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xdzh人氣都市异能 《天啓預報》-第八百七十三章 沒人這麼瞎讀書-46a78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
出乎预料的,自从度过了一开始最艰难的发育期之后,后续的斗争一路都顺风顺水,简直是碾压。
这种乏善可陈的展开完全出乎了槐诗的预料,他原本都做好了在命运之书里水个十几万字的准备了,结果没想到刷一下的就把前期给跳过去了。
不过这倒也正常。
有大宗师米哈伊尔作为靠山,有永冻炉心从旁辅助,还有大宗师普布留斯的遗骨作为媒触,更不要提自己广阔的门路,以及最重要的,万能的彤姬辅助。
就连裁判都站在我这边的好嘛!
除非遇到大宗师那样的BUG选手才需要掰掰手腕,其他的无氪玩家拿什么跟自己打?
武傲九州 小玄兒
就好像现在一样。
当永冻炉心的大门开启的瞬间,对面炼金术师的脸色就开始迅速变得难看了起来。
原本对比了双方高塔之间的高度差距之后,他还打算咬牙挣扎一下,利用好场地机制未必没有胜机。
鏡仙 這個少年有點騷
可当愤怒化身的眼眸亮着两缕火光从黑暗中走出时,他那一支看起来威风八面的地狱大群就变得颤颤巍巍了起来。
等悲悯化身的白鹿悄无声息的从后面浮现时,最前面的召唤物已经快要站不稳了。
字面意义上的。
在这个忽然间草长莺飞、鸟语花香的战场之上,好像迎来了春天一样,万物生发,草木疯长。
无数妖艳的毒花和恶草散播着不断变化的毒株,绿光所过之处,万物衰朽。
偏偏后面挥舞着巨斧和大剑冲上来的乐园护卫队一个个好像磕了药一样,浑身膨胀,精力充沛,嘴里呼喊着乱七八糟的战吼,狰狞的面目上眼珠子都泛着绿光。
在使用铸造技术迭代过三次之后,这群护卫队已经变成了不折不扣的铁金刚,光是个头最低的都有三米余高。浑身零件更是没一块原装货了,全部都是通过铸造之术活化之后的遗物级装备。
大婚晚 肥媽向
乐园护卫队黄昏之乡典藏版V3.0!
除了数量翻了好几倍,增加了传令官、精英剑士、炮击小队等等分类更加详细了之外,甚至还进化出了新的分支进阶——黄昏骑士。
理论上来说,这是王子麾下保卫王国的骑兵才对。
但不知道为啥,在结合了黄昏之乡的技术之后,就变得有些怪起来了……
因为这群家伙骑不是马,也不是战车,甚至连个带挂斗的摩托都没有,而是巨大又笨重的蒸汽引擎所带动的火车头!
那些蒸汽火车通体漆黑ꓹ 带着古典风格的粗暴之美,底部突出尖锐的撞角ꓹ 被血色侵染成猩红。
精靈之山巔之上 邙月
没有铁轨,机动性却不输于坦克,速度惊人。
最引人注目的是ꓹ 正前方还挂着一张怎么看怎么和友谊的小狗很像的奇怪圆脸,画风诡异的要命。
槐诗总觉得哪里有问题。
但总之变强就对了ꓹ 其他的……没必要在乎太多!
而六辆蒸汽火车头带着突突突的高亢汽笛声闯入战场时,重型火炮抬起ꓹ 缓缓对准了前方的阵列时ꓹ 对面的炼金术师终于在连续的世界观刷新之下遭不住了。
彻底被槐诗如此清奇的画风所折服。
颤抖的小手摘下了眼镜。
“……我、我认输。”
铸日者的御座之上,槐诗耸肩,夸赞:“打得不错。”
伴随着他的话语,悲悯化身的巨鹿从对手的身后浮现,冷淡的瞥了一眼,又无声的消散离去。
于是,在坍塌的高塔之中ꓹ 只剩下了一具瞬间朽坏的枯骨。
消散在风中。
很快,伴随着迷雾轰鸣的声音ꓹ 又有一块崭新的地块拼入了槐诗的领土中。
这一次ꓹ 地块的限制也颇为古怪。
就好像靠近熔炉地块自带高温环境ꓹ 破败的神殿里深渊沉淀的浓度惊人一样。
因为普布留斯的造神秘仪所带来的干涉ꓹ 如今的赫利俄斯全面地狱化,所形成的地块中也或多或少的都带着一些负面效果。
其形成的原因往往都和地块本身的畸变有关。
同时ꓹ 这也会对战斗的胜负造成巨大影响。
在这之前ꓹ 槐诗在神前对决中的唯一一次败北ꓹ 就是在同其他人争夺赫利俄斯的广播中心的时候。
可以说一头栽进了阴沟里,爬都爬不出来。
因为那一块地的限制是……禁止唱歌!
步步逼婚,早安老婆大人
甚至禁止一切有节奏、可以称得上是旋律的声音出现!
对于其他人来说完全无足轻重的限制ꓹ 可对于槐诗这种灾厄乐师来说,简直就是最绝望的灾难,早已经融入了本能的演奏法在瞬间带来了暴毙的危机。
每一次心跳和每一次呼吸,都是死亡的倒计时。
籃壇狂鋒
往日全境独树一帜的成名技艺竟然变成了招致败亡的原因,让槐诗一口老血卡在喉咙里吐不出来。
这他娘的就不是一般的离谱!
而现在,他终于看到了一个更离谱的制约……
——此处,禁止饮酒!
“这是搞咩啊?”
