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yzh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御九天笔趣-第三百七十七章 曙光女神熱推-ctp52

御九天
小說推薦御九天
“暂时是回不去了,王峰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胜算为零……”吉祥天摇了摇头。
音符眨了眨眼睛,眼神有点倔强,她觉得师兄一定有办法。
吉祥天也没有说什么,赢八大圣堂是绝对不可能的,她关心的是未来。
迷雾笼罩的未来,也就是说,这个未来是一切皆有可能,未来其实并非恒定不变的,所谓预言就像是河底的石子,很多时候,石子都会在一个固定的地方,但是,当河水流动剧烈的时候,石子就会被水流带向未知的远方,当然,也可以人为的将石子带离它原本该在的河底。
与此同时……
曼陀罗帝国皇家武院。
一场对决正在黑兀铠和摩童之间进行,只是……
摩童异常的难受!虽然以前也是被吊打,可他至少在力量上能给黑兀铠一些反击,至少还百分之一的取胜机会,现在……还是被吊起来,可却是吊沙包的吊!
砰!
摩童再一次与地面亲密接触,在地面滑出了数米远。
“不来了不来了!”
摩童也懒得爬起来了,气虎虎的躺在地上,索性不动了。
黑兀铠捏了捏拳头,“这样,我再把力量压到虎级中阶。”
呼!
摩童一下爬了起来,“真的?老黑,你别和王峰学玩赖哈!”
黑兀铠挑了挑眉头。
絕世美人 慕容小寶
“老黑,吃我一击,摩呼罗迦霸天螺旋斩,给我倒!”
摩童信心满满的以虎巅的全力朝着将力量压在了虎级中阶的黑兀铠杀了过去。
黑兀铠眉头一皱,摩童这力量……
砰——
再一次的,摩童飞出了数米远!
“老黑!你居然用剑!玩赖是吧!”
“嗯,本能了……这次我把力量压在虎级初阶,保证不再用剑……”
“真的?”
……砰……
摩童呆呆地躺在地上思考人生,这一次,不管老黑怎么说,他都不起来了。
没意思,真没意思!
人比人气死人,他在龙城虽然也有些收获,但和黑兀铠去一比……唉!老黑就是个变态。
想着想着,摩童是真的有点想念王峰了ꓹ 有这家伙在,总能把自己衬托得很伟岸……
“老黑ꓹ 你说王峰挑战八大圣堂会不会是发疯了?”
“不会。”
“不会才怪,就他们那几块废料?唉,也不知道坷拉他们都怎么样了ꓹ 要我还在玫瑰该多好啊……”摩童忍不住幻想起自己拯救了玫瑰圣堂的画面,可惜了啊!
黑兀铠瞥了摩童一眼ꓹ 然后走得远远的,王峰好像说过ꓹ 傻是会传染的……有这时间发傻ꓹ 还不如好好琢磨一下自己的剑法。
进入鬼级,对于黑兀铠,其实是一把双刃剑,鬼夜叉真身所提升的力量实在太大,这对习惯于用入微级手法控制力量的他有些过火了。
技术和力量层级不一致,很容易因为爆涨的力量而迷失于魂力当中,血妖曼库ꓹ 就是一个最好的反面教育。
黑兀铠空挥着手臂,想象了一下……然后又转过头ꓹ 说道:“摩童ꓹ 再打一场ꓹ 这次我把力量压在虎级以下……”
“真的!”摩童眼神一亮!
黑兀铠点了点头ꓹ “真的。”
单纯的人,几乎从来不记教训ꓹ 同样的圈套ꓹ 换个说辞ꓹ 就还会中套……
曼加拉姆圣堂在刀锋南域内陆,从极光城过去虽然不算太远ꓹ 但魔轨列车也得足足两天行程。
逍遙農民混都市 老北京炸醬面
第二天一早,来车站送行的人可是不少。
玫瑰圣堂就不用说了,上至霍克兰校长等领导、下至随便一个分院最普通的弟子,足足上千号人,那叫一个妥妥的倾巢而出;裁决圣堂也来了不少人,不管怎么说,玛佩尔好歹也是从裁决圣堂出去的,还在龙城立了大功,算得上是裁决的一个荣耀。
此外,还有许多一直在关注此事的极光城平民,甚至,还有城主亲临。
现场那叫一个人山人海,比起上次送老王他们去龙城时的阵势,大了怕是十倍不止,毕竟事关极光城的荣耀,虽说没人相信玫瑰能连胜八场,但好歹也要鼓励一番,只要能打出气势、展现一下极光城的勇武,告诉整个联盟极光人不是孬种,那就算是没丢人了。
新城主安柏林和霍克兰站在一起,和老王战队的每个人握着手,说上一些加油鼓励的话,旁边也有圣堂之光的记者在记录着,但四周的闹嚣声和杂音实在是太大了,完全掩盖了这和谐的一幕。
人群中不停的有人喊道:“玫瑰加油!八连胜八连胜,给咱们极光城争口气啊!”
