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qq3a好看的玄幻小說 1625冰封帝國 線上看-第二章 大夏監國(2)生與死閲讀-gjnje

1625冰封帝國
小說推薦1625冰封帝國
“外公,尼布楚大草原近况如何?”
“与以前差别不大,不过多了一些城堡,一些街市,由于境内稳定,原本这里只能养活四五千牧户的地方如今却繁衍到上万户,这还只是牧户,若是加上迁徙到这里的农户、工匠、官府的人员,恐怕有两万户”
“哦?这些人过得如何?”
在乌力吉的四合院里,刚用过晚饭,孙德威便迫不及待地打听起来,乌力吉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还能怎样,实在太好了,你父亲在五年前制订的政策实在再好不过”
“您的意思是说凡是迁徙到斡难河、肯特山、色楞格河、乌布苏湖以北的人,无论是农户还是牧户,都不收取赋税,只不过农户每年向官府以平价卖出二十石粮食,牧户每年以平价向官府卖出一定数量的皮毛和肉干的事?”
陰孕成婚:高冷冥夫要亂來
“还能是甚?自然是这些,以前索伦人受蒙古人管辖时,每年需要向彼等缴纳一定数量的貂皮,而在索伦人内部,约莫只有三成的人有资格拥有牛羊马匹,剩下的都是牧奴,像哈尔哈图、牧仁……”
说到这里,乌力吉看了牧仁一下,牧仁点点头,虽然他拥有尊贵地位已经很多年了,可如今乌力吉说起来又完全不同,他的眼睛不禁有些湿润了——若是没有尼堪,他们这个部落不知要过多少年才能达到如今的水平(真实历史上,北境的索伦人、蒙古人的奴隶社会一直持续到俄罗斯的十月革命)。
“朱克图、苏哈,对了,牧仁也是十八骑之一,现在十八骑只剩下了尼堪、你、朱克图、哈尔哈图四人了,过几日你等去了乌扎部去祭奠阿吉就知道了”
孙德威心理一凛,“知道什么?两日后是阿吉爷爷的七十岁冥寿,本来就是自己代表父皇呈上贡品的行程之一,难道那里另有文章?”
“这样的方式,虽然也是税赋的一种,终究是官府拿钱来收购东西,而不是让农户、牧户大老远送到衙门,还要接受官府的盘剥,农户、牧户都欢喜得很,不过这人一旦安稳起来就不停生孩子ꓹ 再这样下去大草原可装不下这么多人口和牛羊了”
“你放心,大草原总共才墨尔迪勒、尼布楚、石勒喀三座城堡ꓹ 像我这里的街市倒是多得很,农户、牧户向官府卖出了东西,手头有了闲钱ꓹ 便会到街市上采购,这街市便起来了ꓹ 久而久之,有些人便专门做街市的生意ꓹ 又产生了第三种人”
“外公ꓹ 乌扎北边的丛林里还有人吗?”
“怎么没有?以前我等都称呼他们为北山野人,实际上与我们都是同族,不过是打不过我们迫不得已逃入丛林的,眼下他们倒好了”
“哦?”
