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na9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留裏克的崛起-第479章 留裏克巧對瑞典王卡爾鑒賞-3no70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
阴雨天气终于结束,气温却迟迟没有回升。
留里克惊异地发现,古尔德岛上岸边已经出现薄薄的浮冰,挂在户外的鲜鱼也变得坚硬。
“难道今年是个冷冬?要是湖泊过早封冻,我岂不是走不了?”
阿芙洛拉号缺乏破冰能力,其他货船只能更糟。
太阳出来了,世界开始趋于干冷,浮冰是极为糟糕的预兆,留给罗斯人的时间已经不多。
阿芙洛拉号的优雅魅影出现在梅拉伦集市的码头,她的出现再度引得民众围观。
许多梅拉伦人知道罗斯人的确是攻击古尔德了,只因两个多月前罗斯人便是打着这个旗号征兵。
征讨哥特兰人有着讨伐背盟者的大义,同样的,那些各个家庭的次子三子,他们无权继承家业便铤而走险给罗斯人当佣兵。
他们终究是父母的孩子,那么出征的人们到底怎么样了?
罗斯人应该是赢了,否则那些家伙从哪里搞到大量钱财,居然冒着雨挨家挨户的发钱呢?
梅拉伦的绝大部分的农夫、渔民家庭,几日的阴雨弄得大家叫苦不迭。罗斯人莫名其妙的以夸张的价格买一磅麦子,许多梅拉伦人突然得到十枚银币,幸福来的莫名其妙,他们也不知说什么好。
也有一些死了丈夫的家庭,痛哭的妇女在狂喜中哭得更凶。只因罗斯人派来的使者明确的许诺,是罗斯公爵大人体恤战死的王国战士,会愿意帮助战士的家眷还清债务,以及宜居罗斯安居乐业的许诺。
后面的许诺太过飘渺,前面的许诺,罗斯人可是承诺就在这个月为她们还清债务!
民间的舆论众说纷纭,他们缺乏娱乐便聚在一起嚼舌头。有人说罗斯人慷慨,罗斯公爵是大好人。有人说罗斯人这么做必有不为人知的所图。还有一批人,他们心里痒痒,便是到处观望,所谓罗斯人再度招募佣兵便立刻去报名。
他们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罗斯人真的取得胜利,所以那些胜利后的梅拉伦佣兵,怕是得了好处后永远的为罗斯人办事。果真如此,真不啻为一个好出路。
民众在惊骇中看着罗斯巨船抵港,人们摩肩接踵地观望,接着见到大船放下木板,一众衣着极为整洁一致的人们下了船。
看看他们吧!
傲嬌總裁何棄療
为首的一名战士头顶白熊头,熊的上颌与獠牙为他遮掩阳光。此人披着御寒极佳的白熊皮,皮革之下还是蓝白色调的长衫,牛皮袋扎稳腰,一把剑挂在身上。
此人举着罗斯人的金丝镶边的旗帜,旗顶的狰狞异兽更增加了气势。
一些身份尊贵着被同样着装的战士护卫着。
有人认出了一个传言中的名人,便开始有人兴奋地嚷嚷留里克的名字。
还有的民众,尤其是衣着朴素的妇女ꓹ 她们高举双手感谢罗斯公爵前些天的银币赏赐。
“看来我们的举动大大奏效了,她们是感激的。”留里克随口对古尔德说。
“是啊ꓹ 谁能拒绝钱呢。只是大人,你不要太相信她们受一点小恩惠就跟我们走。”
“我知道。哈哈,只是我很享受这种感觉。聚集而来的是梅拉伦人ꓹ 他们在欢迎我们罗斯人。死了的奥列金活着的时候都享受不到这个。”
奥托全程听者儿子的话,他的心里可是舒坦极了。他非常喜欢这种夹道欢迎的感觉ꓹ 他被罗斯部族的民众爱戴,现在又为人口更多的梅拉伦欢呼。
整个梅拉伦集市陷入欢闹ꓹ 民众聚集而来ꓹ 他们更多抱着一种看热闹的心态来一睹罗斯人的风采,还期待着罗斯人更再给些赏赐。
果不其然,古尔德这位大商人开始动用手段。
古尔德的手段令留里克都始料未及。
大商人的四位随从接下腰间的布袋,开始对着欢迎欢迎的民众大肆撒钱。
这番举动,直接引爆了一场混乱!
“古尔德你在干什么?”留里克大惊失色,只因这些民众在疯狂捡钱。
“哈哈,你瞧他们!哈哈哈……”古尔德觉得撒钱真是有趣极了ꓹ 这举动真是令留里克无语。
撒钱着一直在嚷嚷简单的一句话,并不听地大声重复:“这是罗斯公爵的礼物!”
留里克愣住:“古尔德ꓹ 犯得着这么破费吗?”