“兄弟,没你这样加油的,咱们务实一点,赢一场就行!”
“就是,不要给孩子们太大压力,只要敢出去一战的,那就已经是英雄了!”
“呸!乌鸦嘴,你们两个他妈的是来捣乱的吧?”
“好好的你怎么骂人呢!我们也是好意嘛!”
“好个屁!滚一边儿去,玫瑰必胜!”
嗡嗡嗡嗡的闹杂声震耳欲聋,安弟也在人群中,坦白说,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大荒 滄海明月
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每天都在挑战着他的神经和理解能力。
王峰竟然就是当初假装黑兀凯救自己的人……女神居然转院去玫瑰和王峰一块儿了,现在还要陪王峰去征战八大圣堂……叔叔安柏林突然就当上了城主?自己、自己突然就成了极光城最大的官二代?
这人生跟坐齐柏林飞艇一样直上直下的刺激,安弟只感觉现在脑子都还是晕了,这么长时间了他都还没消化完这些信息。
而这一切,竟然全都是王峰带来的,全都和他有关!
讲真,安弟有点看不懂,不明觉厉,毕竟安柏林就算再怎么疼爱这侄儿,有些事也不可能和他说的太详细,这是那个王峰的运气吗?
不管是不是吧,似乎一切都得到此为止了,真正的考验来了,连战八大圣堂,这不是输赢胜负的问题,玫瑰和王峰能不能活下去,都得要看自身实打实的实力了!
轰隆隆……
安弟想着心事,全程都在晕乎乎的走神,直到那魔轨列车都已经启动了,他才稍稍回过一点神来,只见那王峰正在窗户口处,一本正经的冲外面的人挥手致意,可惜却看不到女神的身影,毕竟,玛佩尔就不是爱凑这种热闹的性格。
安弟忍不住一声暗叹,却又是突发奇想,要是前段时间自己也陪女神一起转去玫瑰,是不是现在也能坐到魔轨列车上,和女神出去并肩作战了?
…………玛佩尔可不知道自己正被人惦记着,魔轨列车启动,车外的声音渐渐去远,她双手抱在胸前,坐在老王身边正闭目养神。
早在龙城时,那炼魂阵就已经给过她莫大的好处了,来玫瑰后这段时间的持续炼魂,更是让她的灵魂得到完美蜕变。
红蜘蛛?那已经是过去式,此时即便是闭着眼睛,也没有刻意展开魂力蛛丝,但整节车厢内的一切细微动静却也都瞒不过她的感知。
乌迪和坷拉正在睡觉,这两个昨天晚上似乎加练了,之前过来时就是一脸疲倦的样子,上车后倒头就睡着了。范特西也靠在椅子上打着哈欠,但和坷拉乌迪的疲倦不同,这家伙半睡半醒间却是一脸傻乐的样子,昨天训练结束后他是和法米尔一起出去的,虽然不知道两人去了哪里,但显然不会是像乌迪他们一样在训练;
温妮倒是精神奕奕的,李家九小姐仿佛生来就有着无穷无尽的旺盛精力,这时候正在给王峰炫耀她刚做的新指甲,王峰师兄呢,则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付着,一脸懒洋洋的样子,显然并不紧张。
讲真,挑战八大圣堂是胜是负,玛佩尔并不在意,她甚至都没有去想过,只是觉得陪在师兄身边就好,而现在看起来,这似乎会是段不错的旅程……嗯?
玛佩尔的魂力运转,一根儿发丝悄无声息的往老王身边一刺,然后轻轻收回。
就是这车上蚊虫多了些,而且似乎偏爱咬师兄!
