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fn5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第463章 邪物土撥鼠:大王,你想幹嘛看書-310w0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小說推薦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刘海蟾看着独眼男远去的背影,不寒而栗,为得罪独眼男的家伙们祈祷着,希望你们不要太惨。
回家路上。
“林凡,你刚刚好厉害。”老张兴奋的很,每次林凡切磋胜利后,他都非常的开心,就像他上场跟对方切磋一样。
林凡谦虚道:“还好吧,我没有用真正的实力,就是怕一不小心将对方打死。”
“我感觉他好像有点坏,不像是好人,为什么不将他打死呢?”
“不能这样想,有的时候要慢慢感受。”
“那你感受到的是什么?”
“嗯……感觉还好吧。”
“哦。”
“嗯!”
他们两人的交谈,对寻常人来说就是无稽之谈,莫名其妙,听在耳里,都感觉问题贼大,最让人想不通就是他们都还很懂其中的意思。
邪物公鸡身为卧底,已经卧底了数月,对于眼前这两位愚蠢的人类,早就熟的他们屁股有几颗痣都知道。
不是他喜欢盯屁股。
而是一种形容,表示他对眼前这两位太熟悉。
“咕咕!”
“咕咕!”
就在他们回家的路上,草丛里传来熟悉的叫声,不是声音熟悉,而是叫的好像母鸡的声音。
紧接着。
超級捉妖聯盟 紫金山2014
两道身影窜出来。
不是人。
而是两头跟母鸡一样的鸡,只是毛发不同,一黑,一黄。
他们身上背着包袱,羽毛杂乱,好像是逃荒而来。
翻译着。
“大哥。”
“大哥。”
籃球之遊戲分身
两头邪物公鸡拦住他们的去路,对着邪物公鸡‘咕咕’叫喊着。
邪物公鸡看到他们,忍不住的‘咕咕’着。
“小黑,小黄,你们怎么来了。”
小黑道:“大哥,我们终于找到你了。”
小黄道:”大哥,我们真的好惨啊,呜呜呜……”
看到家人的邪物公鸡真的很激动,可是很快,他就想到自己现在的情况,不能跟他们相认ꓹ 否则会出大问题的。
邪物公鸡道:“你们不在家里待着,跑来这里干什么?”
“大哥ꓹ 我们是来投靠你的。”
“投靠?”
邪物公鸡听闻这番话,神色都变了,他在两位人类身边卧底ꓹ 饱受折磨,尊严ꓹ 面子通通都消失不见,甚至还要被人参欺负。
他所做的一切ꓹ 就是想成为邪物英雄ꓹ 受所有邪物敬仰,同时让他们邪物鸡一族成为邪物中的贵族。
为了走到这一步,任何困难都是能够承受的。
邪物公鸡咆哮道:“回去,都给我回去,这里不是你们能来的,你们不属于这里,听我的。”
他已经这样ꓹ 不想自己的兄弟姐妹也沦落到他这种地步。
小黑跟小红听到大哥说的话,惊的向后退一步ꓹ 鸡眼不敢相信的看着邪物宫公鸡。
啪嗒!
啪嗒!
邪物小红鸡眼泪滴落着。
邪物公鸡撇过头ꓹ 就算鸡妹落泪ꓹ 他也不能将他们拉到水坑里ꓹ 在这里是要遭遇磨难的,他在这数月的时间里ꓹ 已经习惯了ꓹ 所以他只想默默的承受。
小红鸡道:“我们已经没有亲人了ꓹ 大哥,你是我们最后的亲人了ꓹ 我们的老家已经被破坏了。”
震惊!
邪物公鸡满脸震惊的看着小红鸡,迈着脚丫,张开翅膀,像是人类抓着对方的肩膀,“你说什么?”
他有家乡……
在一处不算荒凉的小树林里。
大家都无忧无虑的生活在那里,因为他们邪物鸡的战斗力可以忽略不计,所以在邪物种类里属于低等的存在。
当时的邪物公鸡还很年幼,经常看到别的邪物来欺负他们,可是他的种族只能默默承受,没有血脉,没有背景,什么都没有。
在那时……
邪物公鸡暗暗发誓,在他有效的心灵里,埋下一颗壮大邪物鸡种族的雄心壮志,在成年后,他背着包袱,在家人不舍的目光下,背井离乡,加入邪物大军,成为一名最没有存在感的邪物。
如果要说他能跟那种邪物相比的话。
那只能跟邪物土拨鼠。
小红鸡伤心道:“邪物土拨鼠到处散播你是邪物叛徒,加入人类阵营,我们就一族就被别的邪物针对了,大哥,你真的背叛邪物,加入人类阵营了吗?”
錯嫁:暴王,本宮已跳槽!
邪物公鸡不敢相信听到的话。
他很想说,我没有背叛邪物,我只是在人类这边卧底而已,可是他不知道人参能不能听懂他的话,如果说出来的话,一切都将功亏一篑。
可现在这些并不重要。
他只想知道,自己的种族真的就这样没了吗?