“不过是一些铜币。铜币对我们已经不值钱ꓹ 对他们依旧有用。”
“铜币?那好吧……”
留里克不想再说什么ꓹ 毕竟古尔德这么做也是好意。如果仅仅因为一点小恩小惠就背叛自己的部族加入他人ꓹ 那就是纯粹的下贱无底线。
捡钱的梅拉伦民众只是需要钱罢了。
制造一场踩踏事故对谁有利?当然还是罗斯人。
这不,罗斯人的举动快速地传到卡尔的耳朵里。
“罗斯人!”卡尔曾在极度愤怒中对着一个妻妾拼命发泄ꓹ 结果折腾得那女人好几天都站不起来。
现在ꓹ 卡尔涅瘪了一只小金杯。
“罗斯人!你们以为自己的王?留里克ꓹ 你这个崽子居然这么狂妄!你在羞辱我!”
罗斯人就是在彰显霸气,他们的王霸有底气ꓹ 毕竟哥特兰的维斯比大城就是被罗斯军摧毁的。
现在回到故乡,卡尔不能快速组织一只听命于己的精悍私军,那些贪恋权势的大家族又是蠢蠢欲动。内政之事弄得他焦头烂额,现在罗斯人来办大事了。
为了筹集粮食,卡尔自诩做了必要的恶事。他又不是纯粹的傻子,知道此举伤害了民众的感情。然而为了为父报仇的大业,为了维持王者的面子,只能出此下策。
卡尔还能怎么办?只能把愤怒与嫉妒压在心里,把曾经的狂妄封印起来,摆出一副笑脸迎接极度嚣张的罗斯公爵。
树立起来的木墙就好似栅栏,卡尔的宅邸就在这里。
留里克轻轻抬头,示意手下战士不要管忌惮中的把门侍卫,直接以蛮力破门而入。
面对强者,礼节当然是要有的。留里克不觉得今天的卡尔还是什么轻者,他甚至得不到梅拉伦民众的爱戴,只能如乌龟一样缩在壳了。
把门的卫士还想言语两句,就被蛮横的披着熊皮的罗斯人直接推倒,手持的短矛也落在泥地。
木门被轻易地打开,敞开的门恍若是在迎接它真正的主人。
“走吧,爸爸。”留里克随口道。
奥托吃了一惊:“我们这么做是否有些太蛮横了?”
“我看弟弟做的很好。”阿里克趾高气昂地抬起下巴,“卡尔?妄图和我决斗,被我轻易按在地上。我可不承认这种人是王。”
“话是如此。我们还是要更多的利益,以后就需要此人。”留里克再无多言,催促大家进入。
户外的嘈杂实在令坐在黑乎乎内庭里的卡尔如坐针毡。
整整一年前,父亲奥列金在此罗斯的留里克有了首次磋商,一年后留里克又来了。而他卡尔需要为父亲偿还欠下的巨额债务!
借款四百磅银币,为远征的大军填制极为优良的武器,入侵战败了,人员和武器尽数损失。
虽是如此,战败和借款的事实毫无关系,他必须用粮食来支付足额的本金以及100%的利息。
罗斯人踏着趾高气昂的步伐于黑暗中显现,然而最先映入卡尔眼睛的竟是狰狞的熊头。
“啊!熊!熊群!”
卡尔连带着身边的侍从、女奴都被惊得接连后退,惊慌失措的面相被篝火照得清清楚楚。
“怎么?你居然怕熊?”
黑暗中留里克走了出来,如今的他本事个子矮小身形单薄,在一批披着熊皮的战士护卫下,也是显得英气逼人。
“啊,原来是你们。罗斯人……”卡尔呲着牙,急忙坐到原来的皮垫子上,最后扶正自己的金冠。
留里克一众随即坐下,罗斯公爵以及精英贵族尽在于此,可怜的卡尔却只有一人。
可怜的卡尔,事到如今他没有一名幕僚为他撑场子、出谋划策。曾经的那些精锐佣兵头目,全部在战争中丧命,他是纯粹的孤家寡人,只能独自面对咄咄逼人的罗斯人。
卡尔故作强硬:“你们弄得我的集市实在聒噪,我的人告诉我,你们在到处撒钱引来一场混乱。”
“的确如此。”留里克无所谓地耸耸肩:“那又能怎样呢?你这里的律法可曾禁止商人撒钱消遣?”
“你!”卡尔一时无语,他思考了一会儿又嘟囔:“你们既然非常有钱了,何必还向我要粮食?你们明明知道这么做后,我的民众会怨声载道。”
“是吗?你是梅拉伦人的首领,他们生活好不好和我罗斯人有何关系?我只关注麦子。现在,麦子都储备好了吗?”