玛佩尔没有吭声也没有多余动作,只是那发丝摆荡间,一只被洞穿了脑袋的蚊子掉落在地上,而在那处地面上,三只死蚊子已经全家整齐了。
车桌上对着一叠字片儿,作为老王战队号称智商最高的三个人,老王、温妮、范特西,此时正分坐三侧、表情肃穆。
对手资料?有温妮在,这种东西肯定是要多少有多少,但很显然,这些字片儿和对手资料无关。
“三个二带一对五!”范特西感觉自己稳若泰山,这个叫斗地主,虽然是王峰发明的,虽然到现在也没搞明白为什么要去斗这个地主,地主又是什么东西?但玩儿法还是很有趣的,纸牌制作也简单,而且范特西感觉自己通过这两天的练习已经完全掌握其精髓了,现在老王手里只剩四张牌,自己出五张,他肯定要不起!
可没想到老王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直接就把手里的四张牌全扔了出来:“一对王一对三,给钱给钱!”
啪!
温妮怒气冲冲的把手里牌一扔:“阿西八你是铁憨憨吗?有三个二你之前不知道拆了打他对一?他明显还有两个王啊!”
“那时候他手里还有不少牌呢,哪有拆那么早的……”阿西八小心翼翼的回了一句,在进化的蕉芭芭和九小姐面前,狂化太极虎也是个弟弟:“再说我还以为大王在你手里。”
“放屁,你哪得出来的结论?”
“那你刚才冲我眨眼睛……”
“老娘是让你压住他!”温妮气不打一处来,怎么沟通起来就这么费劲儿呢:“真的蠢得吃屎,白长两百多斤了,连个王峰你都压不住!”
范特西傻笑了两声,这跟体重没关系吧,再说了:“谁压得住阿峰啊……要不你试试?”
“呸!老娘压不住他?”温妮恶狠狠的说,输钱无所谓,现在有零花钱了,又不是输不起,但玩儿个牌都老是被王峰压在下面,真是让人火大,就温妮这小暴脾气,不管做什么都必须得骑别人上面才行!
她越说越火大,手里魂牌一翻,立马就想要召唤蕉芭芭,就那大屁股,她就不信王峰还能翻身!说起来,王峰这家伙最近一直失踪,自从蕉芭芭进化后,还没和王峰照过面呢,现在正好试试看‘蓝卡蕉芭芭’到底还怕不怕他!
结果惊得老王赶紧给拦住,连声说压得住压得住,不用试了。
这可是车厢,魔轨列车还在跑呢,蕉芭芭要是一出来,先不说这车厢塞不塞得下,就那体重,直接都得翻车了,老王可不想出什么车祸。
坐在另一边的坷拉朝这边看了一眼,只是摇了摇头,然后又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到了手上的资料上。
那是曼加拉姆战队的队员资料,有温妮在,这样的东西从来都不需要担心,正常来说,这种分析对手资料的事都应该是王峰队长或者温妮来负责的,但这次,两人居然半句都没有提过,老王看过资料后就随手扔在了一边,似乎丝毫都不担心也不在意,但看过资料的坷拉却是有些忧心忡忡。
萬能坑爹系統
老王战队确实比外界猜测的要更强,那个玛佩尔是个真正的高手,加上温妮,这是顶尖的战力,但对方转院的巫里明显就是冲温妮而来,近朱者赤,坷拉现在已经开始习惯用老王的方式来思考问题了,先考虑最坏打算,那在巫里的狙击下,老王战队的这两大高手说不定就只能求得一胜,那要分胜负就得着落在其他人身上。
曼加拉姆的队长圣剑克里斯、副队长魔拳爆冲,这都是在往年历届英雄大会上的常客,如果非要找一个衡量标准的话,或许能和曾经玫瑰的洛兰一个水准。而就算抛开这两位不提,另外两个看起来相当边缘的主力队员,按资料来说也有相当接近的水平,整体实力算是很平均,没有漏洞。
護身保鏢
而玫瑰这边,能应对上的可能只有自己和范特西,但如果是运气不好,排布到对方正副队长的手中,那可就……算了,不想那么多,队长表现得这么轻松,一定有他的理由,或许队长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只是我不知道而已。
坷拉放下资料拍了拍脸,将内心烦躁的情绪压下去,深吸了口气。
那边温妮还在发脾气,玛佩尔一如既往的在王峰旁边闭目养神,身边的乌迪正在冥想,刚刚喝过了炼魂魔药,这两天老王他们各种放松,乌迪却是连脚趾头都抓紧了,想要赶在到达曼加拉姆前有一个明显突破。
坦白说,坷拉知道这是件不可能的事儿,队长说过‘凡事欲速则不达’,坷拉对这句话是很认同的,乌迪现在这种状况别说突破了,这种情绪下恐怕连那炼魂魔药都很难完全炼化,完全就只是在无意义的加重他自己的身体负荷,让身体受苦而已,但坷拉没有劝,王峰也没有劝,都看得出来在乌迪那看似积极的修行表面下,掩盖着的是一颗紧张到随时会爆掉的心脏,真要强行让他停下来,恐怕就该各种胡思乱想了。
“我擦,好大的圣女像!”
