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z337非常不錯小說 《玄渾道章》-第兩百七十三章 感機懸影動閲讀-ookcv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不知过去了许久之后,梁屹眼前景物终于从破碎虚空化显成了铺满花瓣的地陆,脚下更是生出了脚踏实地之感
明周道人正站在那里,对他一个稽首,道:“梁玄尊,在下明周,奉玄廷之命,命前来迎接玄尊。”
梁屹不同与旁人,他是听余常说起过上层之事的,也知道明周的身份,便一拱手道:“明周道友有礼了,我欲先去镇狱看望老师,不知可否?”
明周道人笑道:“自是可以。”顿了下,他又道:“梁玄尊,玄廷法度虽严,可也不是不讲人情之地。”
此刻听得阵阵铃音飘来,一驾飞车落下,明周道人道:“梁玄尊,请上车驾吧。”
梁屹走了上来,明周道人不见身动,另一个明周出现在了车驾之上,而另一个随之消失,而后清铃一响,飞车转起,往镇狱而去。
飞车行有三刻,云雾一开,现出一方巨台,车驾落下,明周道人带着余常往里走入,沿着折转台阶层层下行,不知多久之后,他站定脚步,道:“梁玄尊,余玄尊就在前面,玄尊自去便可。”
梁屹看着前方的大柱,称谢一声,便迈步走去,而随他到来,前方大柱隆隆上升,便见一个道人被囚于其中。
他望见那道人身影,不禁神情浮现几分激动,快步上来,深深一拜,道:“弟子梁屹ꓹ 拜见老师。”
余常看了他几眼,目光之中流露于惊喜感怀之色ꓹ 半晌,他欣慰出声道:“你没有走我的路,这很好。”
芙蓉扣 旋心怡
無上血脈至尊
梁屹道:“此回得以成就ꓹ 也是得了同道和前人之助。”
“哦?”
余常问明情形之后,笑道:“徒儿ꓹ 不必去多想这些,成了就是成了ꓹ 只要是正道ꓹ 如何成就不重要。我辈修道,本就是了悟道理,再借道攀道而行,莫非修来之道是道,外借之道就不是道了么?若执意于此,那是自负其累,旧路已过ꓹ 该当抬头前望才是。”
梁屹思索片刻,再是一礼ꓹ 道:“多谢师尊教诲。”
余常摇头笑道:“你已然走出你自身之道ꓹ 我也便现在说说罢了ꓹ 今后如何ꓹ 只有靠你自己去走了。”
梁屹道:“如今玄廷在外立有训天道章,可藉此与诸多同道交通ꓹ 弟子也是得了这道章之助ꓹ 这回才得去掉心中之惑ꓹ 重整功行,进渡上境。”
余常点头道:“外面的事我也是知道了一些ꓹ 训天道章也是有所耳闻,嗯……眼下你待如何打算?”
萬界我為峰 吃瓜也快樂
梁屹请教道:“请老师指点。”
余常笑道:“你让为师言,那为师便姑且一言,你姑且一听吧。”
他略略神情严肃了几分,道:“记着,你无论怎么做,都一定要设法保全自己。我玄法看似大兴,但离稳固尚早,如今玄廷之上,能支撑局面的玄修就只有风廷执一人。
可风廷执与其他廷执相比,无论功行修为还是名声威望都是远有不及,如今玄法玄尊之中有可能承继廷执之位的,为师以为,也就只可能是张守正了,但张守正一人尚还不足以撑起整个玄法,需得更多同道相助,你可先去见他,记着,大势不成,不要轻言弃身。”
家裏住著姐妹花 白色寶馬
梁屹默默点头。
余常看了一眼上方,道:“今日话就说到这里吧,你且先回去吧,大战一启,为师也当会被宽出来,以战赎罪,到时你我师徒再作畅谈。”
清穹云海之中,林廷执正身坐在观天台中,他身上气息自然悠长,与整个天地混融一体。
而这个时候,高浮于上空的摩空悬针轻微晃动了一下,他心有所觉,双目睁开,立刻往上看去。
那悬针动的虽然轻微,但确然是在晃动之中,而且这晃动越来越,波及范围越来越广,在他眼中,似是诸多层界都是因此动荡起来。
他神气顿时变得无比凝肃,叹息道:“终是来了。”清光一闪,他身影已是从殿台之中消失。
云海之上磬钟之声渐渐响起,诸位廷执化身俱是来至议殿之上。
首座道人道:“方才林廷执有报,问天台上摩空悬针转动,上宸天已然祭动青灵天枝招引寰阳,诸位廷执,一切便按既定事策行事。”
诸廷执打一个稽首,道:“谨从法谕。”
同一时刻,一封封传书由上层向外层二十八宿、内层一十三上洲,四大府洲,还有玉京等所在传落而去。
张御负袖站在守正宫外的台阶之上,听着云海之上传来的长响不绝的阵阵磬音,眸光深远,身上袖袍时不时卷来在风中飘动着。
这时清铃有之声飘过,花瓣片片而落,一驾飞天车驾过来,降落到了殿前广台之上,梁屹从上面走了下来,他沿阶上行,来到台上,对他拱手一礼,道:“张守正,梁屹前来拜望。”
张御还有一礼,道:“梁道友成就上境,却要恭喜了。”
梁屹这时也是看向云海,问道:“守正,那是什么声响?”
