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30e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起點-Turn116.約會、衣裝與嫌疑人讀書-hyobq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的确很古怪。
漆原推着同样心事重重的林檎离开。
哪怕离开了那个距离白色影子最近的橱窗,哪怕他很清楚,只要有人盯着自己,那么那个白色的影子就绝对不会动手。
越多人越好,但是这个“人”,他本能的不希望这个女孩是其中之一。
明明生存才是自己必要的条件,明明自己只是想享受一下人类的生活,在死亡降临之前,享受越多,自己就越赚……
原本应该是这样,但是在遇到这个女孩之后,自己的想法就改变了。
从改变自己的命运,到改变这个可怜的女孩的命运,期间漆原自己真正的想法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也许从来都没有变过?
漆原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随后连忙摇摇头,不可能的,我不是漆原,那还能是谁?
“到了到了!”就在这时,轮椅上的女孩高声喊道。
漆原抬起头,果然,商业街已经到了,但是他随后就注意到了另外一件事,身旁那个一直都在响着的嗡鸣声已经不见了。
刚刚还以为是自己习惯而带来的错觉,但是此刻,仔细感受一下,耳边一片清净。
已经渐渐进入冬日,有些冷的天气却阻挡不住人们对逛街的热情,商业街这里到处是人,却比刚刚传来的嗡鸣声要安静许多。
街边那个贩卖热狗的小摊香肠在铁板上滋滋作响的声音自己也能很清楚的听到。
閃婚總裁契約妻 拈花拂柳
广场上那个喂鸽子的人也给自己一种安心的感觉。
心有余悸的朝身旁的橱窗看了一眼,果然,那个白色的影子已经消失了。
这个是自己可以安心逛街的意思吗?
还是因为人太多了,那个白色的怪物已经放弃对自己下手了?
不过无论如何,既然怪物消失了,至少这一段时间漆原觉得可以暂时享受一会儿……
“漆原,漆原?又在想什么呢?”林檎转过头来问道。
“额不,没什么……”漆原看了眼商场的宣传单,“要直接去三楼吗?”
一楼是商业区,美食城,除了食物之外还是食物,价格公道,不过也正因为如此ꓹ 大部分时间不充裕的人都习惯来这里吃正餐,即便这里卖的只有零食……
这里的生意还算不错。
二楼是男装ꓹ 包括休闲装与西装,不分跨度,漆原本能的觉得林檎应该对那里不感兴趣。
三楼才是女装……
真是奇怪ꓹ 在一楼摆摊就不怕楼上的衣服会沾到食物的味道吗?还是说这个商业街的主人对自己家楼层的排风设施非常自信?
“去二楼!”林檎毫不犹豫的下达了指令。
“诶?”
“逛街嘛,出来玩总要逛个尽兴啊!”林檎眼中闪烁着兴奋的火花ꓹ “一层一层逛过去吧!”
“嘛……你开心就好。”漆原在心里无奈的笑了笑。
就在这时,热狗摊的餐桌前ꓹ playmaker藤木游作正在与他的AI助手艾进行深切的讨论。
“你刚刚说有一阵很强的电子界波动朝这边走来了?”
“是啊!对方就像是毫不掩饰的挑衅一样ꓹ ”艾四处警觉的打量,“不是伊格尼斯,也不像是电子界的造物……因为走得很慢所以我一开始觉得没什么,但是直到我感觉那是朝我们走来的,所以就留意起来了,但是现在那感觉又消失了!”
“……”游作盯着艾默不作声。
“干什么!?你以为我在说谎吗?”
浮色
“没有。”游作缓缓的摇头。
“你刚刚那个表情明明就是再说没错!”
“不,我觉得你说的没错ꓹ ”游作看着那个电子界波动传来的方向,“因为我也感觉到了。”
游作四处张望ꓹ 在看到不远处喂着鸽子的家伙时ꓹ 一愣ꓹ 才恍然间想到这个知道自己真实身份的家伙已经很久没出现了。
要不要去打个招呼?
不远处ꓹ 正在喂鸽子的游昊之抬起头,看着缓缓推着轮椅上的女孩一起进入商场的漆原ꓹ 默不作声。
稻草人的猎杀行动不急在一时。
并非是因为漆原和人类的关系好……哪怕自己第一个猎杀的猎物ꓹ 也同样将他们自己当成是人类。
现在说因为对方将自己是做人类并且对人类友善而放过他们是不是太晚了些?
