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glf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線上看-第六十章:父親!相伴-55ixt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张寒,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片冈监督说完以后,率先离开了队伍,回自己的办公室了。
神宫寺和降谷晓,都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周围的小伙伴们,也没有办法安慰他们两个。
那些留下来的人,对这两个跟自己一块参加比赛,最终却没有能够晋级甲子园的小家伙,不知道该说什么。
至于那些二三军的选手,他们就更加无话可说了……
毕竟这两个家伙作为一年级的新人,能够被选拔进一军,就已经是受到了监督和教练们的信任和期待。
现在因为他们两个人的表现比另外两个新人稍微差了一点,所以被留下来。
这在那些已经淘汰的选手看来,也是理所当然的。
当初他们为什么会被淘汰?
还不是因为这几个一年级的新人,不管是在哪一方面的表现,都足够出类拔萃。
所以他们也只能选择退位让贤。
现如今风水轮流转,轮到了他们两个,他们两个也要认命才行。
这里面感慨最多的,还是一些一年级的新人选手。
“连那两个人都淘汰了…”
也难怪一年级的新人们,会有这样的感慨。
实在是降谷晓和神宫寺在刚刚加入球队的时候,留给大家的印象太惊艳了。
他们两个都被淘汰了。
将心比心,即便是三年级的学长们退役了,他们这些新人,真的有机会被选拔上一军吗?
绝大多数新人的脑海中,都浮现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关于这个问题,他们的脑海中也没有答案。
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有机会?
自己是不是真的已经做好了向一军进军的挑战?
“可恶!”
金丸的额头上,密布着汗水。
他现在已经是二军的选手了,距离一军的位置只有一步之遥。
自从进入青道高中棒球队开始,他没有一刻钟是松懈的。
一直不松气地,向着更高的目标努力前进。
虽然他不像另外几个一年级的新人那么显眼,但是金丸自己的心里很清楚。
他这一段时间的进步是很大的。
跟刚刚加入球队的他比起来,早已经脱胎换骨。
可即便如此,让他跟降谷晓和神宫寺进行比较,金丸心里也很清楚。
自己跟这两个超级怪物比起来ꓹ 恐怕还存在着不小的差距。
但是就连这两个超级怪物,都没有能够晋级甲子园。在球队已经晋级以后ꓹ 被淘汰出局。
这让自认不如他们二人的金丸,感觉到了空前的压力。
原地踏步是不行的。
青道高中棒球队一军选手的水准,比他想象中还要强大得多。
如果他也想要成为其中的一员ꓹ 那没有捷径可以走。
只能迎头赶上。
“我是不会放弃的!”
东条不像金丸的反应那么大,但是他跟金丸的决心是一样的。
他们不会就此认命ꓹ 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付出多大的努力。
他们也要更进一步ꓹ 成为球队里的主力一员。
这一次的选拔对于二三军的选手而言ꓹ 感触颇深。
两个公认的天才选手,只因为在比赛的时候比另外两个新人稍微差了一点,就被淘汰出局了。
这也让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清楚的意识到,想要进入一军,光是优秀,是远远不够的。
你要比其他人更强!
甚至比一军的选手还要强。
你才能够留到最后。
张寒看到了小伙伴们的反应,暗暗感慨ꓹ 自家的监督,真是调动选手情绪的高手。
他每次说完话以后ꓹ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这些小伙伴们ꓹ 就跟打了鸡血一样ꓹ 一个个干劲十足。
人是很懒拙的动物。
只要能够坐着ꓹ 绝对不站着,只要能够躺着ꓹ 绝对不坐着……
这是所有人类的共性。
即便是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ꓹ 在加入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时候ꓹ 已经下定了决心,将这三年的时光都奉献给棒球。
短时间可以ꓹ 时间长了,训练累了……
人们不自觉的还是会懈怠。
盛唐高歌
只要你懈怠了一次,很快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这是一个惯性。
有片冈这样一个监督存在,隔一段时间就被灌注一次鸡血。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就能一直保持旺盛的斗志,来跟对手对抗。
即便是这一轮有所懈怠了,听了自家监督的话,以后也能够很快的振作起来。
有这么一个会煽动选手的监督,对于选手的积极性来说,的确是非常有帮助。
刚刚那么一番话,就给青道高中棒球队不少的选手心里,打了强心针。
张寒绝对相信,在未来的时间里,这些小伙伴们一定会用训练的方式,将自己澎湃的激情消化掉。
“我先走了!”
监督召唤,张寒也不敢含糊,跟周围的小伙伴打过招呼以后,直接找了过去。
办公室里,片冈监督没有说别的,只是叮嘱他别忘了打电话。
“您放心好了,答应别人的事情我一定做到。”
就算不为了球队和自己考虑,单纯看在奖金的面子上,张寒也是绝对不可能错过这样一次活动的。
至于说给家里打电话,这倒是不着急。
张寒回到队伍里,跟着小伙伴们一块练习。
被留下来的泽村荣纯和小凑春市,干劲十足……
一个天生的大心脏,另外一个心里的担忧尘埃落定。
他们都发挥出了不错的水准。
其他的小伙伴就更别说了,最终的名单已经确定,接下来他们需要准备的,就只有甲子园的比赛而已。
“也不知道分组什么时候分下来?”
对于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来说,接下来他们最关心的事情,就是甲子园的分组了。
甲子园的比赛,虽然也有很大的概率能够碰到弱队,但基本上不会有太简单的比赛。
毕竟能够参加的都是各个地区选拔出来的代表,超过一多半都是顶级豪门。
要传统有传统,要底蕴有底蕴,要监督有监督,要设备有设备……
这些队伍用一句话来总结,那就是啥都不缺。
他们各方面都很完备,基本上不存在明显弱点。
即便这里面也有强弱之分,但大体上能够打进甲子园的,就没有太弱的队。
面对这样的比赛,比赛的分组就显得特别重要。
即便你实力底蕴再怎么强大,一口气接连碰到好几个,都是全国最顶级的豪门。
愛妻入甕
称霸全国的候补。
每一场比赛,即便你赢了,也让你脱层皮。
这样的比赛,能够坚持几轮?
