废话少说,遵从统御一切的大天使长的口谕,我将代替大天使长行使审查的权能。”朗度天使直接说道:“拜朗总统,请把这些时间以来的愿力收入的账目拿出来吧。”
“需要些时间。”拜朗总统此时正色说道:“尊敬的大人,您要知道,我们事情并不知道,也就无法提前准备。”
“你尽快。”朗度天使挥了挥手,“不用人在这里伺候了,我喜欢安静的环境。我最多给你半天的时间准备,你下去吧。”
拜朗大总统恭敬地点了点头,快步走出……他在门口处,缓缓地将门口关上——最后还剩下一丝缝隙的时候,拜朗大总统的目光,依然还停留在了朗度天使的身上。
朗度天使似乎并不在意这些,他只是显得有些慵懒地直接坐在了椅子上,托着腮似乎思考着什么。
忽然,朗度天使的手掌伸出,却是伸到了怀中的一个盒子之中……手掌,随意地抓起了几颗红白色胶囊的药丸,直接就扔入了口中。
咀嚼,吞下。
索歡無度,老公如狼似虎!
危情遊戲:女人,簽約吧! 米小錢
很快,朗度天使再一次伸手,又抓起了几颗红白色的胶囊,再次扔入了口中……咀嚼,吞下。
朗度天使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一边不停地吞服着盒子之中的胶囊,一边沉思着什么——他仿佛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正药不能停的这种状况。
他甚至并没有觉得这样做不对。
门的缝隙最终严密地闭合。
輕夢了無痕 言光君
离开了房间的拜朗大总统此时脸上浮现出了一抹诡异的微笑,“高阶的天使,也不过如此。”
……
拜朗大总统的秘书早早就在办公书房之中等候。
当拜朗大总统进门的时候,总统秘书便连忙说道:“总统先生,半天的时间,并不足够我们统计好所有的东西ꓹ 请再争取一些时间。”
“不必了。”拜朗大总统此时微微一笑道:“天使大人现在心情很好,他将会忘记时间的。”
秘书眼中闪过了一丝疑惑之色ꓹ 但还是点了点头。
大总统坐了下来,吧嗒一声地打开了一瓶能够让人变得快乐的碳酸饮料,顺便还打开了电视。
他喜欢一边喝着这种让人快了的碳酸饮料ꓹ 一边看着电视,顺便刷刷手机的动态ꓹ 以及与【晨曦之都】的百姓在社交平台上互动。
——【今天也是快乐的一天!】
总统先生上传了自己刚刚拍的动态照片。
“还有什么事情?”
总统秘书便将手头上的记事本打开,从里面拿出来了一份请柬ꓹ “这是从【圣人之都】奥尔良城送来的请帖ꓹ 刚刚送到。”
“请帖?”总统先生似有些意外,“谁送来的请帖,内容是什么?”
“请帖的主人是奥尔良城的那位【圣人】。”总统秘书此时神色带着一丝敬畏,缓缓道:“内容是,【自由之都学园】即将要开始【圣少女】的加冕仪式,所以邀请七都的各位,前往观礼。”
“观礼?”总统先生低头沉吟了片刻ꓹ “既然是奥尔良城的【圣人】亲自发送的请帖,不管如何也是要去的……去准备访问奥尔良城的事情吧。”
“那位天使大人ꓹ 真的暂时不用理会吗?”总统秘书禁不住问道:“总统先生ꓹ 您要是去了奥尔良城ꓹ 那么天使大人那边……”
“我会与朗度大人ꓹ 一同前往观礼。”拜朗总统微微一笑道:“他很快就会同意的。”
“那么……我去准备行程。”总统秘书点点头,就要走出办公书房。
总统先生继续舒服地看着电视——电视上此时正在直播着一场拳击比赛……这是【晨曦之都】举办的本土赛事ꓹ 其中一名拳手甚至还是总统先生所喜欢的。
但他此时心思并不在拳击比赛之上——即使屏幕上那位他所喜欢的ꓹ 名为JOE的选手ꓹ 此时正陷入了彻底的下风之中。
“观礼仪式……七都。”总统先生咬着吸管,自言自语地道:“这么好的理由ꓹ 想来那位也有可能会出现的吧……毕竟是【圣人】的请帖。”
忽然,总统先生拿起了电话。
“让JOE赢。”总统先生随意地说道:“在绝境之中求生,焕发奇迹的出现,勇于向不能力敌的强大挑战——最终走向胜利,这能够带来多少的共鸣?JOE的精神,会一直留在这个舞台之上,哪怕他打完了这场比赛之后,再也无法上台,也会有更多的年轻人,前赴后继地向往着这个舞台,冲向这个舞台。”
没等对方有任何的回应,总统先生就挂掉了电话。
