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r7r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貞觀俗人 線上看-第802章 光明教主熱推-d385o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我不信!”
秦琅对这些人众口一致的说法不屑一顾,搞刺客暗杀的教主,这怎么可能会最后自杀?
他向来瞧不起那些利用宗教信仰的神棍,这些都是无耻之徒,而一个教主却又搞了个刺客组织鹰巢,专做暗里伤人,甚至是绑架勒索勾当的人,绝对是那种自私自利又阴险无比的小人。
这样的人,在最后关头,能够放弃性命,活活在火里烧死?
这不可能。
“都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了,还跟老子玩心机,哼。”
秦琅一挥手,于是秦用立即上前,直接用一把银锤敲碎了一名跪在地上的教众。
脑浆四溅。
白眉就在旁边,被溅了一脸,却不敢吭一声。
大锤公子提着他的银锤在雨中甩了几下,甩掉上面红的白的玩意,走到下一个跪伏的教众面前。
“给你一个机会,说吧,白眉老狗在哪?”
教众瑟瑟发抖,浑身抖动的厉害,却还是不肯吐露半字。
“愚蠢!”
秦用提起锤子一甩,扑的一声,又一个头颅爆裂。
一名教众大喊。
“你们答应过放我们离开的!”
秦琅坐在烟熏火燎过的廊下,看着雨水中那名恐惧的大胡子,不屑的道,“都说刺客只会暗中伤人,想不到你们还只会用屁股想事。是你们先跟老子玩心眼的,让你们出来交待清楚,结果你跟老子玩这一招,好玩是吗?”
他打了个响指。
秦用又甩一锤,又一个毙命。
挨个点名式的处死,这是很可怕的,人的恐惧一点点加重,最终突破他们心理承受能力。
“谁要是能交待出白眉的下落,或是只要交待出一个庄园或一个据点,我就能免其一死,多交待一处据点,我就能让他多活一人。我秦琅说话算话ꓹ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一个据点或庄园ꓹ 只有第一个交待的人才能得到奖赏。”
白眉喊叫,“我愿意交待,我知道在罗浮山中还有一个训练刺客的山寨。”
秦琅瞧了瞧这个浑身趴在雨水中的人ꓹ 须发皆黑,有些不太起眼ꓹ 看样子似乎是个波斯人。
“记下来,待验证后如果属实ꓹ 你会得到该有的奖赏的。”
白眉开了这个头后ꓹ 接下来跪在地上的人也纷纷开始交待,这个交待一个刺客训练基地,那个交待一个光明教会庄园······
“还有吗?交待的越多,赏赐可是越丰厚的!”
“我知道的都说了。”白眉一脸小心的道。
破敗君主
“真没有了?再想想?”
“真没了。”
秦琅冷笑两声,打了个响指。
快穿之金牌任務 小魚椒
“既然你们啥也不知道了,那留你们何用,都杀了!”
亲军上前ꓹ 一刀一个,顿时数人尸首分离ꓹ 血流一地ꓹ 随着雨水染红大地。
“你说话不算话?”
白眉都没料到秦琅会这样。
“对你们这群人都算不上的东西ꓹ 用不着!”秦琅不屑。“我知道ꓹ 白眉肯定就藏在你们这些人中,既然你们都不肯指认ꓹ 那你们就都该死。我也懒得一个个去找ꓹ 干脆一起杀了ꓹ 总不会错的。”
冷君悄悄拐回家
有人慌了。
“我又想起一个光明会的据点了!”
“我也想起一个。”
“我又想起了两个。”
“我知道光明教的一笔宝藏藏匿之地!”
重塑仙緣
·······
擅长制造恐惧的人,也未必就不怕恐惧。
秦琅给了这些人第二次机会ꓹ 让人把他们带下去,单独审问,仔细审问,每个人的身份,他们所知道的一切有用信息,都要榨干净了。
大雨中。
一个接一个的人记性变好了,一个接一个的被带走。
最后雨中一个也没剩下。
“三郎这吓人的本事倒是挺厉害的。”程处默见状笑道。
“既然白眉在这,那肯定就是那些人中的一个,都给我看好了,手铐脚链给戴起来,再枷进铁笼囚车之中,严加看管一个也别放跑了。这些人除了白眉,也有许多都是光明教的高层,这次好不容易抓到,一定要掏出些有用的信息来。”
“韦保峦呢?”
“我们救出他时,脸都吓白了,身上还有股尿骚味呢,早吓尿好几回了,真是草包。”尉迟宝琳跟他爹一样是个二百五,当着众人面,居然这般评价韦保峦。
“别这么说,韦公毕竟是文臣嘛。”秦琅笑笑。“去问下韦公,他遇袭后有没有见到白眉?”
