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fo36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唐朝第一道士 流連山竹-第八百三十章   曼清有孕免苦罰熱推-5wvdy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伍弟的加入。
龙泉观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该是如何,依然如何。
原本打算早就离开的钟文,因为某件事情的变故,却是缓了下来。
再加上伍弟的拜师,以及利州两位主官的到来,到是让钟文原本的打算,直接成了一边的旁事。
太乙门如何。
此时的钟文却是没有心思去想了。
毕竟。
曼清这件事情,才是让钟文心中一个最大的结。
哪怕即是李道陵他们也是如此。
“九首,你也莫要心急,此事并非三五日就可解决的,我听你二师傅所言,那慈航殿他们也不知道在哪里,即便你想去寻找,也不一定能寻找得到,所以我到是希望你静下心来,好好习练武艺,好应对以后发生的一些变故。”某日,李道陵瞧着自己的这个弟子灰心丧气的,知道弟子心思的他,开始宽慰了起来。
对于李道陵而言。
虽说太一门的道法典籍乃是大事。
可当下的他,却也知道这事只能往后拖了拖了。
钟文看向自己的师傅,眼神之中闪动着灰败之色。
是的。
就是一股灰败之色。
没有人理解钟文此时的心思。
也没人能理解钟文此时心中所想,更是不能感同身受。
在钟文的心里,也着实喜欢曼清。
可是这种喜欢,也只能是喜欢,却是不能言表出来。
而又发生了那件事情后,钟文这种喜欢,也越发的渐长,慢慢的成了一种思念。
“师傅,我知道该如何做的,你老就不要担心我了。”钟文佯装笑意,回应着自己的师傅。
李道陵瞧了瞧后,无声的摇了摇头。
至此。
钟文时而教导着伍弟一些武艺之事。
时而静静的坐在某个角落发呆。
几日后。
钟文一改之前的颓废之态,回到了自己的屋中,开始打坐静心,钻研自己的内气。
強寵霸愛,冷少求放過
“理竺前辈,九首这样不会出什么事吧?”李道陵看着自己这个弟子,几日里还颓废不止,可这一转眼又开始打坐了起来ꓹ 心中甚是担忧。
理竺看了看钟文的屋子方向,摇了摇头ꓹ “李道长,你就放心吧,小文不会有事的ꓹ 他自己知道该做什么,我们就不要替他担心了。”
“是啊ꓹ 李道长,小文的成长ꓹ 不是我们能左右得了的。而今ꓹ 估计师兄都已是打不过小文了,未来,谁也不知道小文的成就会到何种程度,说不定,小文说不定能突破那魔咒也不无可能。”伯溪也是站在一边说道。
说来。
理竺与伯溪二人,在两日前就已是从山林里回到了龙泉观了。
浮愛
这二人。
自从拿到钟文交给他们的册子之后,就钻进了山林之中。
如果不是因为伍弟的拜师ꓹ 说不定他们二人都不一定会回来。
几天的时间。
到是让他们熟记下了钟文交给他们的册子之上的功法和剑法。
而此时的册子,已是到了鬼手的手中去了。
当鬼手拿到册子之后。
也如理竺二人一般ꓹ 直接离开了龙泉观ꓹ 到了山林之中去了。
龙泉观太过吵闹ꓹ 只有去到山林之中ꓹ 才有安静的环境。
再加上。
这属性功法的重要性,自然而然的ꓹ 所有人都会选择避开龙泉观中的道人或者弟子什么的。
随着钟文打坐静心开始。
这脑海之中ꓹ 就开始在推演着自己内气的属性来。
而钟文并不知道。
他这一推演ꓹ 时间却是成了流水一般。
这一推演,就已是过了一个月。
一个月的时间里。
浩漫仙途
小花每隔几天就会送上些饭食和水到钟文的屋中。
而钟文除了太饿的情况之下ꓹ 基本是不会停下来的。
而此时。
远在几千里之外的慈航殿。
從默示錄開始 風鄰晩
慈航殿的苦寒之地上层。
入了苦寒之地上层的龙玉,此时满身布满着冰晶。
此刻的龙玉。
正极力的催动着内气,在抵御着这股强劲的风力,以及极寒。
龙玉从未感受过这般的苦难。
是的。
在龙玉的心中,这就是苦难。
太冷了。
这种冷是冷到骨子里的。
龙玉身上除了布满冰晶之外,连呼出来的气息,都在片刻之后成了冰晶。
如果此时这里有碗水的话。
不用几息时间,就能冻成冰块。
“好冷,好冷,什么时候结束啊,我想出去!我想出去!”一边颤抖的龙玉,心里一直在念叨着这些话。
从入这苦寒之地开始。
龙玉就没有停过要离开的想法。
可是她知道。
即便她想离开,也是无法的。
除非她能抗过这三年。
可身为先天之境八层的她,她自己都没有底气能抗下这三年下来。
说来。
这慈航殿苦寒之地上层。
依着当年慈航殿的祖师们评断。
先天之境七层就可以进入了。
只要达到了先天之境七层,只要毅力够,完全可以抗下三年来的。
而且。
只要三年一过,必然是能直接突破到先天之上境界的。
而如今的龙玉,身为先天之境八层,依着道理来说,也是完全能抗得下来的。
但是。
龙玉的心思,却是不是练功,而是想离开。
这也导致了她一个来月的时间下来,一直也不得法。
要不然。
此刻的她,就该静心打坐,内气缓缓而上,好让自己抵御这极寒,也能使得她的内气增强,好突破到先天之境九层。
就好比此时的曼清。
帶著軍隊回古代 窩棚牛牛
虽说她早已不在那风洞当中。
此时的曼清。
娘娘嫁到:陛下,好生伺候!