不……
億萬帝少神偷妻
绝对不会这样的。
幽冥路18號別墅 愛新覺羅悟空
我所做的一切只是想成为邪物英雄,带着荣耀回到家乡,让所有邪物都知道,你们所认为的邪物鸡一族,有一位邪物公鸡,他凭借自己的能耐,做出了谁都无法做到的事情。
就在此时。
林凡手掌落在邪物公鸡的脑袋上。
关怀的抚摸。
可是对邪物公鸡来说,就像是一种可怕的征兆,是我表现的太激动,导致被看穿身份了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
他以前所做的一切,不就是白做了嘛。
“咕咕!”
邪物公鸡收起悲伤的表情,表现的跟以往一样,就仿佛没有将事情放在心上似的,只是他的内心很痛,痛的都想泪流满面。
虽说咱是邪物,但也是有家庭的,有种族,有伙伴的。
在那邪物肆意破坏的时候,邪物公鸡跟别的邪物不一样,还是有点善心的。
小黑鸡跟小红鸡看到林凡,都警惕的向后退一步。
心生畏惧。
果然,大哥真的跟人类混在一起了。
而且他们知道现在的人类很可怕。
囚禁舞姬
“母鸡。”林凡轻抚着邪物公鸡的脑袋,温和道:“虽然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但我想应该是你的家人,你的内心很悲伤,很难过,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吧。”
“你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宠物,我会帮你的。”
他能够感受到母鸡跟平时不一样。
小黑鸡跟小红鸡对于眼前这人类对大哥的友好,让他们感到震惊,但更多的是疑惑,对方真的会帮忙吗?
邪物公鸡没有说话。
也没有跟他的小红鸡他们说……你们赶紧离开,而是内心发生着天人之战。
他是有梦想的邪物公鸡。
眾妙之門
想着靠自己卧底在人类身边,到现在,没有任何收获,但已经获得对方的信任,现在……如果暴露的话,就真的完蛋了。
但他不舍老家。
缓慢的抬起手,指向远方。
林凡道:“你说的方向是在那里吗?”
邪物公鸡点点头。
“好,我们出发。”
……
邪物鸡的老家是在一片树林里,距离延海市有段距离,如果开飞机的话,几个小时就能到达,整体来说,路程还算遥远。
这片小树林,没有任何稀奇古怪的地方。
占地面积还算可以。
随着邪物从人类世界撤离后,就已经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去哪里,但对邪物们来说,他们只是去了人类很难找到他们的地方而已。
一堆堆篝火燃烧着。
一群邪物鸡被关在笼子里,他们抱团取暖,害怕的看着周围那些对他们虎视眈眈的邪物豺狼。
各种骨头制成的宝座上,一头已经能用双腿行走的邪物豺狼冷漠的看着捕捉到的猎物。
“你们邪物鸡一族,出现了一位叛徒,他跟人类混在一起,对我们邪物来说,就是一种耻辱。”邪物豺狼王阴沉道。
撑着下巴的利爪散发着幽光。
对邪物鸡一族来说,有着绝对的威慑性。
“大王,他就是耻辱。”一头邪物土拨鼠恭敬的站在一旁道。
他们邪物土拨鼠没别的本事,就是喜欢打小报告。
只要知道的。
绝对在极短的时间内,将知道的事情告知所有人。
“嗯。”邪物豺狼王很满意的点着头,随后好奇的看着邪物土拨鼠道:“你这家伙弱是真弱,但还算有点用处,不错,不错,只是你们土拨鼠一族好像越来越稀少了啊。”
蜜妻甜辣辣:軍少爹地,stop
“哎,的确是这样,我们一族的数量越来越稀少了。”邪物土拨鼠感叹着,随后道:“大王,你别看我们土拨鼠一族弱,其实我们有着极大的用处,我许多兄弟姐妹,在各个邪物大佬手里干着活,要说成就,我恐怕是最弱的一位,因为大王的实力跟那些邪物大佬相比较起来,实在是太弱了。”
说完这话。
邪物土拨鼠还没感觉到此话有什么不妥。
只是感觉邪物豺狼王一直盯着他看。
繞床弄嬌妻
邪物土拨鼠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脸色微红,羞答答道:“大王,你这样看得我好害羞啊。”
“害羞?”邪物豺狼王声音阴沉的很。
“嗯,真的好害羞啊。”
啪嗒!
邪物豺狼王速度极快,一巴掌就将邪物土拨鼠抓在掌心里。
鬼說 三生石
“大王,你要干嘛?”
“干。”
“不要啦。”
“可恶,本大王算是知道你得种族为何如此稀少了,都是像你这样吗?”
“啊,是啊,我的兄弟姐妹都跟我一样。”
邪物土拨鼠还很迷茫,总感觉大王有点怪怪的,不过还是如实的回答了。
刹那间。
可怕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邪物豺狼王张开嘴,一口将邪物土拨鼠的脑袋咬掉。
哗啦啦!
鲜血流淌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