“麦子?没有!”卡尔赌气式的表示拒绝,就是透过此人的脸,留里克已经猜到他不敢背叛。
阿里克一时看不出这一层,便骤然拔剑:“好啊卡尔!我早就知道你会这么做。那就战争吧,我现在就杀了你。”
“那就砍吧!你杀了我就是杀了王,那些大家族会高兴你这么做,这样他们就能选出新的王。你们弑杀了大王,就是背叛整个瑞典,就像是背盟的哥特兰人。所有部族会联合起来征讨你们!你们以后休想再得到粮食!”
“你以为我不敢?!”阿里克咬紧牙关眼睛瞪大如铜铃,就是持剑的手不停地颤抖,仅仅是颤抖下去。
留里克绷着脸,心里暗骂堂兄怎么如此冲动。奈何自己也是想不到,卡尔居然摆出一副混不吝的姿态。
“我……我们罗斯人,仍旧承认你的王。”留里克竭力保持平静:“就如我堂兄所言,如果你不给我们粮食,结果自然是你的死亡。事实也不仅仅于此,你的背叛将给你的家族带来撤离的毁灭。现在的问题是,谁给我们提供八十万磅麦子,我们就承认谁是王。毕竟那些武器的货款是卖给梅拉伦人,梅拉伦人发动了远征,我们只与信守承诺的人做生意。如果那些大家族愿意,我们大可要求他们选出一个人承认其为王。”
惡魔校草蜜汁愛:萌寵,小青梅 梨萌魚
“荒谬!”
“也不是荒谬。有一个名叫比约恩的人找过我,希望我们承认他的权势。我是拒绝的,因为他许诺的东西太少了,根本不如你的父亲许诺的多。”留里克故意这么说,面目平静仿佛一切都很正常。
可在卡尔听来无异于晴空霹雳!
卡尔如何不知道比约恩?此人看起来毫无野心,不过是那些土地大家族中不太起眼的存在,此人居然萌生了当王的野心?
卡尔咬紧牙关,牙龈都为之出血。
谁是潜在的叛逆?谁在蠢蠢欲动?!卡尔在暴怒中甚至没有考虑这一问题,即罗斯人如何知道这些事?
现在居然是罗斯人指出了梅拉伦人中的幕后黑手。
见得卡尔愤怒得像是鼓气的河豚,留里克依旧面如净水,继续挑拨:“在维斯比,你把战败的责任推到我们罗斯人没有南下支援。这件事非常荒谬!我们击败哥特兰人,就是避免了你们腹背受敌。你们梅拉伦部族人口超过两万!为什么出征的仅有一千五百人?为什么你的私兵倾巢出动?那些坐拥大量田亩的大家族为何是在看戏?他们就是巴不得你的家族战败,然后取代。什么瑞典王国的利益,他们根本没有远大的目标。他们所看重的,仅仅是你家族的田产和奴仆!”
如此一击,卡尔如梦初醒。
一瞬间的事,卡尔突然间不再觉得眼前的留里克面目可憎。倘若不是此人的一番解密,自己至今还是蒙在鼓里,怕是什么时候被反叛的大家族砍杀都不知道。
“正因为你是王,我才告诉你这些事。你与我们之间的恩怨算的了什么?如果让那些家伙得逞,战败的仇恨谁来报复?你记得,你的家族战败了,你统治的合法性饱受争议。你现在任何的抗拒只会带来死亡。我们罗斯人并不想杀你,如果你今天拒绝交出粮食,我只能做一个恶人,再去扶持那个比约恩。”
“好吧!”卡尔不再回避,他的内心防线彻底崩溃。
最危险的敌人竟然不是丹麦人,更也不是罗斯人,居然是部族内部的那些野心家。
已经再无好说的,卡尔声称会立刻带着一众罗斯人抵达自家的粮仓,先是展示巨量的新麦,接着立刻差人搬运。
但留里克的话并没有说完。
“还有一件事。卡尔,梅拉伦部族损失很大,数百名农夫死了,他们出征就是为了胜利后分到战利品偿还自己的欠债。你并没有给予他们任何的抚恤,按照我们习惯的律法,他们的妻儿都将成为你的债务奴隶。”
“不错。你……总不能说这也是错的?”
“的确不是错误,就是对于那些战死的人太过残忍。”
“你想怎样?”
“卖给我。”
提到这件事,卡尔立刻动了心思。他攥着自己的胡须想了想,觉得这里面有利可图。“你是需要那些女人和孩子?还是连带着她们拥有的农田和房子?”
“仅仅是女人和孩子,其他的东西我一概不要。”
“这倒是你的作风。我都知道,你们罗斯人一直在我们的部族弄到奴隶再运走,仿佛挪威人奴隶市场就是为你们所开。你们带走了所有肮脏的乞儿,我和我死去的父亲都是支持的。但是你要带走那些女人和孩子……”
“说出你的条件吧。”
“得加钱。”
卡尔到底回答不出留里克所料:“钱不是问题。我可以按照双倍的奴隶价格,我会直接给予你上好的法兰克银币。”
“全部的债务奴隶,连带着他们所欠下的债务本金和利息。你都会支付?”卡尔已经伸直了脑袋。
“当然。我们有备而来,可是带了大量钱财。”
巴黎聖母院 維克多·雨果
“那就成交吧!”
