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cdb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萬族之劫 線上看-第754章 我欲開道!(求訂閱)展示-kifnq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
融道,抽取笔道之力。
再融道,再抽取,再断道,断了就大量的抽。
苏宇有些玩上瘾了!
也就他可以这么玩,其他人连融笔道都做不到。
正常人,也没这么玩的,这么玩下去,真把自己大道玩崩了,谁承受的住?
一旁,万天圣和通天侯看了一阵,很快,通天侯有些受不了了,喊道:“宇皇,咱们回去吧,我扛不住了!”
苏宇这才从笔道中走出,带着满足的笑容。
文明志中,又多了一页。
箭头道!
他瞥了一眼通天侯,眯眼笑道:“实力一般,不过材质是真的好,这都没把你冲死!我有些好奇,你是什么材料锻造的,谁锻造的?天生之门,还是后天人为打造的?”
之前,他没太在意这些。
今日,却是好奇了。。
门,能封印一个时代。
何其可怕!
当然,通天侯现在很弱小,但是本质上应该相当高等,否则,文王也没必要忽悠他说,让他去封印一个时代。
还有,封印了那个时代,那个时代的人,是死了还是如何?
有些事,苏宇现在还摸不清楚情况。
通天侯见苏宇又提起这些,一脸悲哀,“我乃天生之门,可不是谁打造的,门存在于天地之间,后天锻造的门ꓹ 哪能比得上天生之门。”
是吗?
那可未必!
苏宇觉得,这天地间ꓹ 不会无缘无故地多出几道门,这家伙很可能还是人为锻造出来的,他自己不清楚或者不说罢了。
不过ꓹ 这些东西,的确距离现在还远ꓹ 大体上知道一些就行,深究就没必要了。
天门也好ꓹ 地狱之门也好ꓹ 短时间内,苏宇肯定是无法接触到的。
重生在二次元時代 青天白雪
“先回去吧!”
在这,待的时间也不短了,先回去再说。
……
过了一阵,苏宇几人回归。
众人看到万天圣,都是微微一怔。
而豆包,更是化为光球ꓹ 瞬间飞来,露出虚影ꓹ 眼中带着一些茫然ꓹ 什么情况?
万天圣也看向豆包ꓹ 见豆包盯着自己看ꓹ 笑了笑:“豆包道友,看我作甚?还有……道友不恢复本尊ꓹ 保持这样的状态作何?”
“……”
豆包茫然ꓹ 开口道:“我肉身爆了啊。”
“道友……开玩笑了!”
万天圣失笑:“道友本是大道规则所化ꓹ 哪来的肉身之说?肉身之说,只是固有印象ꓹ 一种意志上的错觉,让道友觉得自己存在肉身,于是便有了肉身……实际上,那肉身也只是规则之力所化,道友只是规则之力流逝了许多,有些虚弱罢了。”
他还奇怪呢!
冰山公主與冷傲王子 慕容泠月
别人没了肉身就算了,你豆包和炊饼凑什么热闹?
也化为光球干嘛?
你俩哪来的肉身!
这俩就是规则大道好吧!
哪个规则大道有肉身的?
豆包愣了一下,带着一些思索,它活了很久,也知道自己是规则大道,但是,规则大道,是没有肉身的吗?
那我……为何会有一个毛茸茸的身子?
豆包茫然道:“可是……可是我觉得我存在肉身,而且我们一族的肉身都一样啊。”
都是毛球啊!
万天圣笑了起来:“豆包道友,这是唯心之道!也就是说,你觉得,或者说,当年的文王觉得,你该是毛球的样子,给你灌输了一个这样的理念,你作为规则大道,随心所欲,所以才会化为毛球!”
我认为你是什么样子,你就化为什么样子,之后,就产生了这样的固有印象。
豆包一脉,三位毛球,其实是不同的大道,如何会是一样的?
它们的本质是大道,又不是同一条大道!