“这些人还是以使鹿、使狗为主,饲养大量的驯鹿,加上地广人稀,貂儿还有不少ꓹ 也没有以前的像乌扎部这样的索伦部落威胁他们,丁口也渐渐增加了ꓹ 以前北边只有三个部落ꓹ 阿林阿那个部落算一个ꓹ 你舅爷爷的安加拉部算一个ꓹ 再就是最北边的温多部了,以前三个部落加起来不到万户ꓹ 却占据了从勒拿河以南到尼布楚大草原以北广袤的山地和苔原”
“眼下他们的户口也增加了五成ꓹ 约有一万五千户ꓹ 那里苦寒无比,官府只是登记人口ꓹ 建设了三处学校和医院,并没有向他们收取赋税的想法,连平价收购都没有,日子好着呢,那些地方实在太冷,别人的人口都能增加一倍,他们只能增加五成”
孙德威笑道:“雅库茨克比他们这里更冷,人口却也增加了一倍”
神話首席追愛妻
三國之召喚傳說
乌力吉摇摇头,“那不一样,雅库茨克及其以北、以东的广大地方,那是你父亲用来流放罪犯之地,那些地方,以大夏国目前的实力,尚不能有效利用,想要好好利用起来,恐怕要等到你和你的子孙了”
我有一柄打野刀
说到这里,乌力吉笑道:“莫德里,去年你姐姐穆特丽出嫁了,今年该轮到你了,你十八岁了,按照以前我等索伦人的老规矩,无论男女,到了十五岁都要谈婚论嫁,只有尼堪迂腐,非要等到十八岁,若是在以前,十八岁,膝下都有好几个娃了”
孙德威面色微红,他的眼前顿时浮现出一个人影,那是他父亲给他订下的未婚妻,索伦大长公主布耶楚克的女儿罗绮。
想到罗绮,顿时又想到布耶楚克的长子罗斗,他面色不禁黯淡下来——几年前,罗斗跟着他去济州岛,半路到锡霍特山打猎,最后却失踪了,这是他这一生最大的愧疚,不光是他,当他姑姑布耶楚克得知此事后还大病了一场,从鬼门关走了一趟才救回来。
要知道,在大夏国,只有布耶楚克有资格在大长公主前面冠以“索伦”二字,在尼堪心目中的地位远高于他自己诸女。
乌力吉见状,知道触动了他的心事,便说道:“你等一路上也累了,早点歇息吧”
玄幻竊命師 江湖有神氣
第二日一早,一行人就出发了。
黄昏时分,他们终于抵达乌扎部,如今的乌扎部与尼布楚山一样,也成了一个大市镇,一来此地是龙兴之地,二来尼堪在这里选定了自己百年之后的陵寝,并提前进行了规划,阿吉夫妇、牺牲的十八骑都在那里,是一个颇有规模的地方,尼布楚索伦五部抽调了一百户人家专门看守。
这样的地方,大夏国内有身份的人都会过来拜祭,特别是如今大夏国国土广袤,麾下部族众多,那些新近归附的首领都会过来拜祭,故此,如今的乌扎部是一个比尼布楚山更加热闹的地方。
孙德威他们并没有惊动部落里的人——墨尔根夫妇早就去世了,部落里并没有他熟悉的人,不过靠近丛林、尼布楚河的地方,也就是以前尼堪兄妹居住的木屋还在,但这处房舍一直封存着,除了尼堪兄妹,再没有第三人胆敢住进去了。
在木屋的旁边新建了一处三进的四合院,原本是专门接待达官贵人的地方,孙德威一行人当仁不让地住了进去。
第二日,在乌扎部现任首领的引领下,孙德威的亲卫抬着祭品,拿着乐器,吹吹打打向山上走去,此时,乌扎部的人才发现尼堪的长子孙德威到了,于是人山人海,将他们围得水泄不通,孙德威只得不厌其烦地一一致意问好。
陵寝所在是一处以前孙老道亲自勘定的地方,位于三座山体之间,一座稍大一些的山体位于正北,两座小一些的在南面,三座小山紧紧连在一起,中间却是大面积的平地,只怕有几百亩,最大的那座山上还有一股溪流留下。
坐北朝南、依山傍水,在尼布楚这样的大草原地带也算难得了,况且此地一直是乌扎部的圣地,以前是大萨满做法事祭拜天地的地方,如今却被尼堪拿来作为自己的陵寝。
地方在半山腰,虽然不高,却还要拾阶而上,这里早就被官府修成了石阶,而在山下则是大量齐整的希楞柱,正是那一百户守卫陵寝的索伦人,走到这里时,孙德威才发现,这里除了索伦人,还有蒙古人、女真人、乞尔吉斯人、汉人,加起来起码有三百户,除了牛羊马匹、驯鹿,还有一些农田,不用说是那些汉人开垦的。