张御语声平静道:“上宸天开始招引寰阳派了。”
梁屹神情一凝。
张御道:“梁道友,请里面说话。”
他将梁屹请入了殿内,待坐定下来,便有神人值司摆上了灵茶。
未來之夫父何求
梁屹道:“来此之前,我去见了老师,老师让我先来见张守正。”
张御微微点头,道:“梁道友如今方才成就玄尊,当是先守固功行,熟悉诸般事宜,而后再去思虑其余,与上宸、寰阳之战不是以往门派之战,双方交手更不会上来便倾尽所有,道友可耐心等待,自有道友一展神通的时候。”
驻阁之内,正清道人此刻已是收到了玄廷传书,却是让尽快前往上宸天袭扰,他自坐关之处出来,来至魏広居处,寻到其人,问道:“师弟,你准备如何了?”
魏広站了起来,道:“早是等着出发了。”
这时两人往外望去,见外面一道清光而过来,梅商自里现身出来,他走至近前,稽首一礼,道:“大师兄。”又对魏広一礼,“魏师兄。”
魏広皱眉道:“你来做什么?”
梅商道:“我愿意与两位师兄同往。”
魏広却是露出嫌弃之色,摆袖道:“你未曾修成寄虚功果,去了岂不是送死?没得还拖累我们,还是在这里等着吧。”
正清道人道:“梅师弟,你还是留下吧,魏师弟有句话说得不错,你还不到寄虚,元都玄图在青灵天枝附近也无法一次带得太多人走,若是遇到危难,极难脱身。”
梅商不是什么强硬性格,正清和魏広都不同意,他只好低头道:“是。”
正清道人看向遥远虚空,道:“魏师弟,玄廷催促的紧,这便启程吧,我等还有很长路要走。”
魏広哼了一声,回头对梅商说了一声,“别死了,你的性命是小,丟了我们师门的脸是大。”
梅商一怔,随即认真道:“是,师兄。”
正清、魏広二人看去远处,下一刻,大台之上两道清光同时升腾而起,在闪烁片刻之后,两人便就一同消失不见。
梅商则是对着云海空处默默打一个稽首。
上宸天,兰原之上,夕阳坠陆,晚霞万里,风道人讲完道之后,站了起来,一个少年忽然问道:“道长,明天你还来么?”
风道人看了看天空,摇了摇头。
少年有些失望,随即露出笑容,道:“我们等道长回来。”
风道人看了看他,点了下头,似是承诺道:“会回来的。”他迈步离去,不多时,就回到了居处。
浑空道人此刻站在宫庐门前,似正等着他,见他回来,沉声道:“风廷执要回天夏了么?”
风道人道:“我来此是作使者调解缓和两家纷争的,既然贵方一意孤行,那我又何必留在此地呢?”
作为使者,他虽然被拘束在这一片地界里,可是上宸天的变动却是瞒不了他的,而且玄廷也是通过训天道章告知他摩空悬针已动,让他择日归返。
他从袖中取出一封书信,道:“这封书信劳烦浑空道友交给三位上尊。”
这是一封书信是出来之前玄廷就交托给他的,嘱咐他若上宸天一旦招引寰阳派,就将此交给孤阳等三人。
快穿神級女配:男神,跪下!
潛龍 斷刃天涯
浑空道人接了过来,道:“我会送到三位上尊处的,但卢使者那里尚还没有音讯传回,还请风廷执多留两日。”
风道人默默点头。
浑空道人收好书信,身影一转,便是离了此间,来到了擎空天原之上,可见远处虹殿之中,有三道光轮映现,无边光芒由此向着无尽虚空照耀而去。
而往更远处看去,还有更多玄尊的气机冲霄而起,汇聚成一个无边无际的光幕。
可见一根庞大无比的青翠枝节从虚空一端伸展而来,再往另一端延伸而去,上面还有无数分枝生出,分枝之上又有分枝,如此不断生长,直至无尽。而随着这些枝节现出,一个个层界空域也是由此被牵引出来。
他知晓,一旦枝节找到寰阳派之所在,那么就能借此枝节连通两边,此派就可借此牵引重返回来。
然而当初寰阳派被驱逐的足够深远,且也不能保证寰阳派仍在原来之所在,故是要找起来,不是立刻就能找到的。
他收回目光,就起一道遁光,往虹殿飞渡而来。
長生引(GL鬼怪) 李三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