即便是青道高中棒球队,如果在比赛的过程中碰到的都是这样的队伍。
他们也没什么戏唱,基本铁定会输。
问题的关键就是撑到哪里?
在第几轮输掉而已。
关于这一点,其他的小伙伴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毕竟分组的事情,很大一部分都要靠运气。
就青道高中棒球队以前的运气来看,他们能够撑住的概率真的不是很高。
毕竟他们运气一直不怎么好,接连碰到强队这种事情,对于青道高中棒球队来说也是很正常的。
所有训练都结束了,张寒洗漱结束以后,才拿出了手机。
他的手指在手机上灵活地摆动着,翻看的最近的新闻网站……
甲子园即将开始的这段时间里,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显得特别平静。
就好像风雨欲来的那种平静。
张寒随手把手机扔到了床边,抬头看着天花板。
“寒桑,今天晚上没有去加练吗?”
回到寝室的东条,看起来刚刚洗漱完,他非常惊讶的看着张寒问道。
在东条的印象里,张寒基本上可以算是宿舍里回来最晚的一个。
除了大赛期间,他基本上每天都训练到很晚……
别人在评价张寒的时候,往往会说他是天纵奇才,天生有着打棒球的细胞。
但东条心里很明白。
张寒前辈能够取得那么耀眼的成就,固然有其天分的原因,但更大一部分的原因,则是源于他的努力。
虽然他加练的时间没有其他一军学长那么晚,但是他却是所有学长里,起得最早的一个。
就算是在大家一块儿训练的时候,张寒的训练效率,基本上也是所有选手里最高的。
大家私底下评论,青道高中棒球队谁练习的时间最长?
大家一般都会把票投给三个人,分别是结城哲也,增子透,以及一年级的怪物新人泽村荣纯。
但是东条,跟那些小伙伴们不一样。
如果让他来进行投票,最能有效利用训练时间,训练时间最长的选手。
应该是寒桑。
他能够取得现在这样的进步,现在这样的荣誉,是他用自己的汗水拼搏来的。
这样一位学长,今天竟然这么早就回来了?
这让东条非常的惊讶。
难不成学长也已经受够了训练的苦,想要换一种生活态度?
面对疑惑的东条,张寒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然后抓起手机,穿好外套,独自一个人离开了寝室。
“学长……”
东条不明所以。
张寒朝身后摆了摆手,示意对方不用担心,自己没事。
自从上一次张寒跟自己的妹妹通过电话以后,他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主动给家里打电话了。
回到了家乡的母亲,似乎也已经遗忘了,自己还有一个16岁大的儿子。
竟然也没有打电话过来。
他们谁都没有想好,该如何来跟对方开口?
张寒还是很了解自己母亲的,蓝禾女士不主动开口,自己还是不要过分逼问的好。
这一次的电话,就当成普通的通知好了。
手机里传出来嘟嘟的声音。
一直响了十几下,电话的另一头才接通。
“喂!”
声音传来,是自己的母亲。
没有叫自己亲爱的,也没有像以前那么热情。
妈这个字到了张寒的嘴边,又被他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如果蓝禾女士现在不方便承认自己有这么大的一个儿子,自己直接喊对方妈,会不会有点不太好?
“22号我回不去了……”
张寒原本想说,那一天自己可能回不去了,他要坐24号的飞机改回去。
结果还不等他说出口,对面就传来了蓝女士焦急的声音。
“你妹妹是不是已经跟你打过电话了?这个臭丫头……”
蓝女士显然误会了张寒,认为他是在知道了一些事情之后,决定暂时不回家。
这一点显然让蓝女士无法接受,以至于她的声音听起来特别的焦急。
名天師陰十三 淩空一笑
“不要听那个丫头的话,我跟他就是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这么着急的解释……
张寒的母亲长了一张明星的脸,但并没有演员的演技。
最毒女人心
当初一家人都在东京的时候,每当蓝女士的身边出现了追求者,蓝禾总是把头高高的昂起来。
“老娘魅力不减当年呐……”
她很乐观。
催眠大師異世行
炮灰坑仙路 老黑兔
哪怕这些追求者给她带来了不小的麻烦,蓝女士并不是很介意。
虽然她外表是小女孩,但骨子里是一个很坚强的人。
如果不够坚强,又如何能够在异国他乡里,独自一人抚养两个孩子呢?
如果不够乐观,面对巨大的生活压力以及两个孩子的未来前途……
她恐怕早就崩溃了。
这样一个女人,竟然会焦急的解释。
殊不知她越是这么解释,就越证明,那个男人的身份,绝对不是普通朋友那么简单。
张寒眼中的神采稍微黯淡了一下。
“您其实不用解释的,那样的话我反而会更放心。”
电话对面的蓝禾,估计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一下没了任何的言语。
张寒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天空中残星点点……
如果他的记忆没有出错,自己的母亲在这十几年的时间里,遇到过很多,在外人看来还不错的对象。
有国外的,也有国内的。
虽然容貌不是万能的,但你不能否认,有让别人一见钟情的容貌,的确更容易引来追求者。
只不过蓝女士,一直都没有答应。
从二十出头,到三十过半。
十几年都挺过来了,回了老家短短时间就碰到了自己心仪得对象。
这有可能吗?
“是张先生吗?”
张寒苦笑着问道。
其实他早该想到的,只不过一直不愿意面对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