龍騰古武 辰夢
韦保峦在洗澡,呆在洗澡桶里没脸出来见人,面对询问,他坚决不承认跟白眉有过半点往来,更否认被劫持后跟贼人有过一句话的交流。
反正他是受害者,他一无所知,这一切都跟他无关,他只是受害者。
“这个家伙一定知道点什么。”阿黄道。
秦琅却无所谓。
“不肯说就算了,重要的是把光明会和鹰巢的据点都挖出来,然后将其一一剿灭,就算最后白眉没找出来也没关系,大不了让他混在那些人中,最后一起斩了便是。”
“那人真愚蠢,居然敢惹三郎。”
秦琅笑笑,“白眉最不应该的就是威胁我,若是好好的送我十万贯,我说不定还真愿意交他这个朋友!”
雨依然在下,暴雨倾泄而下,犹如银河崩塌。
“审出一个据点就立即剿灭一个,不管哪个胡商跟他们扯上关系,我都不轻饶他们,给我查,狠狠的查。”
“三郎不怕广州成空港?”
“我怕什么?只要有钱赚,就算广州的蕃人都死光了,可也马上会有更多的蕃人海商赶来。商人是逐利的,只要利润足够,他们都愿意铤而走险。”
要知道历史上晚唐时盐税高昂无比,贩私盐也成为暴利行业,无数人都铤而走险去贩私盐,哪怕朝廷对贩私盐的打击力度无比的严,但也架不住私盐暴利的诱惑。
王仙芝、黄巢这两位晚唐的草军领袖都是私盐贩子,而朱温、王建、钱镠、杨行密等一众五代十国的王侯们,许多都是唐末的私盐贩子起家。
在暴利的驱使下,砍头都根本算不得什么,大把的人愿意拿命换钱。
海商本就是在海上搏命的买卖。
胡商在广州几百年的经营,鹰王在广州三十年基业,如今秦琅都要将他掀起来。
阿黄嘿嘿笑了两声,对秦用几个道,“广州臭一臭也没事,咱们太平港不正好借机招揽下胡商,弯道超车嘛。”
·······
雨停。
独孤燕云拿着一张纸过来,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都是那些人交待出来的,有据点,有庄园,也有钱财仓库等。
鹰王虽然能训练出无数不惧死亡的刺客,但他的教会里终究还是有一位护教法王出卖了他。
那人虽然教中地位极高,是教主之下仅次于左右光明使的第三等的四大护教法王之一。
可人位置高了,终究便也舍不得轻易去死了。
冷傲公主pk冷酷王子
他如同溺水之人捞着了一根稻草一样,当他把能交待的都交待出来后,最后只好把白眉也给交待出来了。
“你就是白眉老狗,可你的眉毛也不白啊,你这样看着可不像是一百多岁的人啊!”
秦琅看着被带上来的这个家伙。
旁边那个供出白眉的法王,赶紧解释,其实当年从萨秣建南下的哈桑,是出走的四位大师之一,当初四大师出走南下,被称为四圣。
四圣中的哈桑后来又与其它人发生分歧,最终继续向东前行。
他在狮子国(斯里兰卡)病死,由他的弟子阿萨辛继承他的遗志,继续往东方传教,也正是这个阿萨辛建立了鹰巢,训练刺客,搞起暗杀。
他凭着替阿拉伯、波斯等胡商们刺客对手等,在东方站稳了脚跟,也取得了许多胡商的信任,他最后来到广州。
为了能够得到更多人的信任,阿萨辛谎称自己就是哈桑,是康居出走的四圣之一。
光明教派在阿萨辛的手里迅速壮大,他到处建立光明教堂,秘密训练刺客,聚敛财富。
正是他把阿桑的光明教引入歧途。
阿萨辛成为海上香料之路上的地下王者,但阿萨辛并不能长命百岁,他于几年前去世。
他死后,由他的儿子阿尔穆林继承了他光明教主之位,他也跟他父亲一样,对外继续自称为圣贤阿桑。
并用一个白眉面具和黑袍掩饰自己,让外人误以为哈桑活了一百多岁,实际上这已经是哈桑三世了。
三世的能力比之二世差的太远,人却又贪婪,光明教会内部其实已经有了一些分歧争斗。
出卖三世的法王,是二世时得老人,平时就跟二世有些不太和睦。
危机关头,当然还是死道友不死贫道了。
“阿尔穆林?说吧,为何本相初到广州,你就要来挑衅威胁?”
被揭开真面目的三世,面色有些灰败,“你还没到广州,就有人出十万贯解决你。后来又有不少人也出钱,让鹰巢帮忙解决你,我前后收了五十万贯钱。”
秦琅惊讶。
还真有这么多大方的人啊。
“说出那些名字,还有,你收的那五十万贯钱,我只拿到了十万贯,剩下的四十万贯我也要。”秦琅道。
三世咬牙,“你能饶我一命吗?”
“看你表现,若是能交待的让我满意,饶你一命也不是没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