豆包再次发怔:“也就是说,我的肉身……不,其实我不存在肉身,我只是受伤了,规则之力消散了许多,所以显得我有些虚弱?”
“对!”
万天圣此刻,其实也处于一种这样的状态中,自然是知道豆包情况的。
豆包怔神片刻,片刻后,它好像想通了。
渐渐地,光球化为了大毛球。
和之前,如出一辙,也没感受到什么肉身破碎的迹象,只是,气息的确要弱不少。
但是,它还是凭空出现了。
渐渐地,让人感受到,它的肉身好像恢复了,其实,这就不是肉身!
恢复了自己本来模样的豆包,看了一眼万天圣,带着一些好奇,很快,看向那边的母球,喊道:“媳妇,你也可以恢复!”
“怎么恢复?”
“你就想着,我有肉身,我有肉身……多想一阵,你就有了!”
“当家的,这么容易吗?”
“对!”
两口子对话一阵,又过了一会,母球也恢复了,和豆包一样,也只是有些虚弱,但是肉身恢复了。
其他光球,都带着一些意外。
也都若有所思!
规则大道!
这俩,和大家还是不一样的。
噬神族很特殊,规则大道成灵,其实很罕见,但是噬神族足足有三位。
如今,其实万天圣不恢复肉身,都能勉强说,他也是规则大道成灵,只是保存了一些记忆,这就是和豆包他们的差别。
豆包这几位,也许之前也是强者,融入了大道,化为大道之灵。
此刻,苏宇只是旁观,豆包和炊饼恢复,是好事。
比之前稍微弱一些,但是多恢复一下,这俩伤势没表现的那么重。
苏宇倒是有些古怪,看向豆包,半晌才道:“豆包前辈,你到底是不是吞噬之道?”
“啊?”
苏宇皱眉:“你不会感觉错误吧!你若是吞噬之道,怎么感觉和九月不太相同……”
豆包茫然道:“我不是吞噬之道啊,你不知道吗?”
苏宇愣了一下,不是?
豆包看着他,带着一些异样,好像觉得苏宇是个大白痴,解释道:“上次我和天古打架,我都借力文王了,让文王大人附身我……我是时光逆转之道!”
豆包本来就不是什么吞噬大道,只是苏宇自己以为是吞噬道罢了。
豆包又道:“我的道,逆转时光……”
苏宇却是皱眉:“时光是不可逆转的!”
豆包愣了一下。
不可逆转?
苏宇沉声道:“你上次借力文王,我看到了,不是没看到,但是我是知道的,时光这东西,是不可逆转的!若是豆包前辈觉得,时光可逆,你修的就是逆转时光之道……那你这么多年,没有成为天王,天尊,甚至规则之主,那都是应该的!”
因为,你感悟错了!
和老乌龟一样!
老乌龟的道,不是防守之道,而是强攻之道。
豆包居然会觉得它的道,真的可以逆转时光。
若是一直在这上面下功夫,它能到二等合道巅峰,算是出人预料了!
他之前还以为豆包清楚自己的大道规则,毕竟修炼到了这个地步,结果,豆包好像还在觉得,它的道,是逆转时光的道。
一旁,万天圣也微微点头:“逆转时光是不可能的!时间,是唯一!人是不可能回到过去的!任何生灵都做不到逆转时光!”
他看向豆包,“豆包道友,是不是觉得自己的大道,可以扭转时间,让人回到过去?”
豆包喃喃道:“是啊,我都可以把时间逆转到很久之前……而且我一直都在做梦,梦中不知岁月,好像可以回到过去的……”
它知道自己不是吞噬大道,这一点外界想错了而已,但是它觉得,它是可以逆转时间的,难道也错了?
此刻,苏宇发现肥球和琪王妃不见了。
他也不太在意,应该是一起离开了。
这时候的他,对豆包的大道更感兴趣。
豆包也算老牌合道了,很老的那种,在文王时期,它就合道了,一直到现在,它同时代的那些家伙,大部分都成了天王天尊甚至是规则之主了。
按理说,豆包本身就是大道,没道理到现在还卡在二等合道境。
苏宇之前曾说,豆包它们才是上天宠儿。
结果,这宠儿,有些拉胯了!
