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ya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超腦太監》-第1203章 逼和(二更)熱推-69x6c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
再出来,再进去,则变成大雪纷纷。
恐怖都市 夜黑羽
雷霆闪电,狂风呼啸,固然让两人惊奇,可都没有看到大雪让他们惊奇。
山洞里根本没有水气,很是干燥,怎么可能凝成雪?
李澄空也若有所思,带着袁紫烟进入地宫之后,一动没动,只是站在洞内感应。
这些雪是怎么形成的?
难道是吸纳外面的水气所凝?
可他站在山洞外,却感应不到水气的凝结,这很古怪。
“老爷,还要再试试吗?”袁紫烟笑道:“看看这里还会有什么花样。”
“嗯,试试。”李澄空点头。
袁紫烟再次按上琉璃石壁,然后光芒闪现,两人一闪再次消失。
这一次却吓起了瓢泼大雨。
大雨过后,两人进来,地面的雨水在迅速的消失,琉璃地面仿佛沙子般漏水。
吃嫩草,別猶豫 我懶羊
李澄空越发觉得玄妙。
两人在这里一呆就是数天,袁紫烟偶尔消失,去处理烛阴司的事务。
徐智艺与禇素心禇小月她们再次出发,继续游历天下,继续增涨见闻,增益心境。
禇素心解开了心结,再不必纠结,彻底放开心,能痛快的尽兴的玩。
心境一变,则行事也变化,不再是上一次的小心翼翼,谨慎万般,而变得豪气干云且主动犀利。
所过之处,但凡是行事不正的她们都要主动去碰瓷,利用她们的美貌与柔弱的外表,从而惹起对方的邪念,一旦对方露出马脚便痛惩之。
她们修为到了这般程度,还有遮天诀,想要隐藏几乎不可能被发现有修为。
看上去就是不会武功的ꓹ 且如此柔弱又如此美丽,但凡是个男人都会情不自禁想拥有。
無限腹黑
而这个时候ꓹ 没有道德的束缚,一旦放纵念头便会行动,从而惹来她们狂风暴雨般的打击。
李澄空暗自摇头。
这有钓鱼执法之嫌ꓹ 好像是故意诱人上当。
但三女短短一个月就闯出了偌大的名头,罗刹三姝之称渐渐轰传天下。
这并没有阻碍她们的除恶之旅ꓹ 三女出动的时候往往会分开。
三姝的名气大,可分开之后ꓹ 单身一个弱女子ꓹ 且美貌惊人的女子,还是有络绎不绝的人情不自禁。
罗刹三姝的名气渐大,渐渐的,已然有人结盟,想要彻底除掉她们。
周傲霜已经传来了消息,烛阴司发现了这些人,问李澄空要不要提前端了这些家伙。
李澄空让她保持沉默ꓹ 不必干涉。
周傲霜有些担心。
这些结盟之人据她所知,已经有三十二个ꓹ 个个都是大宗师。
因为不是大宗师ꓹ 出手也是白搭ꓹ 人人都知道罗刹三姝已经废掉了十个大宗师。
天下大宗师何其少也ꓹ 也正因为如此,这些大宗师们行事才肆无忌惮。
大宗师之下落在她们手上的更多ꓹ 但已经引不起人们的注意与议论。
“老爷ꓹ 真放任他们?”周傲霜在自己的脑海里ꓹ 对坐在青莲上的李澄空蹙眉道:“这些家伙虽然人品寻常,但修为确实有独到之处。”
李澄空道:“看来你们烛阴司行动不够彻底。”
“老爷ꓹ 这些家伙很狡猾,滑不溜手,没什么大恶。”周傲霜不好意思的道:“很难动他们。”
“那就任由他们乱来?”
“他们这一次出手,顶多把她们废了修为,却不会杀她们。”周傲霜摇头道:“而且还会好好的护住她们不让别人乱来。”
“嗯——?”
“老爷觉得不可思议吧?”
“有趣。”
“他们行事有底线,正邪难辨,所以……”周傲霜无奈的摇摇头:“如果我们烛阴司行事无所顾忌,那还好,直接废掉他们,可我们行事讲究一个堂堂正正,不会冤枉一个好人,所以就束缚了自己的手脚。”
她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快意恩仇是痛快,但却很难真正惹来尊重与信任,越是势力庞大,越是修为深厚,越是要束缚自己。
否则,人们只有畏惧与怨恨,而不是敬畏。
人们心里都有一杆秤。
他们也会在想,如果不问证据,行事由心,他们会不会被烛阴司如此对待?
“唔……”李澄空缓缓道:“那就由得他们吧,看看他们的本事。”
周傲霜道:“三十二个……,恐怕还会继续增加,罗刹三姝的来历让他们很好奇。”
熱血傳奇之青春歲月
不可能冷不丁蹦出三个大宗师,而她们三个先前寂寂无闻,如彗星般崛起,很可能是有奇遇。
这才是他们真正的目标。
给亲朋好友报仇只是捎带着的,一举两得。
“他们运气不够好。”李澄空坐在青莲上摇头道:“傲霜,你的修为别落下了。”
破極限 飛雪冰揚
“是。”周傲霜微笑。
她现在的修为正在狂涨,李澄空每天都在助她修炼,将修为融合为她的修为。
“烛阴司的事不必太过勉强,也别太看重。”李澄空道。
周傲霜道:“我听袁姐姐说,老爷有解散烛阴司的想法,是不是真的?”
“先前确实有此念头。”
我有一塊屬性板 易子七
“老爷,你……”周傲霜蹙眉盯着他。
这才是真正匪夷所思。
烛阴司建立是何等的艰辛,一座宗门一座宗门的攻克,一点一点的汇聚,可谓是一番伟业。
历代以来,好像唯有烛阴司做到了这一点,近乎一统天下武林。
她近乎成为武林盟主,无上权柄与荣耀。
李澄空无异于掌控了天下武林,一跺脚整个天下都会颤三颤,这种感觉怎会说抛便抛?
她觉得李澄空是不是犯糊涂,神智不清了,可又不敢说如此冒犯的话。
李澄空笑道:“有生必有灭,烛阴司难道永恒存在?”
“可刚刚创立啊。”
“嗯,现在暂且留着吧。”
“是!”周傲霜松口气。
她听到袁紫烟的消息,一直辗转反侧,睡不好觉,万万的不解原因。
可看李澄空的样子,根本没有解释的意思,问了也没用。
三天之后的清晨,徐智艺三女进了一座酒楼吃早膳,一踏入酒楼三楼,便发现自己落到了包围之内。
徐智艺与禇素心对视一眼,露出微笑,禇小月气哼哼的瞪一眼已经落座的七桌人。
四人一桌,一共七桌,一看便知是一伙的,个个都毫不掩饰的盯着三女。
邪修丹皇 爬樹的豬
“哼,你们要如何?”禇小月不屑的道:“以多胜少?”
“这位是小月姑娘吧,我们是来求和的。”一个俊逸中年男子起身,抱拳微笑。
“救什么和?”禇小月冷笑道:“你们这是逼和吧?”
俊逸中年微笑不语。
禇素心淡淡道:“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区区贺重峰。”俊逸中年抱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