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204优美小說 我有一座藏武樓 起點-第六百五十七章 回元丹閲讀-8362l

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
夏宏嘴角扯出一丝神秘的笑容,带着些阴险。
尤其在看到段毅激动和兴奋的表情后,更是如此,最后指着最后一个红木托盘说道,
“这最后一物,乃是一枚回元丹,乃是前一代武当掌门采集百药精华,亲手所炼。
药效非凡,可以快速回复元气,治疗内伤,对于续接经脉,补救气血之损,也大有疗效。”
最后一样东西倒是普通些,虽然是什么前代武当掌门所炼制,还有什么收集百药精华,但药效主要还是在于疗伤,滋补,对于修行增进帮助不大,远不及无极仙丹来的霸道给力。
这三样东西,雪魄珠,应该是老镇北王,也即是段毅此身的爷爷给他的礼物,这之前已经点明。
而武库钥匙,应该是夏宏居心叵测临时想出来的,用来给段毅设圈套的。
無敵兌換系統 夜貓
最后的那枚回元丹,才是真正用来感谢段毅维护住王府颜面的礼物。
火車頭震蕩:宜萬鐵路始末
段毅在这三个红木托盘上扫了又扫,眼神炽热,毫不矫情,欣然将三样东西同时收下。
看得夏宁这小子眼冒火光,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当然更多的还是恨。
豪門小嬌妻:別來無恙
商姝 是老人
在他看来,若没有段毅的存在,这三样东西,全都是他的,却没有想过,其中又蕴藏着多少的陷阱与危机。
感谢过后,段毅见离出发时间尚早ꓹ 他和这夏宏父子也没什么可聊的,主动提出要一个房间静修参研这三样宝物。
他这也是心痒难耐ꓹ 尤其是雪魄珠,极可能在短时间内让他的实力更进一步。
夏宏不以为意,招呼过身旁的一个近侍ꓹ 让他引领段毅和琴心暂时退下。
等到段毅和琴心两个走远了,夏宏脸上的笑脸顷刻变作冷厉ꓹ 恨铁不成钢的瞪着夏宁,教训道ꓹ
“不成器的东西ꓹ 你就算不拿他当你的哥哥看待,又何必说出口来,徒惹人生厌,招惹是非?回去后给我好好反省反省。”
不错,他气的只是夏宁城府太浅,太过鲁莽冲动,而不是夏宁本身对段毅的态度ꓹ 由此而见,他本人对段毅也没什么好印象。
夏宁却有些不忿ꓹ 见自己老爹也就是雷声大ꓹ 雨点小ꓹ 没有真的发怒ꓹ 试探道,
“父王ꓹ 我知道自己冲动了些ꓹ 可他实在太气人了ꓹ 见到他的样子,我就恨不得杀了他。
而且您对他也太好了ꓹ 雪魄珠给他,武库钥匙给他,这些连我都不敢奢望。
你就不怕他将来尾大不掉,成为咱们的心腹大患?”
夏宁小小年纪,虽不功于心计,却也知道段毅的了得之处。
在他看来,段毅从一个卑贱的草根走到今日,时间短,而成就大,这绝非侥幸,怎么说都是一种本事。
眼下又得了如此大的造化和好处,等于龙生双翼,焉知不能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雪魄珠是你爷爷指明要送给他的,你要知道,不管你我对他的想法如何,他终究是我那个没福气的哥哥的唯一儿子,也是你爷爷的嫡亲血脉,这算是一种愧疚的补偿。”
说到补偿,夏宏语气当中也有唏嘘,他对自己那个未曾蒙面的孪生哥哥还是有些许的感激的,因为若不是他从小被自己母亲抱走,夏宏想要坐上王爷之位,恐怕会遇到最大的对手和难关。
“至于那武库钥是,你当是什么好事吗?
那武库当中搜集的武学,乃是我镇北王府以及如意楼的底蕴之一,里面甚至没有一门低等的武学。
你说说,这么庞大的知识,这么多的武功,他如果真的沉浸其中,要花费多少时间,占据多少精力,说不定就会拖延他现在的武学境界。
同时,武库在我们的掌控当中,他若是一直在里面钻研,也就相当于另类的被我们幽禁,掌控,如此一来,岂不是占尽先机?
就算朝廷想用它来做什么手脚,也被我们拿捏住,起不到大作用。”
重生韓國大導演
至于最后的回元丹,不论是夏宏还是夏宁,都没当一回事,这玩意只要有资源,有好的炼丹大师,要多少有多少,当成糖豆吃也无不可。
英雄聯盟之至尊王者 小蘋果
夏宁听到这里,才知道夏宏对段毅原来并非是宠爱有加,而是包藏祸心,心中又惊又喜,一时忘乎所以,连忙说道,
“父王既然也对这小子不喜,又不得不利用他,何不直接将他擒拿下来,废了他的武功,将他彻底掌握在手里?”
他的语速极快,夹杂着兴奋和期待,小心思根本不用藏,就露了出来。
夏宏狠狠的剜了夏宁一眼,眼神幽幽寒芒乍现,一抹凌厉的气机刺激的夏宁猛地一哆嗦,让他从兴奋当中恢复正常。
“你倒是打的好算盘,也不失为一个安全的保障。
不过你忘了,他不管怎么说,都是镇北王血脉,而且在江湖上并非无名之辈,本身的武学修为也极为难缠,真想对付他,不是那么容易的。
再者说,打蛇不死,反受其害,他可不是一个忍气吞声的人。”
四神集團③:老公,滾遠點
極武戰神 冰鋒
当然,话是这么说,但夏宏的心里却是另有思量。
之前得知段毅的血脉身份已经被宗人府承认,他又急又怒,泄了根底,已经朝着段毅出过手了。
那种强横无比的心灵冲击,一般的高手都要被其所慑。
然而,段毅却硬生生顶住了他的压力,所展露出的武学修为境界,让他不敢轻举妄动,要是真的打起来,闹得小半个县城都知道,他这镇北王府也不用混了,直接向朝廷认输就完了。
“还有,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不要私下里对付他,这个人眼下是我们竖在明面上的一个靶子,既能够缓解咱们和朝廷的矛盾,同时也将端王的敌意引到他的身上去。
就拿这次宴席来说,端王绝对会找机会来对付他,咱们在旁边看着就好。
其一,看看端王的手段,其二,也瞧瞧这小子的底蕴成色,知己知己,才能百战不殆。”
夏宁心中虽不以为然,但表面还是十分恭顺的听从夏宏的教导。
同时,他心中暗暗想道,好,就再等上几个时辰,到时看你这个小野种怎么应付端王得刁难。
一想到段毅可能颜面尽失,名声扫地,甚至受到重创,夏宁的心里就莫名的兴奋和喜悦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