苏宇迟疑道:“当年你和文王在一起,文王没说过,你的大道本质是什么吗?”
“吃啊!”
豆包懵道:“那时候,我就负责吃,其他的不管啊!”
吃?
苏宇摇头,这肯定不是关键。
这些老古董,总容易遗忘一些关键信息。
苏宇觉得,文王不可能不说,但是文王这个读书人,未必会说的那么清楚明白。
文王就是这种人!
他喜欢弄的玄虚一点,显得有文化,比如笔道,他就弄的复杂无比。
做什么,都喜欢弄的似是而非。
大概是想让豆包自己去悟,反正那时候不差豆包一个规则之主,结果,他走的匆忙,也没丢下什么。
“时光逆转……”
苏宇天门开启,看向豆包。
天门是可以看到大道,也可以看的清楚,但是有些道,苏宇自己感悟不深的话,他也容易弄的晕头转向,被误导。
豆包修炼多年,都觉得自己是时光逆转之道,真是吗?
时光,在苏宇看来,大多和速度有关。
比如小周王的时光加速!
可逆转到过去,这就不是速度的问题了。
苏宇仔细看去,豆包的大道之力上,的确存在一些影像,若隐若现。
好像,它真的可以逆转到过去。
苏宇忽然道:“豆包前辈,给我逆转一下,把我逆转到过去看看!”
“啊?”
豆包意外道:“你……你太年轻了,我要是一下子把你逆转到了过去,你直接没出生怎么办,你就死了!”
有道理!
苏宇点头:“你逆转一下鸿蒙前辈。”
鸿蒙老古董一个,倒是无所谓的。
此刻,鸿蒙也不拒绝,笑道:“豆包,试试吧!大道本质,有时候我们身在其中,未必可以看透!之前,我还觉得,我这一脉,就该防守呢!”
结果,他道侣的道,可不是防守,而是一只喜欢打架的母乌龟。
豆包此刻虽然茫然,但是还是愿意尝试一下。
一瞬间,大道之力爆发。
鸿蒙并未防守,抵御,也没抗拒,任由豆包的大道之力侵袭而来。
肉眼可见的,鸿蒙好像在回到过去,在逆转时光,渐渐地,变的年轻起来。
而苏宇,一直仔细看着。
他发现,鸿蒙好像真的变年轻了,当然,年轻一点,对鸿蒙而言没区别,实力也没变化,但是过了一会,鸿蒙好像从天王实力,跌落到了二等合道!
豆包也是气喘吁吁,开口道:“你们看啊,我说我可以逆转时光吧,你看,老乌龟都跌境了!”
它喘着气,很快,收回了大道之力。
而鸿蒙,过了一阵,才驱逐了大道之力的影响,再次恢复到了巅峰。
此刻,苏宇看向万天圣,万天圣也看向苏宇。
忽然,苏宇取出星宇印:“你逆转一下试试!”
“什么?”
“对着星宇印!”
豆包苦恼道:“我只针对活物,不针对死物的!星宇印是石头啊,怎么逆转?”
苏宇笑道:“试试看,石头也有过去!”
豆包无语,只好继续尝试。
而星宇印,那是真的一点影响都没。
苏宇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开口道:“对我试试,稍微加点规则之力就行。”
“好吧!”
豆包又给苏宇丢了一点规则之力,只是一点点。
而苏宇,承受了一些规则之力,默默体会着,片刻后,忽然身躯缩小了一些,实力下滑了一些,众人都是一惊,生怕他一下子回到了娘胎里!
好在,豆包急忙收回了规则之力。
而苏宇,也很快恢复到了原本的模样和实力。
豆包咕哝道:“你看,我说会把你逆转到过去吧!”
