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xt76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回到明朝做昏君-第五二三章 清吏司插手閲讀-kupi1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
人是肯定不可能交给陈塘的,徐显纯的心里面很清楚。
人不能交出去,就只能从别的方面来想办法。锦衣卫有办法吗?
当然有,最简单办法就是把陈塘收拾了,让他不能乱跳。
只不过,这事许显纯不想自己来办,毕竟对于锦衣卫来说,不可能盯着这些人。
斬天劍 飛哥帶路
官场上的事情太多了,扬州官场上的事情就更多了。真要处理起来,耗费的时间和精力都特别的多。许显纯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和他们浪费。
许显纯看了一眼手下说道:“人还没来吗?速度这么慢。问一下消息还没有送到吗?”
女鬼萌萌噠:二貨夫君碗裏來
“是,大人。”手下答应了一声,转身向外面走了出去。
陈塘听了这句话之后,脸色有了一些变化。
他看了一眼许显纯,发现许显纯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让他一皱眉头。
这是对自己的不尊重吗?还是看不起自己?
许显纯见陈塘看着他,解释道:“陈大人不用着急,这件事情我自然会给陈大人一个交代。陈大人放心,我绝对不会应付的。’
“这样最好不过。”陈塘冷哼了一声。
时间不长,锦衣卫的手下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来到许显纯的身边说道:“大人,人已经到了,就在外面。是不是请进来?”
“请进来吧。”许显纯点了点头说道:“你和陈大人说一声,就说我这里有客人,不能够出门迎接。”
“是,大人。”手下答应了一声,就走了出去。
陈塘一愣,还有人要来吗?这是谁要来?
许显纯把一个姓陈的人请过来了?难道说是扬州转运使陈正林?
在扬州这个地面上,也就陈正林算得上是姓陈的高官,其他的人根本就没有意义。
即便是陈正林来了又怎么样?自己还害怕他不成?
心中有鬼 琳子
要知道,自己已经想要把陈正林搞下去了。只不过许显纯怎么会把陈正林找来呢?难道说许显纯和陈正林勾搭在一起了?这两人要弄自己一把?
这样一来,自己就不得不谨慎一点。
喵星人漫遊指南
不过不应该呀,许显纯他们怎么会搞到一起去呢?
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到现在这个情况也只能是这么做了。
陈塘正了正身子,把身子坐直了之后,目不转睛地盯着门口,想看看走进来的是谁。
时间不长,外面就响起了脚步声。
先进来的是许显纯的手下。
随后便有一个中年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来者四十多岁的年纪ꓹ 一身儒者的打扮,没有穿官服;手中还拿着一把折扇摇动着ꓹ 看起来一副很闲适的模样。
这个造型,许显纯自然是不陌生的。
正所谓上有所好,下有所效。当今的皇帝喜欢这样ꓹ 所以这种造型就在大明朝流行了起来。
一身读书人的装扮,手中拿着一把折扇。这把扇子如果是出自名家之手ꓹ 那就更加地彰显身份了。
最近这几年比较流行什么登云轩的靴子、徽州曹家昌盛坊的折扇,总之这些人全都是内务府的供应商ꓹ 他们的东西全都是要送到皇宫大内去的。
每一家都加盖了皇家的印记ꓹ 现在已经有成为大明奢侈品的感觉了。总之,他们的东西就是贵,已经快成为潮流了。现在扬州这个地方也是颇受影响。
所以陈塘对这个人的打扮倒也不意外。只不过这个人没穿官服,不知道他是什么品级。
陈塘仔细地打量了这个人的脸一眼,发现很陌生。
这让陈塘皱起了眉头,这个人是谁?
陈四海走进来之后,根本就没有去看陈塘。在他眼里ꓹ 这不过是一个知府罢了。即便是扬州知府,那能怎么样呢?
陈四海就很直白地看向了许显纯。
而见到陈四海走进来ꓹ 许显纯就站起了身子。
他们两人的关系其实并不好ꓹ 因为在某种程度上ꓹ 他们也算是竞争的关系。但是在对外的时候ꓹ 他们两个又能够合作,毕竟他们都是皇帝的人ꓹ 算得上是皇帝一党。
而在官职上ꓹ 陈四海可是要比许显纯更高。虽然锦衣卫的职责可能重一些ꓹ 但人家陈四海也是管这方面的。
在面对官员的时候,清吏司可是强势得很ꓹ 甚至锦衣卫都要在这些人的监管之下。
“见过陈大人。”许显纯走到陈四海的面前抱了抱拳,笑着说道:“把陈大人请了过来,实在是有些事不得已,还请陈大人不要怪罪。”
最散
陈四海看了一眼许显纯,顿时皱起了眉头说道:“有事就说,做人做事要务实一些,不要总是虚头巴脑的。有什么事就直接讲,说那些没有用的有什么用?你把我叫过来,不是为了和我说这些客气话吧?”