游昊之猎杀他们ꓹ 完全不是因为他们是人类之外的物种这种外在关系。
自己的猎杀行为,是为了控制那些怪物转生的人的信息ꓹ 防止他们将link vrains或是其他虚拟联网世界与自身“现实”世界的实际对等关系传播出去。
而如果自己毫无顾忌的对他们进行猎杀,那么游昊之的猎杀行动反而失去了意义。
游昊之这么想着,几只鸽子感受到了不安,飞了下去,却又舍不得鸽粮,在身边徘徊不前。
游昊之见状笑了,又抓起了一把鸽粮,朝着鸽子们摊开了手。
鸽子们禁不住鸽粮的诱惑,又纷纷扑到了游昊之手上啄食着,在游昊之手臂上抓出道道红痕。
游昊之抓住了其中一只,轻轻抚摸着。
嗯,甚是肥硕,若是能用来炖汤红烧的话……
那只鸽子惊慌失措的扑腾着翅膀,然而当游昊之又抓起一把鸽粮放到它面前的时候,它又不再惊慌,继续啄食。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所幸游昊之并没有住的地方,自然也用不着吃广场上的鸽子。
“说起来,管家老爷子的保密工作做的不错啊。”
自己出现在现实世界,直到现在都没有受到一丁点打扰。
带恶人就这么想着的时候,忽然间,他看到藤木游作朝这边走了过来。
啊对了,还有这个家伙,playmaker……
书上说过,男人面对逛街的压力,就像是警察面对数十个持械歹徒一样,控制情绪的不只是有思想,还有控制这些情绪的器官。
在进入二楼的一瞬间,压力扑面而来。
而漆原也似乎看到了林檎那满是期待的目光。
“给你买一件衣服吧!”
更大的压力扑面而来,漆原顿时感觉书上写的完全是谬误。
这个压力明明大得多。
“我……大概率是用不着的,衣服的话我还有……”漆原连连拒绝,同时他的脑海中回想起了真正的漆原是怎样的一个人。
春夏秋冬其实都穿得差不多,衣服买三四件够了,冬天只穿两套,轮番倒换着洗,每件可以穿四五天,之后换另一件洗干净晾好的。
夏天需要换得勤一些,大概四件吧,攒够两件之后,去楼下的自动洗衣机店里洗。
放进去只要等待一会儿就干净了……
投币式洗衣机真是最伟大的发明。
武道天才
买衣服的话就更简单了,有空的话可以去商场逛逛,找一家售价最低还正在打折的,逛不了五分钟就决定好要买哪一件,然后十分钟,付钱走人,干脆利落。
实在不愿意出去或是没空的话,那就在网上购物,也不需要等多少天,收货地址可以写公司,忘记了还能在公司放几天,想起来或是被人提醒再去取。
春夏秋冬都可以凑合,哪怕气候变得太快,只要再在外面套一件,就能夏装变秋装……
二次元黃毛系統
总而言之,依川漆原就是一个在穿着上不拘小节的人,而占据了依川漆原身体的数据垃圾,本着垃圾们的实用主义精神,也原本决定好要继承与发扬依川漆原懒蛋的精神。
但是今天却不行了。
林檎大小姐说要给漆原买衣服,于是漆原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从本质上来说,无论是以前的漆原还是现在的漆原,都一致认为衣服只有保暖和遮挡的功效,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作用,哪怕泳装也是如此。
于是,西装在他的眼中,就成了废品中的废品,他的出租房里的确是有一件西装,不过是最廉价的那种,在通过了SOL公司的面试之后就一直被扔在衣柜的角落里吃灰。
浪费是不对的,金蝉子就是因为浪费了一粒米而被贬到了凡间成了唐僧。
而现在,林檎大小姐竟然在为他悉心挑选着昂贵的西装,其上面的价格,只要看一眼,仿佛都是天大的罪过。
好浪费啊,有什么不同呢?
漆原喃喃自语。
而从林檎那里得到答案是“人靠衣装马靠鞍”这样模棱两可的答案。
廉价西装和高档西装都是西装,没有什么不同吧?哪怕是相同价格的西装,当初面试的时候也有不少人刷下来了。
大概西装是不顶什么用的罢,或许靠的还是西装上面那张脸以及身高,毕竟这是个看脸的世界。
依川·鲁迅·漆原如是想道。
然而林檎大小姐需要的不是一个会自主思考的漆原,而是一个负责当衣服架子的漆原。
林檎用自称那“连老爸都会佩服”的独到眼光挑出一件西装,然后强制塞给漆原,一脸期待的:“快试试看!”
售货员小姐也盯着漆原上下打量,觉得这个大男孩貌似还挺好看的,没准挺适合西装,就是头发有些乱糟糟的像是鸡窝。
“您一定很合适这件衣服,女朋友的眼光很不错……”
“是吧是吧?我的眼光可是经过两人以上认可的!”