鬥魔之皓月
维斯比的财富被罗斯人扫荡干净,他们变得非常富有,这一点卡尔非常清楚。他想以王的身份敲诈到一点财富终究是作罢,现在出售债务奴隶居然也成了赚钱的点,实在令他始料未及。
谈判很快有了极佳的结果。
之后的三天时间,四百余名罗斯战士穿戴者华丽英武的衣装登陆梅拉伦集市,以及梅拉伦部族的核心区。
罗斯战士在此耀武扬威,监督着卡尔家的奴隶将大量的满载新燕麦的麻袋运抵码头。
湖面之上长船络绎不绝,它们在拼命运粮食,巨量麦子尽在古尔德岛。
更多的物资运抵岛上,那是大量的蔬菜,主要是洋葱和黄根胡萝卜,以及数量不多的卷心菜。大地主家族的船只也在络绎不绝的向古尔德岛运输,他们卸下粮食第一时间得到足量的好成色银币高高兴兴回家去……
多达五百余人的妇女和孩子,他们便是卡尔家族的全部债务奴隶。罗斯人帮他们还清了债务,以孑然一身的姿态抵达古尔德岛。
联想起多日前罗斯人的许诺,他们本有移民的想法,想不到罗斯人的许诺已经落实。这谈不上幸福,孩子抱紧母亲,对未知的前途一脸茫然。
另有一百余名梅拉伦的男子,他们多是稚嫩的面孔。这些家中的小儿子注定无法继承家业,也难以在部族里娶亲。他们的命运似乎就是给大的家族当佣兵,或是想办法出去闯荡。既然都是做佣兵,罗斯人许诺的佣金更多,这些人便来到了古尔德岛。
时间已经是儒略历的十月的第十四天,湖面上开始出现大面积的浮冰!
我不愛你了
湖泊总体是平静的,才能许可大量薄冰的出现。它已经是极端危险的信号,预示着罗斯人的庞大船队再不撤离就跑不掉了。
返程的时间已经确定,十月的第十六日,计划上必在十月地二十日之前回到罗斯堡。
出发的前一天夜里,整个古尔德岛终于进入安宁中。
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完成了,那些投奔的新佣兵以及买来的债务奴隶,他们和大部分罗斯战士一样,在温暖的所在养精蓄锐。
留里克还在他的女仆贴贴下,捏着一根鱼刺剔着一颗即将掉落的乳牙臼齿。
罗斯人又进口了一批装在橡木桶的麦酒,它们尽数要蒸馏成烈酒。
奥托高兴地喝了几大杯,微醉中突然言辞严厉,指责起儿子的不对。“留里克,你……你不该告诉卡尔有关比约恩的事。”
“难道我做的不对?”
“我觉得太不明智。你说!为……为什么。”
“让他们内斗!让卡尔和比约恩或是别的人内斗。爸爸,我们不需要一个对我们指手画脚的王,强大的梅拉伦部族必须沉沦下去。让那些家族互相指责,而我们只要年年来做生意就行了。只是……”
奥托微醉脑子还算清醒,儿子这番挑拨矛盾的本事他是欣赏的,接着傻傻笑出声:“你还有什么想法?”
花式寵徒之邪帝慢點撩
“今年我们在这片区域破天荒的进口了一百八十万磅麦子,我算了算,足够我们部族不事生产就吃上大半年。”
“这是好事啊。”
“并非好事。这意味着我们会依附于梅拉伦部族的粮食产出,我们的族人会因此真得不事生产。一旦梅拉伦人遭遇天灾,他们闹饥荒我们也要跟着闹饥荒,届时会有很多人生活困难。所以我仍要积极开发东方,今年我们得到了大量人口,明年春季一道,就把他们全部运到东方,赐给他们农具让他们开荒,而我们收取他们上缴的税赋。当我们开垦的土地足够多,就能天天吃到麦子。”
奥托想不了那么多,或者说他还不能联想起留里克勾勒的美妙场面,他仅知道一个词汇形容这等美妙。
“真是太美好了,就像是阿斯加德吗?”
“对,人间的阿斯加德。按照我说的去做,几年后便会实现。”
“那就看你的了。”说吧,一尊伟大的身躯躺倒,接着传来阵阵鼾声。
“好吧!好吧……”留里克有些无语,他轻轻掐着继续委身贴贴的两个斯拉夫女仆:“安娜、贝拉,你们的故乡,未来就是我的人间阿斯加德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