苏宇默默体会着,过了一会,忽然笑道:“你再试试!”
“还来?”
“再来一次!”
好吧!
豆包见他要求,也不客气,继续丢了点和刚刚差不多的规则之力,但是这一次,苏宇却是一动不动,一点反应都没,如同石头。
豆包愣了一下,继续加大规则之力影响。
而苏宇,还是保持原状!
又过了一会,豆包恼火万分,继续加大规则之力输出,苏宇喊道:“停!”
豆包有些喘气:“你怎么做到的?”
居然没被影响,苏宇好像也没用规则之力抵御啊,何况,他现在也没什么规则之力。
苏宇却是笑了!
“有些懂了!”
他看向万天圣,这个话题,他其实和万天圣以前讨论过。
而万天圣也看向苏宇,微微点头:“意志干扰!”
苏宇也点头,笑道:“是意志干扰,或者说……幻境!”
万天圣再次点头:“是的,我也这么猜测!时光一道,不是速度之道,那大概率就是幻境了!一种类似于自我催眠的手段……”
他见众人看来,解释道:“当初,我和宇皇讨论过,穿梭时光,回到过去,回到某个节点,其实都是一种意志力的干扰手段!比如豆包之前借力文王,是因为意志力太强,穿越了一些时空屏障,在某个节点留下了一些强烈的意志呼唤……让文王产生了一种心血来潮感。”
“算是一种预判,在某处,留下了一股力量,多年后被豆包借走了!”
“而此刻,豆包的时光逆转,其实是一种幻境干扰……一种意志上的扰乱,让你觉得,你自己被干扰了,被逆转了……具备强烈的催眠效果!”
豆包愣了一下,那边,光球天灭都听懂了,忽然哈哈笑道:“你的意思是,豆包其实就是个催眠的,它其实不是什么逆转时光的强者?”
豆包也沮丧无比,不会吧?
万天圣笑道:“你大体上说的不错,但是……强者还是强者,催眠,那也是强者!强的地方不在于催眠,而是在于意志上的直接作用,让你意志相信这一切!”
“所以豆包哪怕对付鸿蒙道友,鸿蒙也会觉得,他回到了过去,境界跌落……”
苏宇总结道:“总的来说,我觉得还是可以当成幻境来解释!给敌人制造幻觉,让他不得不去相信,我被逆转到了过去,豆包的规则之力,具备强烈的引导性质,当它的规则之力,接触我的瞬间,我会产生一种感觉……我要回到过去了,我要被逆转了,我要跌落境界了……”
至于第二次,苏宇没受到影响,那是他意志力强大,自己坚信,所以没受到太大的影响。
此刻,豆包沮丧道:“那我就是个催眠制造幻境的吗?”
我是可以逆转时光的强者啊!
苏宇笑道:“这道,不弱!我倒是觉得,很厉害!任何大道,都很厉害!逆转时光也好,幻境催眠也好,其实本质上我觉得差别不大!”
他看向豆包:“豆包前辈,可以在这方面多想想!大道本质,其实一样!时光逆转,就比这道要强大?那也不见得!”
“……”
豆包还是沮丧。
而苏宇又笑道:“豆包前辈,多想想吧,我觉得,这比时光逆转要厉害,我的第一枚神文,也具备幻境效果,对我帮助很大!”
“何况,你这种不是单纯的幻境,还夹杂着一种意志上的催眠,简直就是神搭配!”
苏宇笑道:“不信,你现在转换一下你的固有思路,不要想着催眠人回到过去……你想着,天灭是条狗,用规则之力对付他,他哪怕知道被催眠了,可能也会觉得自己是条狗……”
“真的?”
豆包意外,可以吗?
而天灭化身的光球,瞬间遁逃!
然而,他哪有豆包快,一眨眼,他被豆包拦住了,豆包规则之力瞬间爆发,带着强烈的呼唤之意,“你是狗,你是狗!”
天灭光团剧烈挣扎!