屏幕上,比赛已经进入了第三回合,浑身重伤的年轻拳手,再一次凭着强大的意志,站了起来。
……
……
……
……
【自由之城】,自由港,沿岸的沙滩处。
正在玩耍的一名孩子忽然来到了旁边的一处大石,好奇地打量着一个靠在了石头上,似乎睡着了过去的白衣青年。
小孩一早就有注意到哲哥白衣大哥哥的到来了——只是这个白衣服的大哥哥来到了沙滩之后,就一直坐在了这里,默默地看着大海。
现在甚至睡着。
小孩子总是好奇的。
小孩子玩心起来了,忍不住就用小铲子轻轻地朝着这个白衣服的大哥哥戳去——他本来是想要戳一下这个白衣服大哥哥的肩膀的。
但是白衣服的大哥哥却忽然睁开了眼睛。
熊孩子顿时吓了一跳,甚至连小铲子也没有抓稳。
“我睡多久了。”白衣青年却忽然问道。
熊孩子怔了怔,下意识道:“好像来到这里之后不久就睡着了,一直睡到现在了……”
“已经日落了。”白衣青年看着海上的夕阳残红,“今天的我,稍微有些倦怠了……谢谢你叫醒了我。”
“啊?我?我没有……”
“回去吧,你父母在喊你。”白衣青年此时站起了身来,同时将小孩丢在地上的小铲子捡起,他轻抚着小孩的脑袋,“愿圣光与你同在。”
这个熊孩子还是懂的,他也有模有样地说道:“大哥哥,愿圣光与你同在。”
白衣青年露出了一丝笑容来。
遊戲小工之元素操控師 網絡黑俠
熊孩子忽然发现,这个白衣服的大哥哥笑起来的时候,真的很好看。
孩子的父母寻来了,他们的声音就在岩石的背后。
孩子连忙走出,喊住了自己的父母……当他回头的时候,那位白衣服的大哥哥,已经不见了踪影。
只剩下,夕阳的余光,在海平面上映射着金灿灿的光波。
他随着父母离开了沙滩……沙滩的游人,也渐渐离开,不久之后,月华的光开始出现。
岩石的背后,白衣的青年缓步走出,他低着头,手掌抚摸着胸膛,喃喃自语似的道:“玛丽亚的印记效果是不是太好了些……我已经很久,没有睡过。”
从拉贵尔的【第二天】之宫离开之后,他再次返回了圣光国度,悄无声息地降临在了【自由之城】……来到了自由港的沙滩上。
他原本只是打算安静地想些事情,并没有想过会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过去。
或许是难得的一次入睡的关系,他感觉状态很好……尽管本源诡异地消失了三成,但此时精神状态却意外的好。
略一沉吟,白衣青年便直接消失在了自由港的沙滩之中。
下一个瞬间,白衣青年出现在了一处古旧的公馆门前——【蔷薇公馆】。
他在门前沉默了片刻,最后迈步走入。
……
大唐烈
……
……
……
【栋雷米】村。
“这次,勉强算是合格了…阿萨谢斯。”
听着眼前这位以破旧锈剑挡下了可怕战旗的优夜小姐的声音,阿萨谢斯身体本能似的哆嗦了一下。
他真的莫名的畏惧这位优夜小姐的目光。
就连他那位以严厉出名的祖母还在世的时候,他都没有这般的畏惧过。
“优夜小姐,你怎、怎会……”
却见优夜小姐此时将手中的铁剑用力扬起——它本来就抵住了战旗的下落,此时扬起间,甚至将战旗直接弹开。
又或者是因为手执战旗的黑衣女人,此时原本就打算松开……黑衣的女人此时略微后跃了数米的距离,随意地将手中的战旗搁在了地上。
【杜兰德】与【利瓦尔】俩,此时迅速地回到了黑衣女人的身后,安静地蹲着——只是【杜兰德】也同时将原本就抓住了的奄奄一息的雅克先生带回。
“你回来了。”黑衣的女人此时略微地眯起了眼睛。
女仆小姐却没有理会,手中的铁剑随意敲了一下阿萨谢斯的肩膀……阿萨谢斯先生顿时会意,连忙吃力地爬起了身来,却不敢说话。
“回来?”女仆小姐这才摇摇头,缓缓说道:“我不知道什么回来,我只是偶尔经过这里而已,请不要装作一副与我很熟悉的模样,这位看起来像是几个世纪没有理发的……女士。”
黑衣的女人非但没有生气,甚至脸色的笑意更浓郁了些,“很好,现在的这个样子更好,没有了对天国的感情……你不会阻止我,甚至你或许还会与我一切,向天国燃起复仇的火焰。”
说着,黑衣的女人张开了双手,垂落大地的黑丝长发散乱飘起,她手中的战旗更是徐徐张开,整个【栋雷米】村的夜空开始变得更暗。
无有星辰,无有月华,但是变成了一抹暗淡的红……是炉火内快要燃尽时候的暗红!