虽说两个人只有她已经去世的父母,而且得不到任何验证。
耐不住软磨硬泡的漆原无奈之下只好拿着西装走入了试衣间,但说不准漆原是受不了售货员小姐姐那打量动物一样的古怪目光。
“你的男朋友还是挺帅的,一定很适合这间西装!”直到漆原走入换衣间之后,售货员小姐还在不停的兜售那间贵到不行的衣服。
“哼哼……”林檎似乎丝毫没有在意被人误会,在买衣服这方面,所有女孩子都会本能的变成男孩子的“长辈”。
等到换好西装后一出来,不只是售货员,就连外面经过不经意间瞥到这里的女孩们的目光也一齐被吸引了。
门外的两个警察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神情。
而林檎则整个人都愣在那里。
“捡到宝了”四个字在脑海中徘徊。
漆原的确是个衣服架子,一米八的身高,中上以上的样貌,端正的五官,再加上一身笔挺的西装,站在那里就能吸引到所有女孩的目光。
如果不是因为那乱糟糟的鸡窝头有些减分的话,也许能迎来不少花痴的目光。
路过的女孩们纷纷拿出手机,也提醒了站在一旁的售货员小姐,跟着悄悄的拿出了手机,飞快的拍了一张。
听到身后的快门声,林檎略微吃味的皱了皱眉头,随后又舒展开,带着爽朗的笑颜,拿起了另一件,“再来试试这一件!”
漆原在镜头与端详的目光下越发感觉头皮发麻,最后吐出了一句话:“我觉得这一件就可以了……”
“这么好看的衣服架子多试几件就可惜了!”林檎却毫不留情的将手中的那一套也推给了漆原,“快进去!”
就在重新进入试衣间,正要换上新的西装的那一刻,漆原忽然间想到,如果那个白色影子就在等待单独的机会的话,那么,现在不就是吗?
想到这个问题,漆原心脏忽然间猛地狂跳起来,他有了一种危机感,如果再在这个地方耗下去的话,也许会迎来天敌的猎杀。
身体在试衣间里僵硬了几秒钟之后,漆原还是摇了摇头。
没有听到嗡鸣声,也没感觉到电子界的波动……或许没事?
悉悉索索的脱掉西装,换上刚刚选好的……
“好久不见了。”带着警惕的目光,游作站到了几米之外,看着地上围拢过来的鸽子有些无语,貌似这个人对喂鸽子情有独钟?
“好久不见了,playmaker大人呦。”游昊之反倒是没有这么见外,热情的和他打招呼,“摆脱了SOL公司嫌疑人的身份,除了被暗搓搓的针对之外,至少行动方便了许多?”
“嗯……”游作深深的皱起了眉头,我是playmaker这种事情是可以在这里到处乱说的吗?
连忙四下里看了看,没有人注意这里,最近的人也在另一侧的长凳上呼呼大睡,应该听不到这边的谈话。
松了口气。
自从对方揭穿了自己的身份之后,自己也没有受到任何外人的干扰,看起来这个人没有把自己的身份到处乱说。
那么自己为什么会上来和他聊什么呢?
这大概是一种不知名的错觉,他总觉得游昊之的这张脸,和某个汉诺骑士中的背叛者极为相似。
誘妻成癮:腹黑老公太纏情
虽然能看出微妙的不同,分别属于两个人,两种性格。
“自从上次……嗯,你消失了大概半个月的时间……去哪里了?”
“遇上了一些事情要忙,另外搬了出来,”游昊之说道,“不过我跑来这里玩,用不着每天打卡吧?”
棄婦再嫁:情撩冷面將軍
“……”游作摇了摇头。
“哦,那就好,”游昊之笑着点点头,“我怕我喂鸽子喂成了职业,那天因为不上班打卡被开除了,然后被禁止投喂鸽子……”
“……”这是什么思维?
游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决定直接将话题带入到他的目标:“你和汉诺骑士中的成员很像。”
“巧了,不少人都这么说。”
“不少人?谁?”游作皱了皱眉头。
“过来盘问我的警察,然后他们热情的邀请我去他们的单位吃猪排饭。”
游作:“……”原来你失踪那些天是因为这个?
游昊之忽然间一拍脑袋,“啊,对了,原来DEN城每家警察局猪排饭的供应商都不是一家啊?不过各有各的特色,说不上好吃吧,但至少不会太单调。”
游作眼角抽搐了一下。
就在这时,艾从决斗盘里跳了出来,“有吗?哦,原来每家警察局的猪排饭都不一样……诶!?这么说你去过所有的警察局吗?”
“嗯,没错,几乎所有有看守所和富裕人手的警察局都把我请过去吃猪排饭了。”
“他们问了你什么问题?”游作觉得没有这么简单,如果这几周这家伙在忙着应付警察的话……没准无意中说了自己是playmaker的事情。
“问了我link vrains中的ID名,但是我之前的账号让人销毁了,所以他们没找到,然后又问了我得姓名、出生年月日和社会保险号,这些我都没有,怎么可能答得上来?”
听到这里,游作已经一脑门子黑线了,不过他和艾都很好奇,眼前的游昊之身份到底是什么。
“所以你是怎么回答的?”
“我没有回答啊。”
“不可能!”艾说道,“电视上都这么演的,你没回答他们怎么会把你放出来!?”
“我只是看他们太忙了,”游昊之摆摆手,“所以自己就大摇大摆的走出来了。”
就在游昊之摆手的同时,游作与艾看到了游昊之手腕上明晃晃的银色手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