可是,没用。
过了一会,光团中,天灭的虚影好像改变了形状,渐渐地,化出一条和小白狗差不多的小狗虚影,眼神还带着一些茫然。
很快,天灭晃了晃脑袋,好像还在迷茫。
“天灭,你是什么种族的?”
苏宇问了一句。
天灭扭头,迟疑了一下,有些挣扎,很快还是道:“狗族,怎么了?宇皇难道忘了?”
“……”
四周,一群光团都是一震!
艹!
什么鬼?
而天灭,有些不太自在的样子,摇了摇尾巴,又有些迷茫,很快,看向豆包:“豆包,你刚刚对我干嘛了?”
“……”
豆包也愣住了,很快,撤回了规则之力。
而天灭,渐渐地,消除了规则之力的影响,下一刻,忽然惨叫一声:“艹,我不是狗,我不是!”
众人心悸!
纷纷看向豆包,而豆包,也整个眼睛都是茫然之色,这是它第一次如此尝试。
在它的固有印象中,它就是时光逆转一道的强者!
为何……不是时光逆转?
苏宇和万天圣却是不意外,时光逆转,他们早就说过,当日万天圣在古城教苏宇规则之力的时候,就提过,时间是唯一,其他一切和时光有关的,其实都是一种意志上的干扰或者速度上的错觉。
此刻,苏宇笑了,“豆包前辈,接下来,你在这上面多上心!天灭现在重伤,本就不强,你干扰他很简单,但是干扰天王就难了!你若是干扰一位日月,你说他是你孙子,他都能当真!”
主要是豆包太强,但是干扰同层次的存在,难度就大了。
苏宇眼神变幻道:“豆包前辈,这道好啊!”
豆包有些沮丧:“好吗?感觉……没什么用啊!”
苏宇笑了,这些老家伙,思想有些僵化啊:“豆包前辈,你错了,在我看来,你的道开发到了极致,厉害无比!比如,大战当场,你干扰一些弱者,弱小的合道,给他们灌输一个理念……你们都是我的分身,或者是我方间谍,现在该拨乱反正了……也许会让合道反叛!”
網遊之瞬殺天下
苏宇眼神发亮道:“这其实也是一种控制之道,很厉害的!当然,在同层次当中,未必是顶级的,但是对弱于前辈的,我觉得,反而比什么肉身道,战者道,要强大千万倍!”
“前辈若是到了天王,也许天王之下,都可以控制!大道干扰他们,我觉得比忍耐一道都要厉害许多!忍耐一道,只是让他们忍!”
“可前辈这道,可以让他们背叛原来的主人!”
苏宇眼神越来越亮了,“豆包前辈,你要多开发一下,要发散思维,现在的你,光想着让他们逆转到了过去……过去,会让他们实力衰弱,这其实不是个好选择!”
“你可以让他们想着背叛……当然,这种会让他们产生剧烈的抵抗,但是,你可以让他们产生错觉,比如说,你让天灭觉得他是一棵树,不会动的那种……”
豆包迅速朝天灭动用规则之力!
天灭疯狂逃窜,嗷嗷直叫:“不要拿我试验,换星宏啊!”
可是,他重伤之下,如何能躲过豆包?
下一刻,天灭的光团,忽然化为一棵树,树上,好像还有天灭的脸,带着一些茫然,“我是一棵树,我不能动!”
“……”
众人不寒而栗!
这也行?
豆包也愣住了,忽然,眼神雪亮起来,下一刻,天灭化为一条鱼,“我是一条鱼,人人都能吃!”
暗黑大宋
又接着,他化为一个小毛球,“我是噬神族,我可以吞噬天地……豆包是我大爷!”
“……”
众人看向豆包,豆包却是玩的不亦乐乎,有些雀跃,有些欢喜,有些兴奋。
这……好好玩!
感觉比时光逆转好玩多了!
意志上的强烈干扰,让天灭这种比它弱的,根本无法反抗!