槐诗挠头:“在怪梦里抓人上门吊丧就算了,还不让唱歌不让喝酒……这是强制让人守孝的节奏么?”
“正常操作,正常操作~”
彤姬的嘲弄的声音传来:“普布留斯造神秘仪的本质,是试图追溯赫利俄斯上的旧时光,逆转神的死亡,化为神的诞生。
皇帝死了都要天下缟素呢,如果神死了只是不让人唱歌喝酒的话,凡人们恐怕做梦都能笑醒吧?
赫利俄斯本身就曾经是神明的领地,在结合了神明死亡的异象之后,出现这样的制约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要我说,你这一次简直中了大奖了,赶快检查一下,还有没有啥能用的。”
“能用的?”
槐诗抬起头,环顾四周。
无数筒状物一样的巨釜从其中林立,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酸味和腐烂的气息。有很多巨釜的已经裂开了,从其中泄露出各色古怪的液体。
而地上狼藉的尸骸早已经被腐蚀成了枯骨。
他行走在其中,分辨着那些仪器和溶液的作用:储存、沉化、过滤和筛取……
这里是赫利俄斯的炼金材料预处理中心之一!
作用是对绝大多数液体材料进行初步的加工分解和储存。
在经历过动乱之后,依旧有绝大部分仪器在继续运行着。
但和其中真正重要的相比,这些也只不过是无足轻重的东西罢了。
此刻,就在处理中心的正中央,那一座宛如湖泊一般的深邃水池依旧在巨大的摆臂之下无休止的搅动着,从其中源源不断的萃取出各种来自深渊的精髓……
层层筛取之下,那些涌动的奔流通过四通八达的网络,向着四周的巨釜中汇集而去。
錦繡紅顏亂江山 似水涵
当庞大的秘仪运转,几道支流交汇时,无需熔炉的淬炼,便可以形成各种繁复的药剂。
这简直就像是聚宝盆一样的炼金生产线!
现境无比珍贵的银血药剂,在这里,几乎汇聚成河流,倒都倒不完。更上一层的古老者之血在这里堆积如山。
朱門繼室
而最终,经过层层处理混合和萃取之后,无数支流的涟漪碰撞中,便会有一丝一缕的银白色雾气升腾而起,汇集在正中央的大瓮里。
槐诗走在旁边,低头俯瞰,大瓮里银色的泉水平滑如镜,倒映出他呆滞的面孔。
他下意识的伸手,可即将触碰到水面的时候又触电一样的缩回,从旁边的架子上摘下了一柄嵌着珠宝钻石的长勺,小心翼翼的舀起了一点,凑到面前。
再三仔细的确认。
深吸了一口气。
殤魂曲
瞬息间,精神一振。
当他倒了两滴到手上之后,就感觉到一阵暖流扩散在身体里,融入灵魂之中,奇妙的香味萦绕在鼻尖,令人心醉神迷,脸颊发红。
源质补给!
这大瓮里,竟然全部都是不逊色于天文会独家补给的液态源质!
只是小勺中的几滴,就令槐诗之前因为铸造而匮乏的源质补充完毕,甚至还尤有富余,令他陷入了古怪的亢奋状态。
精力充沛到想要立刻脱了衣服去雪地里拉着雪橇跑两圈……
他下意识的拉了一下领口,喘息着,察觉到自身的异状:以他的抗性,竟然出现了些微凝固的征兆?
虽然细微无比,但依旧在大司命的圣痕映照之下却无比醒目。
哪怕是以槐诗的毒抗都会出现异常,如果是常人的话,恐怕只要一滴,就立刻畸变了吧?
“这是什么?”
他再度端起勺子,难以置信。
“能够补益灵魂,却又引人堕落的甘甜美味还能是什么?当然是‘神酒’啊!”彤姬吹了声口哨,愉快的感慨:“这波血赚啊,槐诗!”
“这里是狄俄倪索斯的圣所。“
她说,”曾经赫利俄斯上用来祭祀酒神的地方!”
作为奥林匹斯众神最后的领地,赫利俄斯之上各种地方都同诸神有所对应。
结合了普布留斯的造神秘仪之后,此处几乎等同于酒神的圣殿,一切造物自然也得到了狄俄倪索斯的祝福。
广播中心里的那点缪斯神性和它提鞋都不配。
好歹是曾经同阿波罗齐名的奥林匹斯十二主神之一,身份摆在那里,酒神狄俄倪索斯的威权虽然不如自己的兄弟姐妹们那样威风八面,但同样不可或缺。
而且,他是属于深藏不露,咬人的狗不叫的那种……
希腊人将他视作狂欢和喜乐的主宰,因为他是所有生者灵魂的引导者,只需一念就能让人进入天国或落入地狱。
可以使人从苦痛中解脱,也可以让人沉醉于堕落的快感,直至罪孽深重,无可挽回。
只是此处的一份神酒,就体现出了其升华和凝固的双重属性。
更不用说,这还只是原材料,再度加工之后还可以发掘出的种种妙用,简直万灵万能。
只可惜,如今却变得自带凝固诅咒。
只是看起来很美。
恐怕在赫利俄斯的异常得到解决之前,都只能倒进黄昏骑士的火车内燃机里,都能当做强效燃料来用了!
就在槐诗惋惜的时候。
身旁……
传来了吸溜得声音?
当他愕然回头的时候,就看到,池子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进去了半截骷髅。
“哇,竟然这么多酒!”
某个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喝啥的憨批抬起眼睛,双眼闪闪发光:“好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