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un16熱門言情小說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討論-第五百三十六章 變成煙花的媽媽展示-wixd9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小說推薦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孟超说完。
地下空间迎来死一般的沉默。
良久,白珊幽幽叹息一声,苦笑道:“如果我不向你出手就好了,那你就抓不住我的把柄。”
西界封神
“不可能的。”
鏡花緣
孟超说,“如果我毫发无损的话,你权衡利弊之下,或许会选择按兵不动,继续隐忍。
“但我精心伪装出了奄奄一息,仿佛一刀就能插死的样子,你怎么忍得住如此之大的诱惑?
浮生幾重戀
“要知道,你根本不清楚木莲小姐究竟和我说了什么,而万一被我撞见野狼,又会和他说什么。
“在这种情况下,最保险,似乎也最方便的选择,就是杀人灭口。”
“的确,我只能杀人灭口,但我不该自作聪明,和野狼说我亲眼看到你杀死了木莲小姐。”
白珊想了想,道,“如果我把话说得模棱两可一些,或许都没这么快露出马脚。”
“这也不可能,如果你不是亲眼见到我杀死木莲小姐的话,有什么必要紧追不舍,痛下杀手呢?”
孟超道,“假设你只是无意间撞见我在地底鬼鬼祟祟干见不得人的勾当,你应该将我生擒活捉,拷问出包括木莲小姐的下落在内的大量情报,而不是招招夺命的下死手。
“放心吧,每一个细节我都考虑到了,这件事,你是无论如何都解释不清楚的。”
“……”
白珊长叹一声,苦笑起来,“孟超啊孟超,真不愧是最近两年外面风头最劲的超凡者,难怪那些人告诉我,这次深入麻风村捣毁神变胶囊炼制工厂的猎杀小队,境界最高的是‘食人鲨’周冲,但最难缠的,搞不好是你这个初入天境的家伙,让我千万不要小觑你,万一见到你,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将你杀死。
“我照做了ꓹ 没想到,还是着了你的道。”
孟超目光炯炯道:“你这是承认自己勾结外面来的悍匪——那些炼制神变胶囊ꓹ 并伪装成龙城秘警的家伙?”
“事已至此,我承不承认,重要吗?”白珊凄然一笑。
“为什么?”
野狼的两颗眼球ꓹ 简直要变成两块烧红的晶石,他重重跨出一步ꓹ 咬牙切齿道,“白珊ꓹ 为什么要背叛我ꓹ 背叛野狼帮,背叛整个麻风村?你知不知道,那些悍匪的身后,极可能隐藏着怪兽的影子!”
“一开始,不知道。”
白珊幽幽道,“后来猜到了,但是ꓹ 无所谓了。”
“无所谓?”
野狼怒极反笑,“白珊ꓹ 我们明明认识了几十年ꓹ 但我却像是此时此刻才第一次真正看清你ꓹ 原来在你心中ꓹ 充当怪兽的爪牙,是一件无所谓的事情么?”
“那你们来告诉我——”
白珊如一具行尸走肉般平静道ꓹ “为什么ꓹ 我们不能充当怪兽的爪牙?就算真的被怪兽彻底占领龙城ꓹ 又有什么所谓呢?”
“怪兽是要吃人的,一旦被怪兽彻底占领龙城ꓹ 就会把所有人类统统吃掉,难道这样都无所谓么?”孟超忍不住大声道。
他实在无法理解白珊的思考回路。
醜妃媚傾城
还是说,妖神“漩涡”的心灵秘法,已经高明到了这种程度,能在完美保持表面平静和正常的前提下,将人的逻辑思维,彻底扭曲和粉碎掉?
“是啊,怪兽是要吃人的,被长满獠牙的血盆大口吞噬,血肉和骨骼统统磨个粉碎,这种死法,想必不怎么美妙。”
白珊笑了笑,幽深的目光投向野狼,忽然问了一个貌似不相干的问题,“野狼,还记得我妈吗?”
