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snhq优美都市言情 我有一柄打野刀討論-第1022章 想不明白閲讀-q6nyo

我有一柄打野刀
小說推薦我有一柄打野刀
金狼神并没有直接回答顾判的问题,而是自顾自地接着说道,“黑山君自己也曾经说过,天地万物,弱肉强食,因此诸般命运,从来不会给予弱者任何关注,,也不会对它们施加任何眷顾。”
“因此对于黑山君刚才的问题,吾的答案便是,世代生活在此方天地的万千生灵,若是它们没有达到诸如你我的高度,便连成为棋子的资格都不会有,最多不过算是依附在棋盘上的渺小微尘,不要说在重重迷雾中窥见自己身为棋子的这一事实,它们就连堪破迷雾的能力都不存在,更遑论奢求更多?”
“所以说,想要摆脱禁锢在自己身上的诸多不公,只能是不断变强,首先要先让自己拥有了成为棋子的资格,之后才能登高望远,尝试跳出棋盘,甚至是做到棋手的位置,真正拥有掌控自身命运的机会。”
顾判缓缓从虚空中抽出了双刃战斧,语气平静道,“站在那些所谓微尘的身体之上,所以你才有了成为棋子的资格,能够以它们的鲜血性命,来铺设自身步步进阶的道路,而且不只是你,就算是洞天之主、九幽尊者,如果没有了此方天地内的诸多生灵作为支撑,牠又如何能够对抗乾坤大道的压迫,追寻无尽的生命,试图度过无边苦海,达至彼岸之境?”
“道不同,不相为谋。”金狼神的目光落在那柄覆盖着一层银色粉末的斧头上面,忽然叹了口气道,“今夜多云,是一个好天气。”
“月黑风高杀人夜,阴天下雨夺命时,今天确实是一个好天气。”顾判微微点头,表示赞同。
这也是一人一狼在再次见面以来,第一次就某件事情达成一致意见。
重生之最佳編劇 仕途之妖
然而就在下一刻,一连串的空气爆鸣声骤然响起ꓹ 一只看起来犹如枯枝的拳头冲破空间阻隔,撕裂虚空朝着金色莲台上方的灰袍老者突袭而至。
撕拉ꓹ 灰袍老人整个上半身的衣衫瞬间被遒结鼓起的肌肉撕破,两只充斥着滔天死气的前爪犹如神魔,向前方击打过去ꓹ 正中那只拳头的拳锋。
轰隆!
犹如闷雷之声在天地间炸响。
金狼神连同莲台在巨大的撞击力量下向后激飞,然而还没等它稳住身形ꓹ 眼睛的全部视线便又被毫不停歇冲来的拳头所占满。
它嗓子里发出沉闷的低吼声,脸上长出根根毛发ꓹ 嘴部变尖变长ꓹ 原本人类的面庞也在极短的时间内显出了犬科动物的模样,他挥舞着灰败死气环绕的利爪横档,再一次直直砸到了袭来的拳头上面。
空中再次炸响一道闷雷。
一道身影倏忽倒飞出去,隐入地面之内中消失不见。
一爪将顾判砸落,金狼神鼻孔中喷出粗重的气息,它高高昂起头,对着云层中若隐若现的月亮发出一声凄厉长嚎。
而随着这道震荡天地的狼嚎声ꓹ 一道遮天蔽日的巨狼虚影横贯长空,做出一个扑食吞咽的姿势ꓹ 云中明月陡然消失不见ꓹ 看上去就像是天狗吞月ꓹ 瞬间将整个天地陷入到一片黑暗之中。
浓郁到了极致的死气充斥着以金狼神为中心的大片空间ꓹ 在此之内,灵元不存、神魂黯淡ꓹ 只剩下了令所有生命都为之绝望哭泣的黑暗沉寂ꓹ 将一切尽数遮盖笼罩。
“真灵化生、天狗食月ꓹ 这就是狼神专门为了我准备的手段吗?”一道沙哑疲惫的男子声音从黑暗中传出,听起来层层叠叠ꓹ 仿佛从四面八方同时响起。
尖利锋锐的指甲从金狼神的指尖弹出,他并没有去寻找顾判藏身的位置,而是依旧蹲踞在莲台之上,刮擦着指爪,发出阵阵刺耳的摩擦声音。
“吾很想知道,在失去了天地灵元加持,又身陷九幽黄泉死气的压迫之下,黑山君无法御使任何一部所修法门,还能翻出怎样的浪花。”
“你很想知道我真正依仗的底牌?那就来试一试吧。”
顾判忽然笑了起来,“既然狼神第一次以本体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也很想知道,同样无法御使天地灵元的你,又能以怎样的手段来面对我的攻击。”