陈四海的话说得很不客气,但许显纯不在意。
这个陈四海就是这个脾气,冷面判官,招惹不起就不招惹。
许显纯说道:“今天把陈大人请过来是为了扬州知府的事情。这位就是扬州知府陈塘。”
这个时候,陈塘已经站了起来,脸色不太好看。
大叔,我們不熟 薔薇花開
许显纯对眼前的这个人这么客气,那么这个人的身份肯定不寻常。而且许显纯把这个人拉过来,摆明了是要对付自己,这是在搞什么呀?
陈四海看了一眼陈塘说道:“你就是扬州知府?”
“是,本官就是扬州知府。”陈塘说道:“不知您怎么称呼?”
陈四海点了点头说道:“本人通政司陈四海。”
说完,陈四海转头看向许显纯问道:“他到这里来干什么呀?地方官员和锦衣卫好像没有什么瓜葛,是不是你又招惹人家了?”
“大人,您这话可就说错了。”许显纯直接沉下脸说道:“咱们锦衣卫可是奉了圣旨办差的,平日里也一向是秉公守法,那是绝对不会越雷池一步,怎么可能随便来招惹人呢?”
盛愛第一夫人
这话许显纯自己都不相信,更别说陈四海了,他就更不相信了。
“行了,别废话了,快点说事。”陈四海皱着眉头问道。
一边的陈塘已经慌了神,心里面砰砰砰砰的跳,大骂韩琦。
自己这一次算是被韩琦坑苦了,这叫什么事啊?怎么就把通政司的人招出来了?
要知道,这几年通政司可以说是声名赫赫。前几年通政司什么名声啊?
虽然是九卿之一,可实际上的权力非常非常的小,大家根本都看不上眼,通政司的权利被内阁和司礼监瓜分了。
可是,自从当今陛下登基之后,通政司就被重用了起来。密折制度普及了之后,通政司的权势可以说是与日俱增。
加上现在有了调查和抓捕的权利,那风头就更加地一时无二。在这样的情况下,通政司简直就是朝廷中很受器重的衙门。
而且通政司这几年抓捕和逮捕的贪官多了去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人光是听到通政司这个名字,就闻名而色变。
在这样的情况下,陈塘怎么可能心不慌?许显纯把这个陈大人请来,简直就是不讲武德呀!
而且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给自己挖了这么大一个坑,这就是偷袭呀!
陈塘想要开口说点什么,可是陈四海这个时候已经转头看了过来说道:“你是为了韩家来出头的?没看出来啊,韩家居然都能调动你了?你这做的是大明的官,还是做的是韩家的官?”
听了这话之后,陈塘就是一个哆嗦,差点直接跪到地上。
步步驚華:懶妃逆天下 穆丹楓
这叫什么话?你难道想说我要造反吗?这帽子怎么扣得这么熟练?你们这是故意的呀!
虽然陈塘心很慌,但是表面上却不能漏了气。
陈塘抬起头,硬气非常、铁骨铮铮的说道:“陈大人这句话说的有失偏颇,难道朝廷命官就可以这样诬陷别人的清白吗?”
“这件事情的是非曲直,在场的人都知道。锦衣卫的人无端构陷,残害下官的治下良民,下官身为父母官,怎么可能坐视不理?韩家的人把事情告到了下官这里,下官自然是要管一管的。难不成这就叫做韩家的官?”
陈塘这话说的可以说是义正言辞,谁都挑不出毛病。
位面之高鐵老司機 風靈戲水
陈四海看了陈塘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话说的很好,你要是事也做得这么好的话,那你还真是个好官。可惜呀,说得漂亮,但是做得就很丑了。”
“你城西的那套庄园,不是韩家送给你的吗?你养的十七房小妾,不也是韩家送给你的吗?而且你养了这些女人,每年的开销不也是韩家给你的吗?一年十五万两的分红,还真是大手笔。”
听了这话之后,陈塘就是一哆嗦,裤裆里隐隐透着一点点湿意,差点直接摔倒到地上。
陈塘心里面胆怯不已,这个陈四海是怎么知道的?而且还知道的这么详细?
难道他们已经开始私底下调查自己了?
陈塘的脸色顿时刷地一下就变得苍白如纸,额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冷汗。
看着满头大汗得陈塘,陈四海扯了下嘴角,轻蔑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说你做的不是韩家的官,可你没少从韩家那里拿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