下一刻,豆包丢下了天灭,兴奋无比,忽然看向老乌龟,一股强悍的规则之力席卷而去,老乌龟急忙避开,豆包喊道:“给我试试……”
“滚!”
老乌龟都有些不寒而栗,滚开。
你他么的,你要干嘛?
“老乌龟,玩玩啊,我看看,你能不能变成母乌龟……”
“……”
去你的!
而远处,天灭清醒了,清醒之后,没了大道干扰,他其实一切都记得,此刻,那叫一个悲愤欲绝!
混蛋!
欺人太甚!
豆包,我迟早打爆你……打不过你,我去打你儿子去!
对,打那个小毛球去!
而苏宇,此刻露出笑容,看向豆包,没管它和老乌龟的一追一逃,看向万天圣,笑道:“府长,豆包……我觉得可能快到天王了!”
万天圣点头,也笑了:“豆包对大道感悟不是太强,或者说,对大道本质了解的不多。靠蛮干,耗费这么多年,都能达到顶级合道的地步,如今,明悟大道本质,虽然不是自己明悟的,但是按部就班,应该也很快能抵达天王境了!”
陰差陽錯 倪匡
一旁,命皇真的有些感慨:“这是天赋,羡慕不来!像我,其实对大道感悟不低,然而……天赋在这!豆包,硬生生靠着错误的大道理解,居然能跨入顶级合道……这……这都可以开出新道来了!”
没法说!
真的是羡慕不了,这就是天赋,这就是资质。
大道之灵!
而那边,炊饼眼巴巴地看着苏宇,苏宇笑了:“炊饼前辈,我倒是觉得,真可能是吞噬之道!并非弄错了,因为前辈的道,相当简单,我对吞噬一道也有些了解,前辈的道,我觉得还是感悟正确的!”
豆包的道,有些复杂。
炊饼,还真没那么复杂。
而炊饼,却是极其沮丧:“那么说,我不能和当家的一样,随便玩了?”
豆包的道,太好玩了!
可以让人变成狗,变成树,变成鱼,真好玩!
苏宇笑了:“吞噬一道,也很强大!九月也是吞噬一道,我觉得二位可以多探讨一下。”
解决这几位的问题,苏宇又看向其他人:“目前来看,大家恢复起来,问题都不大!稍微等我一段时间,我筹备一下,另外……我可能准备开道了!是开道之前挖洞,还是开道之后,这个要看文明志的情况……”
苏宇笑道:“开道之后还是之前,都没太大差别,不过我尽量在开道之前挖洞!”
命皇迟疑道:“宇皇还是开了道之后来吧,更安全一些。”
苏宇摇头:“不,先挖洞,这样,大家会强化大道,实力提升,再恢复肉身!而我开道……我会从混沌中开道,混沌化万道,那时候,我会邀请大家来观道!”
观道!
命皇心中一惊!
苏宇……要给大家观道?
观一位开天者开道吗?
苏宇……算是开天者吗?
这一刻,命皇无数念头泛现,而其他人,有些理解,有些不理解,而蓝天,也迅速出现,带着一些凝重:“你要单独开道,还是在时光长河中开道?”
“单独,混沌中开道!”
蓝天皱眉:“如今,哪还有混沌?”
苏宇笑道:“非界所在,皆是混沌!死灵界域之下,上界之上,混沌山中,无尽虚空……都是混沌!时光长河、死灵大道、人皇大道之外,皆是混沌!”
“混沌化万道,万道化混沌……诸位,你们若是能抓住这两次机会,好好梳理一下自己的大道,也许……都会有一些收获!”
苏宇忽然有些狂傲:“我苏宇,纵然不如时光之主,死灵之主,也不如人皇,可在当今,我苏宇也许是唯一一位愿意自我开天者!”
开天!
他要开天,再开一天,如人皇一样!
哪怕开的没人皇的强,没人皇的大,但是,他也愿意开一下试试!