“对于黑山君这样的天才人物,吾其实并不想取你性命,但你却挡住了吾超脱此方天地而出的道路……”
金狼神说话间身体突然消失在金色莲台之上,下一刻便已经出现在被荒野之中,双爪挥舞起道道寒光,划破黑暗虚空,将冰冷坚硬的大地撕裂出两道深不见底的裂隙。
但出乎它预料的是,刚刚志在必得的一击竟然落空了。
来不及思索为什么会在完全被自己掌控的死域空间内出现这样的情况,后腿便猛然传来一阵剧痛,也让它悚然而惊。
金狼神沉默无声,闪电般转身,又是两道寒光飞出,却发现身后还是空无一人。
咀嚼吞咽的声音从十步外传来,金狼神忍痛望去,只见到一双闪动着猩红光芒的双眼。
天家農女:撩倒冷魅戰神
老板娘的近身相師
“竟然是真的血肉,不过味道一般。”将口中的血肉咽下,顾判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你以为只有你会撕咬么,作为一直隐藏在天性之中的本能,吾在这上面不惧任何一种生物!”金狼神咆哮一声,全身的衣物被膨胀的身躯撕裂成漫天飞舞的碎布条,四肢着地朝着顾判扑咬了过去。
“很好!”顾判双腿微蹲,一个弹射同样硬碰硬直撞而上。
两道黑影在黑暗诡秘的荒野之上对撞到一处,紧接着,翻滚声、咆哮声、撕咬声,伴随着鲜血的飞溅将大片空间浸染成阴暗的红色。
不管是顾判还是金狼神,两者同为高踞于此方天地顶点的超凡生命,此时竟然舍却了一切超凡脱俗的手段,纯粹以最为原始的血腥肉搏舍命搏杀。
…………………………………………
盏茶时间后。
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顾判已经保持不住站立的姿势,半跪在满是鲜血碎肉的碎石地面,口中兀自在咀嚼吞咽着什么。
煉魂牧師
在他的脚边,则是一具已经不成样子的金毛巨狼。
它的模样极其凄惨,仰面躺在阴暗冰冷的地面一动不动,四肢上面的血肉基本上都已经消失不见,只余下粗壮的臂骨腿骨还连接着身体,胸腹间破开了一个大洞,都能够看到内里脏器的蠕动,虽然内脏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但其前胸后背就像是被铲子狠狠剜过了一般鲜血淋漓。
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即便是受到了必死的伤势,它却还大大瞪着碧绿如玉的眼睛,目光冷峻落在那道半跪的身影上面。
数个呼吸后,顾判咽下口中的东西,随手抹了抹唇边的血渍,侧耳倾听地上躺着的那个家伙在说些什么。
“吾现在都不知道,这一战吾为什么会败。”
金狼神口鼻间鲜血狂涌,却依然开口说道,“为了避开你修行日久之红莲业火、诛神之刺,乾坤借法和混沌归元,吾以真灵化生之法驱动九幽黄泉之力,封镇了此方空间,禁锢了所有灵元神魂之力,却没有想到,黑山君还是笑到了最后。”
仙墓 七月雪仙人
“吾不明白,在无法御使金刚秘法得情况下,你为什么还能拥有如此强大的防御,如此强悍的肉身,还能抵挡得住吾本体的攻击。”
“吾不明白,九幽黄泉死气可沾染侵蚀天地万物,就算是曾经的天人神明都唯恐避之不及,却为什么却无法对你的这柄斧头产生任何的效果,本来在吾看来,就算是无法直接封镇这柄神兵利斧,也应该能对它产生些许的影响才对。”
“吾更加不明白的是,纵然黑山君乃是域外之灵夺舍而生,非是此方天地土著神魂,但也不应该抵挡得住吾针对真灵神魂的镇杀,更何况是吾以真灵化生之法调动黄泉死气的压迫,这到底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