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0sva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鳳舞隋末討論-第七百五八章 鬼話熱推-hphl5

鳳舞隋末
小說推薦鳳舞隋末
这自古以来谎言便是谎言,无论出自善意还是恶意,但谁谁也说过,只要能把谎言重复一千遍,它就可以是真理!
女王在李世民这事上的确是说了谎,因为她不说谎就圆不了事儿,但扪心自问她的谎言多少还是带着一丝的善意,因此自以为愧疚之心便能得到少许的安慰。
只不过,长孙本来智商就在水准之上,加上又是出身大户人家,这两年还在晋阳做了一段时间的当家大妇,看问题的眼光和处理事物的能力比起普通人家出身的女子肯定要强上了许多。
所以,长孙不可能真就这么天真,如此轻易的就相信了女王骗人的鬼话!
不过长孙也明白,女王之所以舍得花时间和精力来编造谎言,其原因肯定还是跟李世民有关,若是换位而处的话,以权势而言又何必如此的麻烦,分分钟就可以置她母子于死地,没必要还假惺惺的接来碍眼对吧?
此外的此外,长孙虽然不理李唐的政务,却也是知道凤朝与李唐的合作关系是非常重要的外交事务,之前李唐为了跟凤朝搞好关系购买军火,都舍得让李玄霸来做人质,如今她也知道李唐不但向凤朝购买了大量军火,还向凤朝借了一支“天兵”,对于换李世民来做人质的要求也是不打折扣的爽快答应下来。
因此,对于到底是女王陛下主动要抢她老公,还是她老公当真主动去勾引欺骗人家女王,这还真是难说啊!
甚至,长孙脑中还灵光一闪,通过女王口述李世民曾跳胡旋舞这事联想到,自家老公这么干有没有可能是在施展“美男计”,而自己要真是闹了过了份的话,会不会坏了老公的大计!
思来想去,长孙也真不是无脑的村妇,很快便也得出此事的取舍和利弊,便也发现自己还真没立场和底气拒绝。
都市娛皇 本凡人
而且,就算自己真的强行拒绝,也有很大可能是自找不痛快,到时候惹恼了女王还是小事,就怕到时把李世民甚至李唐都给害了。
鮮婚厚愛:總裁老公不要急
最终,长孙思来想去不得不轻叹一声,便向女王拜道:“全凭陛下做主!”
女王见长孙终于服软ꓹ 心中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她当然是害怕长孙不依不饶ꓹ 不想亲自动手来做这恶人恶事。
便听女王笑道:“妹妹请起!也是多谢妹妹成全,不过妹妹且放心,我虽招李郎为夫婿ꓹ 却也不会将他独占,不过是用一个名分来堵天下人的悠悠众口罢了!”
长孙听了这话便有些不解ꓹ 心想你完全可以不承认与李世民认识,直接把他当成个屁给放了ꓹ 就不需用什么名分来堵天下人的悠悠众口了呀!
所以ꓹ 你这又是说的什么鬼话?
见长孙一脸不解模样,女王也不知当时是怎么想,竟是脑子一抽道:“妹妹可是想不明白?姐姐是这么想的,这古代的帝王动辄便是什么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凭什么他们就可以把我们女子当做玩物,而我们不能反其道而行之呢?所以姐姐就准备ꓹ 日后也多招几个夫婿,比如说先来个东南西北四位男后ꓹ 再来个春夏秋冬四男妃……待姐姐当真做了这女皇帝ꓹ 也行三宫六院之事ꓹ 如何?”
长孙当即听得目瞪口呆ꓹ 立时觉得自己的三观竟是瞬间就稀里哗啦的碎了一地,心中第一念头就是“身为女子怎么可以如此的厚颜无耻”ꓹ 可随即又想到了女王之前曾说过一句“向来如此ꓹ 便不可改么”ꓹ 一时间不由两个念头在脑海中打起了架来。
女王见放毒成功,干脆也是豁出去了ꓹ 便与长孙描绘起了日后应该如何去建成一个“女子为尊”的社会,以及在“女子为尊”的社会里女子“一夫多婿”的合理性与合法性,至于说最终能不能把长孙给带到坑里去,这就不好说了。
而长孙在听得懵逼之余,倒也是隐隐约约间接受了一个隐藏的信息,那就是人家女王真没把李世民当做是什么“金宝卵”(重庆方言,字面一般是指金贵的东西或者人),甚至李世民以后能不能混一个“男后”或“男妃”都很难说。
武仙傳承系統
而女王陛下今天也是超常发挥,足足跟长孙聊了差不多一个多时辰,竟也一次恶心干呕都没犯过,直到一通胡吹海吹把长孙都给吹懵了,并且哄着她答应明天一道去探视李世民之后,也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倒是女王才出了侧室,便听内侍说监国王已经在外等候许久了,忙也急忙去见。
豪門騙嫁:腹黑總裁步步謀婚
賈似道的古玩人生
至于监国王,他可还不知道女王刚刚施展大忽悠的绝技把长孙给忽悠瘸了,早前只是听传报说长孙闹事,然后女王亲自去跟长孙对线,因为担心两人把事情闹大了,也才急忙赶来查看情况。
重生之不當學霸 寶鈴
待得女王扭扭捏捏的把忽悠长孙的经过简单说了之后,直叫监国王不得不竖起大拇哥连夸了好几声“能干”,但也还是毫不留情的冷笑道:“你先别得意,我记得宫斗剧你也看不少了,人家长孙在历史上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你小心聪明反被聪明误。”
無盡領域
女王被说得脸色微红,长孙的生平她和监国王虽然知之不详,但还是记得她在历史上可是有“贤后”之称,并且与李世民的“贞观之治”关系匪浅,尤为重要的是她还给李世民生了不少孩子(三子四女),但也正是因为生育频繁也才造成了她的英年早逝(三十六岁去世)。
所以,对于监国王的告诫,女王自然是不敢不听的,不过这什么不要“聪明反被聪明误”也确实稍微有点过分了,就听女王辩驳道:“此事我肯定有分寸,再说李世民虽然是我的菜,但也不是什么硬菜。”
监国王听来不由冷笑一声道:“哼哼!古人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硬菜不硬菜的可不是你自己说了就算,反正我这是提前给你打预防针,他两口子可都不是什么善茬,你自己小心。”
言罢,监国王便也转身离开了女皇宫,不管怎么说在他看来女王从小就是个“聪明”人,所谓“响鼓不用重槌”,这等涉及情感方面的事情,当舅舅的还是少多嘴为好。
攝政王寵妻:王妃萌萌噠 輕挽
女王看着监国王远去的背影,倒也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便也来唤来今日随侍的执星官魏辉月如此这般的交代了几句,便遣人出宫布置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