坷拉正想着呢,突然听到范特西的惊呼声。
纸牌已经收了起来,范特西在车窗上探着脑袋,一眼就瞧见了那尊矗立在城市中心的巨大雕像,这雕像太大了,足足四五十米,远远超出外围城墙的高度,远在距离城市十几里外便已清晰可见,比当初老王在克罗地群岛港口见过的传奇英雄克罗地亚斯雕像还要更高。
这是一尊圣女像,圣堂在其数百年的历史中曾出现过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但只有其中最具有时代性和代表性的,在死后才能被追封为圣子或是圣女,为其竖立雕像用以纪念,这是每一个圣堂弟子的无上荣光,而这样的圣子圣女,整个刀锋圣堂二三十年也未必能出一位。
魔轨列车的速度开始减缓,在缓缓入城,老王等人此时也都透过车窗朝那圣女雕像看去。
只见那巨大的雕像身上穿着一件灰白的驱魔师长袍,镌刻得相当精细,连长袍上的符文纹饰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她头上绑着洁白的丝巾,手中高举着一柄巨大的圆头法杖,这时候还是白天,若是晚上的话,圣女手中的圆头法杖顶端将会有闪耀无比的魂晶灯长亮,不但足以照亮整座城市,甚至连周边数十里方圆的村落,都可以清晰的看到那黑夜中的光芒,为这整片曼加拉姆地区都点亮黑夜之光。
这是传奇驱魔师艾德利丝,两百年前的人物了,有名的曼加圣女、又称曙光女神。
传说中曾经有位无比强大的黑暗亡灵巫师诅咒曼加拉姆,让这片天地陷入黑暗,并召唤出无穷无尽的黑暗生物,意图屠尽曼加拉姆人,想以此为根基跳板,威胁整个刀锋联盟,危急时刻,正是这位传奇驱魔师燃烧自己使用禁咒,点亮灯塔,驱散了天空的黑暗、净化了所有的黑暗侵入者,并用圣光反杀了那亡灵巫师,才挽救曼加拉姆于危亡,也避免了刀锋联盟更大的损失,但圣女却也因为燃烧了自己而因此凋零陨落。
跟一些普通的传说不一样,这是历史上真实发生的事件,也是九天大陆大多数历史书都会写进去的传奇,更是曼加拉姆这座城市最大的骄傲和信仰。
而也正是因为曼加圣女的荣耀,以及圣女手中那根在每个黑夜都净化着整座城市的法杖圣光,这里的人们都是虔诚的圣光教徒;在刀锋联盟,信奉圣光的人比比皆是,但是真正能做到像曼加拉姆一样,每个人都将每一条圣光教义都奉行到极致的,那真是少之又少;因此这里也是圣光教徒的朝圣之地,在某些程度上,甚至比真正的圣城还要更加受到圣光教徒得推崇……
站台上有人‘迎接’,坦白说,说‘迎接’二字,真是老王战队给自己的脸上贴金了。
那是一个年约三十的男子,他头上也如那圣女雕像艾德利斯一样,包裹着厚厚的白布,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袍,似乎是曼加拉姆圣堂的一位导师。
他一眼就认出了老王等人身上穿着的玫瑰服饰,然后朝他们走了过来:“玫瑰战队?”
“是玫瑰圣堂的老王战队。”老王纠正,对这位接待员的无知表示了小小的抗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