野狼,张铁,孟超,阿吉,木莲小姐,野狼帮众,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白珊满脸茫然,目光失焦,仿佛穿越时空,迷失在久远的回忆中,她喃喃道,“我妈和麻风村里大部分人的爸爸妈妈一样,都在炼制特种武器的地下作坊里工作,每天和高辐射、高污染、高毒素的怪兽以及晶石材料打交道。
“因为我们的眉心,天然生长着第三只眼睛,可以看到正常人看不到的光线和颜色,能一眼分辨出各种不同怪兽体液的微妙差异,并筛选出最强效的酸液和毒液。
“所以,妈妈被分配到淬毒车间工作,她的任务,就是将怪兽的剧毒体液,细细涂抹到武器弹药上镌刻出来的符文凹槽里去,确保涂抹均匀,再反复炼制,最大程度增强武器的威力。
“这是一项既危险又痛苦的工作。
“越是强效的毒液和酸液,渗透性越强,无论穿多少层防护服,佩戴多少层手套,毒素都会透过分子间隙,侵入妈妈的血液、肌肉、神经和骨骼里。
“更何况,为了确保淬毒的质量,妈妈必须保证十指的灵活性,那她就不可能佩戴那些防护效果最好,但也最厚实和笨拙的手套。
“有时候,作坊里接到了对质量要求极高的大订单,妈妈甚至不戴手套,绣花一样徒手操作。
“长年累月的辛苦劳作,毒素在妈妈体内不断积累,就像是亿万条小小的蠕虫,把她彻底蛀空掉了。
“妈妈是个沉默寡言的人,或者说,她早已被‘生存’这件事折磨的奄奄一息,根本没有多说话和欢笑的兴趣。
戒愛十八 耽兮
“从我有记忆以来,最常听到妈妈发出的只有三种声音——咳嗽声,呻吟声,以及用拳头敲击关节的‘咚咚’声,哦,是四种,还有关节里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妈妈告诉我,人的关节就好像机械的齿轮一样,倘若生锈不能动弹,找把榔头敲几下,说不定就好了。
“小时候不懂事,我还真以为自己的妈妈是某种机械组成的超人,什么事都能办到。
“很可惜,光是依靠榔头,是没办法彻底除掉铁锈,更不可能令生锈的机械光亮如新的。
“无论妈妈怎么拼命咳嗽、呻吟、用拳头敲击关节,她的身体都无可挽回的,一点点地败坏下去。
“渐渐的,妈妈的牙齿都掉光了,牙髓神经全都暴露在外面,哪怕喝口水都疼得她直掉眼泪。
傾世俏王妃 月玫兒
“后来,妈妈的脊椎骨也不行了,她的腰不断弯下去,每天都多弯几度,从一名高大健美的妇女,变成终日伛偻,如龙虾般的怪物。
蝕婚囚愛:邪肆總裁撩火孽情
“我很害怕这样的妈妈,她却笑着安慰我说没事,还说,现在的样子,反而更方便她伏案工作,继续往更多武器上,涂抹更多毒液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妈妈的眼睛也不行了。
“原本我们的第三只眼,视觉机能是普通人的300%以上,视力、可视范围、分辨颜色的能力,都比很多超凡者还厉害。
“但长期在毒液熏蒸的环境中作业,妈妈的三只眼睛都受到了严重侵蚀,就像是覆盖上了一层惨白的薄膜,看东西越来越模糊,即便在家里走路,也是经常跌跌撞撞,青一块紫一块的。
“偏偏因为她的身体极度虚弱,又得不到足够的食物和药物——那时候,木莲小姐还没长大,没能觉醒神奇的治疗能力,没人能帮妈妈缓解痛苦,淤青总不见好,从青色变成紫色,又从紫色变成黑色,就算她是妈妈,我也觉得她丑陋极了。
奪天
“最终,在妈妈彻底失明的那个早上,她最后一次瞪大了眼睛,胡乱摸索着,艰难抵达她工作了一辈子的地下作坊。
“接下来的事情,不用眼睛也可以办到。
“妈妈找到一整罐用来涂抹刀剑和子弹的怪兽毒液,打开盖子,一饮而尽。
“妈妈就这样死了,和无数承受不住折磨的麻风村民一样,光是在她工作的地下作坊里,那一年,选择和她一样死法的叔叔阿姨,就有六个。
“这实在是一个平淡无奇的故事。
“唯一令我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当我们火化妈妈的时候,发现她的骨骼散发出晶石矿脉般的荧光色,甚至还‘噼啪’作响,爆出五彩缤纷的火星,活着时丑陋的妈妈,死了,倒变成了美丽的烟花。
“原来,各种怪兽体液和晶石粉末中蕴藏的致命元素,早已塞满了妈妈的骨头——用超凡者的术语来说,妈妈得骨头,都称得上是‘灵骨’了吧?哈,哈哈!”
白珊扯动嘴角,发出凄厉的惨笑。
“白珊,我知道你一直因为阿姨的死而痛苦不已,这么多年来,始终都没走出去。”
野狼沉声道,“但这和你沦为怪兽的爪牙,又有什么关系?”
冷酷校草的調皮小妹
“自从妈妈变成烟花,死去的那天起,我就一直在琢磨两个问题。”
白珊的三只眼球都凝固不动,怔怔道,“第一,野狼,你觉得我妈是在地下作坊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被毒素和酸液不断侵蚀,渐渐蛀空血肉、神经、骨骼和五脏六腑,最终活活烂死,这样比较痛苦;还是直接被怪兽一口吃掉比较痛苦?”
“这……”
野狼默然。
“如果,是在几年甚至几十年时间里活活烂死,临死前都没看到自己的孩子们有改变命运的可能,若干年后,照样会步她的后尘,这样比较痛苦的话,那么——”
白珊笑了笑,道,“假设最开始,就有一头怪兽潜入麻风村,把妈妈一口咬死,让她瞬间一了百了,岂不是在帮妈妈解除痛苦?
“果真如此,你说,你们说,我应该憎恨这头怪兽,还是感谢这头怪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