这些人都是自愿来到此地守陵的,孙德威听说自愿来此守陵的有很多,尼布楚官方经过层层挑选才选了三百户,既然是守陵的,他们在山下规制的也很齐整,并没有杂乱无章的景象。
山下还有一座索伦人自己的萨满寺庙,大萨满也是来自乌扎部,眼下他带着一个祭祀班子大约二十人正在候着孙德威一行。
当孙德威准备向上走时,大萨满说道:“殿下,大长公主也来了,正在上面”
孙德威心理一凛,“姑姑也来了,怎么没有人告诉自己?”,那人说道:“大长公主是半夜到的,到了之后直接住进木屋了,今日一早又早早地上来了,故此……”
孙德威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了,估计布耶楚克也不想惊动其他人,以她的地位,大萨满估计也不敢到处乱说。
没多久,半山腰之处的平地就到了。
在石阶的尽头,守着几个护卫,他们见到孙德威一行后,赶紧闪到一边弯下腰,估计是布耶楚克的护卫。
石阶的尽头竟是平地的最高处,站在此处,面前的三角形平地一目了然,眼前,远处的山体高高耸立,近处两座山各有一头大石狮子夹着石阶对峙,上面是一块高约三丈的石质牌坊,牌坊采用黑白黄三色——孙德威知道,黑色代表着黑土地,白色代表着冰雪,黄色则是尼布楚秋天漫山遍野白桦林的颜色。
牌坊上并没有大夏国常见的左飞龙、右猛虎、中间火枪的造型,而是雕刻着驯鹿、战马、野狼三种野兽。
平地上,正中间自然空着,那是尼堪为自己留下来的,左边是阿吉夫妇的陵墓,那里,正有三个人在那里祭拜,而在其它方位,分别布着牺牲的、包括苏哈在内的十八骑陵墓,孙德威知道,在正中间的另一侧,阿吉夫妇的对面,是尼堪尚未确定之地——也不知是谁有这个殊荣,在百年之后有幸陪伴他。
“父皇戎马倥偬一生,朱克图、哈尔哈图、牧仁、阿林阿是从小跟他一起长大的,多半是这四位中的一个了”
正想着,在阿吉夫妇陵墓面前拜祭的那三人过来了,孙德威心中一凛,赶紧收拾收拾迎了上去。
今年四十三岁的布耶楚克在她的一双儿女,长女、十七岁的罗绮,次子十六岁的罗争的搀扶下走过来了。
与以往相比,年过四十的她除了略略有些发福之外,容貌几乎与十八年前一模一样,不过孙德威知道,他的姑姑过的并不快乐。
“威儿”,他的脑海里又想起了父皇的声音,“你姑姑是主动看上你姑父的,当时你姑父一表人才,又会读书识字,是索伦人中难得的后生,不过为父却没有想到,你姑姑从小被你爷爷和你父亲呵护着长大,从来没有吃过半点苦,她嫁给你姑父时又是为父威震一方之时,旁人根本不敢小看你姑姑”
“你姑父也不例外,这十几年,他夫妇表面上相敬如宾,不过为父却知道罗承志对你姑姑一直是敬而远之,你姑姑一开始自然开心得很,不过日子过久了也慢慢体察到这一点,但囿于双方得地位,又不能说开,故此……”
“其实,是为父想差了,当时就不能由着她的性子来,这读书也要分人,有些人读多了自然能多多进益,有的人却不同,书读的越多越迂腐,你姑父……便是其中之一,当时还不如给她寻摸一门索伦勇士,那样的人才放得开,才能与你姑姑登对”
萌寶娘親闖天下 桐歌
正想着,布耶楚克已经过来了,她一身白衣,脸上略施黛粉,眼角隐隐还有泪痕,而她身旁的罗绮倒是一个落落大方的女孩,见到孙德威后也是含羞低头,倒是那罗争,他并没有继承罗承志的容貌,长得几乎与布耶楚克一模一样,那是贝加尔湖附近乞尔吉斯人常见的长相。
“侄儿拜见姑姑”
孙德威跪倒在地。
当他跪下时,他顿时完全明白了,自己父亲旁边那个空位并不是留给朱克图他们的,而是留给布耶楚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