“你太吵了。”女仆小姐神色依然平静,“要安静些,夜里就要有夜里的规矩。”
铁剑朝着暗红的天挥去,没有光华自铁剑之中透出,她像是简单地朝空气随手地挥了一剑。
然而下个刹那,暗红的天就已经裂开。
那是一道几乎将整个夜空都贯穿了的巨大裂缝……裂缝正在疯狂地吞噬着染红了整个夜空的颜色。
瞬间,夜空再次有了星辰有了月华,它甚至无云,是梦幻之中的星空。
“不是圣光的力量?”黑衣的女人忽然皱了皱眉头,她神色似乎凝重了些,低着头似乎思考着什么。
但就在她低头的瞬间,【利瓦尔】却突然如闪电似的冲出——它的目标,赫然是此时将目光放在了黑衣女人身上的女仆小姐。
“小……”阿萨谢斯顿时警示,但他没有说完。
只见女仆小姐看也不看,手中铁剑挥手一拍,铁剑的剑面直接拍在了【利瓦尔】的身侧,将【利瓦尔】直接拍飞而出。
只见【利瓦尔】整个如同铁球犁地似的,在地上犁出了一道十数米长的深坑……泥土此时甚至还冒着滚烫的水蒸气!
那是【利瓦尔】身上的炽热,直接蒸发了泥土之中的水分。
【利瓦尔】那反向的四肢,此时挣扎着想要重新站立,但却一下子又倒了下去,那条恐怖的蝎子尾巴,甚至萎靡地搭在了自己的身上。
阿萨谢斯看得一阵的头皮发麻……这位优夜小姐好猛,这到底要怎样的男人才能够扛得住?
“不要杀了利瓦尔!”阿萨谢斯此时大惊失色。
女仆小姐随意看了阿萨谢斯一眼,“你在教我做事?”
阿萨谢斯顿时吞了口口水,怂了似的嘴唇也哆嗦了一下——明明对别人,什么人也好,都那样的礼貌和客气,怎么到了这里这里就变得超严厉的?
曾经我也是【自由之都学园】有名的美男子好不好!
“雅克先生,好像快不行了。”阿萨谢斯此时深呼吸了一口气,“请你尽可能地救救他吧,优夜小姐!”
魔煉大陸遊學記
“我不会让他出事的。”女仆小姐此时平静地看着那黑衣女人,淡然道:“哪怕是冥府,地狱都好,我都会将他带回来。”
不远处的黑衣女人直接轻笑了一声,“你有些不像是你……从前的你,不会这样的自大。”
女仆小姐忽然沉默。
她忽然缓缓地吁了口气,这样说道:“我其实不想将难得的假期,浪费在这种事情之上……不过既然来也来了,那就索性将以往残留下来的一些碍眼的东西,打扫干净吧。”
黑衣女人顿时露出了一丝邪异的狞笑。
她手一扬,巨大的黑色战旗随风飘荡,“打扫?用什么打扫?也用你的旗帜吗?但是你别忘了,你的主早就丢弃了你……你的旗帜,早就破碎不堪!”
女仆小姐却叹了口气,“一个也就算了,再来一个,多少还是有些受不了……你太吵了。”
毒藥樓主和挽尊帝的尊嚴
声音刚落。
時空遊俠 豐色君
女仆小姐便凭空消失了不见,那种视线,甚至是观感都无法扑捉的消失——黑衣女人的观感。
黑衣女人的目光刹那间收缩了起来,她本能地挥动战旗的枪头,灰黑色的火焰疯狂流动,在四周形成了一股恐怖的漩涡。
冲天而起的火焰漩涡,一瞬间就将四周的一切吹飞。
火焰漩涡之中的黑衣女人,猛然将战旗刺出……刺出处,女仆小姐的身影刚刚出现!
黑衣女人顿时冷笑了一声,这一枪,彻底刺中了。
然而,枪头所刺中的身影,此时却忽然淡去。
“只有这种程度吗,所谓复仇的火焰,也不过如此。”
黑衣女人猛然转身,转身的瞬间,一只手掌却凭空伸出,直接抓向了她的脸,她躲无可躲,手掌似有无可抗拒之力!
最终,黑衣女人的脸直接被手掌抓住,一股巨大的力量,旋即将她直接压下!
她的双脚瞬间被压入了大地之中……她的脸,此时依然被抓住——手指,仿佛随手都要捏爆她的头颅。
“这不是圣光的力量……这根本不是!”
“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只听见女仆小姐此时淡然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还需要圣光。还有就是……”
可怕的痛楚,自头颅处开始蔓延!
黑衣的女人惊恐地发现,此时捏住自己脸颊的手指,已经燃起了纯黑色的火焰。
纯黑色的火焰,甚至直接击溃了她心中得复仇之火……远比那火刑台上的绝望燃烧更加灼痛的感觉,疯狂地刺激着她一切的体感觉。
龍離記 陸淩零
“……还有就是,请不要用我的脸,在我的主人面前蹦跶。”女仆小姐此时声音微冷:“哪怕,你还没有开始。”
声音落下,女仆小姐手指一撕,直接从黑衣女人的脸上撕下了鲜血淋漓的一大块血肉。
黑衣女人瞬间倒在了地上,抓住了自己的脸颊,凄厉嘶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