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0xp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貞觀俗人討論-第804章 釜底抽薪之計熱推-ipbdp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白眉鹰王最后被老刽子手剐了三千三百五十七刀,剐了整整三天都没死,不过老刽子手在剐完第三千三百五十七刀后,想喝口酒提提神,结果一口酒喝下去后却突然倒在刑台上。
老头子八十多岁了,连续三天的行刑,最终没能支撑住,太过兴奋过于耗费精元,老刽子手反倒是比被行刑人先走一步。
他这一倒没再起来,直接在台上死了,死时还带着些遗憾,对曾孙说剐的刀数太少了。
老刽子手死后,他那背箱子的曾孙执意要完成曾祖最后的遗愿,继续行刑。这位年轻的刽子手,手艺倒是得到了家传,不过此时的白眉鹰王早就已经是命悬一线,老刽子手精湛的手法,再加上秘制的麻醉药止血药等才让他吊着口气。
年轻的刽子手执刀,又割了二百四十三刀,凑足了三千六百刀。
三千六百刀后,年轻的刽子手也发现犯人基本上已经没有气了,他干脆一刀下探,直接去势,再一刀,开膛,第三刀,摘心。第四刀取肝,第五刀,枭首,第六到第九刀,肢解四肢。
·······
光明王、光明教主、白眉鹰王、鹰巢老人·····
这个有着一连串威风至极称号的家伙,实际上的哈桑三世,就此行刑结束,也结束了他的痛苦。
·······
广州码头,行刑三日。
末日之殺神重生
哈桑三世总共被剐了三千六百零九刀,活剐了三天才死。
他以下,还有一百余人享受到了八刀、十六刀、三十二刀的凌迟,另外三百多人被斩首ꓹ 五百多人被腰斩,一千多人被绞死。
另外上万被抓捕的光明教众、鹰巢刺客等被处以削去右手拇指或断去双脚大拇指后发配为奴的严惩。
新歡上市,前夫滾遠點 斐濟coco
曾经掏了十万贯钱ꓹ 想解决秦琅这个麻烦的阿拉伯大海商桑贾尔,被处了三十二刀的凌迟,家族一百多口ꓹ 其中男丁全被绞死,女眷统统发配为奴ꓹ 家产全部没收。
十几条大海船,无数庄园作坊住宅被没收ꓹ 他被查封没收的家产价值数百万贯。
另外那些总共出了四十万贯想让鹰巢解决秦琅的商人们ꓹ 也被秦琅一一连根拔起。
整个广州没有一寸是清白的,没有一个商人是干净的。
重者被处死抄家没收财产,轻者也被治罪罚钱等,一时间整个广州一片肃杀。
·······
“三郎,咱们打击的会不会太狠了点,目前为止,抄没的钱财已经价值超过三千万贯了ꓹ 太多了。”
贾务本拿着帐本过来,有些担忧的道。
这个当年能扛着死人大腿生啃的狠人ꓹ 这会都有些觉得事态控制不住了的感觉。
三千万贯ꓹ 这是现在朝廷差不多半年的财收。
放在贞观以前ꓹ 甚至能相当于武德九年时间除了实物租税以外的钱帛收入总和了。
朝廷先前抑佛汰道ꓹ 清理整顿寺观,也就差不多弄出来这么多钱。
现在秦琅在岭南短短时间ꓹ 也搞出来这么多钱ꓹ 而且小半是从广州弄出来的ꓹ 简直是刮地三尺了。
“是不是收敛一点,只追究胡商?”
美女公寓 明日復明日
他提醒秦琅ꓹ 现在打击的许多人中,不少其实背后都是大唐的顶级勋戚豪门的人。
“暂时还不能收手,既然要动,就动狠点,这次我们出手,事出有因,有足够的理由,谁要是非要跟我硬杠,我跟他杠到底。”秦琅很不客气的道。
“阿公且放心,此事我早已经密奏圣人,圣人和太子都支持我,且我也早把这边的事情明发朝廷,现在政事堂诸公也不少人支持我。”
變身之女俠時代
对于李世民来说,秦琅在岭南搞这么大动作,虽然有点惊人,可他揭开的这个盖子,展露出来的那些东西,也是李世民不曾想象到的。
里面的问题非常吓人,吓的李世民赶紧让镇抚、殿前、百骑三司迅速全力的参与调查,并向岭南有密奏权的官员询问,得到的不少反馈,都说明秦琅没有夸大事实。
李世民震怒,下旨让秦琅严查,深入追究。
广州可是岭南的大本营,做为大都督府的驻地,如今更是海贸最重要的港口之一,是李世民要把岭南彻底纳入大唐的关键大本营,若是这里烂掉了,那岭南也就别想真正纳入统治。
秦琅得了皇帝的支持,那肯定是天不怕地不怕的。
“抄再多钱也不用担心,阿公赶紧组织车船,先把一些轻货财宝运往长安给陛下。”
抄出来的钱,秦琅拟做三份。
一份上供,其中又分三份,朝廷国库得六分,皇帝内库得三分,太子内坊得一分。
奉子逃婚,緋聞老公太傲嬌
剩下两大份,一份留道,划入大都督府衙,具体因为秦琅现在身兼数职,巡省东南,经略三广,都督两广,总督水师,所以这份分成四份,划给观风俗使行辕、经略安抚使衙、大都督府、水师,充做办公经费,以及赏赐等。
最后一份留州县。
将下拔给广州等岭南诸州县,用做地方上驿站、乡勇团练、官吏杂给、州县学校,以及修城修路修桥修河堤水渠等费用。
有钱还怕没地方用?