一直躲在那只供她一人藏身的凹槽之内。
一个来月的时间。
让她明白了为什么慈航殿曾经的一些祖师,为何一入这苦寒之地五层,就从未出来过了。
一个来月的时间里,曼清从一开始的无所谓,到现在的她,体表的温度都已是下降了不少,都快结冰晶了。
要不是她曼清一直催动着内气抵御这股让她痛苦的极寒,说不定此时的曼清,已是成了一座冰雕了。
“咔咔”声响起。
厚重的大门缓缓打了开来。
守门人提着一些吃食进来,眼睛都快眯成了一条直线。
当她看到凹槽之内的曼清后,脸皮抽动了一下,伸着脑袋往着凹槽内探去,贴着脑袋向着曼清说道:“曼清,这是你几天的食物还有水,三天我再过来。”
当那守门人一开口,曼清的眼睛就睁了开来。
“呕~~”
当曼清这眼睛一睁开来后,却是要呕吐了起来。
这让守门人心思有些不明。
她可是知道。
曼清三天才进一次食,这还没吃呢,就要呕吐。
不过。
当她想起长老们们所说之事后,脸上顿时就更加的抽动了。
随即。
守门人伸手往着曼清的手上之脉探去。
可是。
此时的曼清,因为极力的在抵抗极寒,体表温度又低到了一种程度。
即便有脉博,也是微弱不可查。
守门人细细把着脉,似有似无的脉象,让她心中生疑。
随即,守门人二话不说,把食盒放进凹槽内曼清的手中,直接转身离去。
甚至。
连那厚重的大门都未关闭。
着急忙慌的守门人,一路从五层往上,最后从苦寒之地离开。
“殿主,长老,护法,我有要事禀报。”守门人来到慈航殿的大厅,正巧慈航殿所有的话事人都在此。
众人看向守门人,心中有些疑惑。
据她们所知。
守门人一般是不会离开苦寒之地的。
除非有什么大事,她们才会出来。
这是慈航殿的规矩,没有人谁敢坏了这个规矩。
这一任的守门人已是守着苦寒之地十年了,只要当她们的境界达到先天之上九层,即可离任,加入到长老之列。
如长老之列没有位置了,就会到慈航殿的后山,成为慈航殿的侍殿者。
而今。
守门人突然离开苦寒之地,说有要事禀报,这就让她们心中不解了,“己妃,有何要事?”
“禀殿主,刚才我去给曼清送食物,见曼清呕吐状,我猜测曼清有可能有身孕,所以特来禀报。”守门人己妃说道。
随着守门人己妃这话一出。
大厅之内所有人都惊在了那儿。
有身孕?
傲霸天下
偏愛 慕容歆兒
这可以说是慈航殿有史以来的第一次了。
即便现任的殿主,也不曾有过。
而今,守门人己妃却是说曼清因为不洁身自好,就导致了有身孕。
如此一个消息。
校草的刁蠻女友 lingxi
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可真当?”一长老问道。
“不敢确认,因为是在五层,极寒的情况之下,我无法探出曼清的脉象,但依我所之见,曼清有可能已是有了身孕,还请殿主以及诸位长老护法决断。”守门人己妃拿不定主意。
这事。
在慈航殿乃是首次。
谁也不知道当下该如何。
而曼清又曾是圣女。
虽说已是打入到苦寒之地五层去受罚。
可当下有了身孕之事,这让众人纷纷相互望了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好半天后,慈航殿殿主看向长老四人,“诸位长老,曼清虽说已是革去了圣女之名,可如今已是有了身孕,你看是否看在曼清有身孕之事上,先让曼清从苦寒之地出来生完孩子后再行罚?”
身为师傅的,自然还是有想救一救自己的弟子的想法。
可她也知道。
这慈航殿真不是她一个人说了算。
长老在,护法也在。
很多事情,都得商量着来。
春夏秋冬四位长老相互看了看,点了点头后,又是看向四位东南西北四位护法。
当四位护法也点了点头后,长老春语说道:“即然曼清有身孕,那就先让她出来吧,至于受罚之事,待曼清生完孩子之后,我们再相商。”
“那好,己妃,你去五层把曼清接出来,暂时安置在偏院,我会让人过去。”殿主得了长老护法们的点头之后,心中也是甚喜。
至于以后如何。
她暂时也不去想了。
自己的弟子有身孕,这算是慈航殿得一件大事。
而且。
曼清的天赋又高,她们当然也寄望于曼清的孩子出身后,其天赋高绝的概率会很高。
如此这样,未来的圣女,也就不用再去选择龙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