当年的时光师,好像没有选择开天,而是一直保持伪道状态,苏宇不太清楚时光师的想法,也许……是觉得完善了时光册之后,再去开天!
但是苏宇觉得,不需要等太久!
时光师的野心很大,时光册先养道,养的强了,再去开天,可能成就更大。
可是,苏宇现在等不及了!
先开了再说,哪怕开出来的道,弱小无比,那也是开天之道!
这世界上,开天者几人?
时光之主,死灵之主,人皇,目前就这三位,文王……开天了吗?
不好说!
最強冥咒師
文王放弃了笔道,也许也选择了去开天,但是文王的天,开在哪?
这个不知道!
开到了什么地步?
苏宇也不清楚!
还有人祖,肉身道,真是人祖唯一的大道吗?
这个也不好说,也许人祖早就放弃了肉身道,选择了另外开天,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这群人,也许都是开天者。
而观摩开天,哪怕苏宇开的再弱,那也是开天者,换在过去,规则之主都没这个机会去观摩!
而今,苏宇却是愿意给人去看!
看了又如何?
苏宇笑道:“诸位也都准备一下吧,等我确定了,到底我这边会来多少人,两次机会,希望大家都不会错过,还有人皇的大道图,也许……算是三次机会!希望一些人,能抓住这次机会!”
这样的机会,太难得了。
苏宇对大道的感悟,人皇对大道的感悟,挖掘时光长河,梳理万道的感悟……
重生香江之傳奇人生
烽靈天下
这一切的一切,在任何一个时代,也许都是顶级强者们梦寐以求的机会。
这一刻,命皇也有些战栗。
开天!
苏宇想开天!
在这个时期,他选择了放弃在时光长河上开道!
此刻,命皇一声低叹:“宇皇……雄心万丈,无命叹服!”
苏宇却是摇头:“不是雄心,只是借鉴前人!当我看到一位位绝世强者,选择了自我开道,选择了另开一天……我就知道,这才是大道归途!”
苏宇轻笑道:“时光之主,为我们开启了这新天地,后来者,都是为了超越前人,而非故步自封的!当然,也许会失败……人皇都中断了开天之道,此道极难……”
苏宇看向他:“你知道开天的意思?”
命皇点头,叹息一声:“知道!当年,我族先祖就说过,这世间,有几人,是我们永远无法超越的!他们将自己的传奇,烙印在了这世界的任何角落……你永远不会忘记他们!哪怕千万年后,你遗忘了所有人,当你站在一定的高度,你就会看到他们,仰望他们!”
他带着一些羡慕,一些憧憬:“那些人,哪怕死了,哪怕陨落亿万年,庸者不配知道,而传奇,才能看到传奇!”
这也是当日苏宇的心思。
他当日,想到的是死灵之主,哪怕他真的陨落了,真的死了。
只要后人能看透大道本质,就该知道,死灵之主有多伟大,多传奇!
若是后人看到了人皇大道,就会明白,有多遗憾!
他们一定和自己一样,迫不及待地去了解这些人的过去,了解他们得传奇。
人皇为何会开道失败?
如今,苏宇他们还知道,无数岁月之后,也许大家就忘了,但是,有一天,有人看到了那半成的大道,一定会充满了好奇。
这样一位开天者,为何开到一半,选择了放弃?
那又是怎样一个传奇的故事?
一定会感兴趣的!
就如苏宇,其实对时光之主,死灵之主他们就极其感兴趣,哪怕他们并未出现过,哪怕……也许早已陨落千万年!
这就是苏宇他们对传奇的向往!
古来圣贤皆寂寞,寂寞的不是圣贤,而是圣贤之后无圣贤,无人能懂,无人能知,你不配去知道他们!
而那些圣贤,显然也不会在意,你们这群庸人能否知道他们。
传奇,只会在乎传奇!
苏宇抬头看天,看向时光大道,一时间,忽然有些心潮澎湃,我想开道了!
笔道再强,那也不是我要走的路!
这个时代,需要有人来见证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