秦琅是胆大的,一般人查到这里,肯定不敢再查下去了。
秦琅不怕,怕个毛。
别人先搞他,而他本来南来,也是负有皇帝钦差的,现在正好借机整顿,哪还有放过的。
“是时候给海商们定定规矩的时候了,不仅是蕃商,汉商也是一样。逃税、漏税、走私这些事情,以后绝不允许。”
小七家的禍水男 婉轉的藍
·······
屠魔工業 酒杯中的胖子
秦琅宣布一系列海贸新规。
市舶使王承恩有些激动,又有些担忧。
“卫公的这些规矩倒是很好,只是出了广州港,估计也就交州港和卫公的太平港会听,其它地方现在多是俚帅汉酋,羁縻控制,向来也是听调不听宣的啊。尤其是高州冯家,控制了高罗海南等八州之地,咱们的话在他们那没效力。”
哈桑三世是广州地下之王,但人家冯盎却是半公开的岭南之王啊,人家拥有小半个广东道地盘,拥有的军队不下十万。另外岭南最大的俚人势力冼家,是他们世代联姻的盟友,而岭南另一大势力冯暄,是他亲兄弟。
冯盎要是乱起来,那就是一场真正的战争,以现在朝廷在岭南的兵马,还未必能打的过冯家。
别看光明教在广州影响大,据点庄园遍布岭南,但也就是一群藏头遮面的家伙,朝廷真要全力对付,他们不是对手,可冯家代表的岭南土著势力们,实力太强。
“冯盎还在长安,若是冯家不肯配合,我打算建议圣人授封冯盎到陇右或是朔方去任职,或者干脆就给他也在西域或是南中地区一块封地。”
这招很猛,岭南是冯家的势力没错,但冯盎一直以来的表现,也是不想跟朝廷正面刚的,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愿意鱼死网破。
鱼死了,网顶多破个洞,回头朝廷再修补就上,但冯家可就没了。
朝廷对于冯家这样的土王,还是要温水煮青蛙,给他们留有一定余地,保留些权益,让他们没有决心和勇气全力一搏。
待到一步步的被削弱之后,有一天想再来反抗,却已经没有能力了。
冯家现在最在意的当然还是其对传统势力范围的控制权,枪杆子是其最核心的利益。
“我建议对冯家的地盘多设州县,掺沙子,以分割削弱其势力。”王承恩建议。
秦琅却没采纳。
之前武德年间,朝廷刚得到岭南土王们归附时,就是采用的这种办法,在岭南设立了大小近百个州,一边大肆封赏土王们,一边又乘机掺沙子,这种策略倒也有过一些作用,比如宁冯两大家族后来都内讧过。
这相当于朝廷户籍中的分户之法,家族三代以后必须分家立户,避免形成那种家族好多代人数百口的庞大宗族,分家之后,形成许多小户,财产也分散,其实力自然也就大打折扣了。
只是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朝廷现在对岭南已经不是武德初时的掌控力了。
划分州县太多,更不利于管理。
回到明朝當海盜
现在朝廷要做的不是分权,而是要慢慢的把岭南的权力集中收回来。
兵权要一步步来夺,先禁私兵,但让各州组建团练,实际上就是允许各地土王把原来的私兵,改换成团结兵。
团结兵为乡勇,但也是在朝廷统领之列,大都督是岭南团结兵的最高统领,当然,平时还是交由各州刺史们兼任团练使,或另任团练使统领。
私兵改团结兵,就是由暗转明,以后可以进一步设立兵额,武器装备粮草等都正规化,甚至慢慢的还可以派教头、军官等掺沙子。
这比起原来私兵肯定要强许多。
当然,除了私兵改团结,秦琅计划要在岭南增设驻军,其中部份沿海港驻南海舰队的水师兵营,部分则驻边军,也编设一些府兵军府。
慢慢来,不急。
甚至现在朝廷已经正式夺了岭南土王们得南选官之权,收走了他们自辟官属的权力,但之前几年,还一直是允许他们自己举荐官员,朝廷基本上也会同意,只是也开始少量向岭南派官。
这次秦琅打算对岭南官员来一次大考核,借机清理掉一批土王们授的官,从朝廷调一批流官来补充。
最重要的,还是经济权。
不管什么时候,枪杆子虽然能出政权,可枪杆子最要钱养。
古代幸福生活 一個木頭
“广州港外,广东道拟新增潮州港(汕头港),高州港(茂名港),雷州港(湛江港),崖州港(海口港)四港。”
新增四港,均为正式贸易口岸,广东除此五港外,其余港不得再做进出贸易,五港将设立市舶司和常平司下派机构,并由南海水师派驻水师兵营镇守!大都督府另于五港各设一镇边兵,两府府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