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efo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康納的霍格沃茲 墨餘道長-第四二一章 算數占卜課鑒賞-u8vfu

康納的霍格沃茲
小說推薦康納的霍格沃茲
蝴蝶效应,是指在一个动力系统中,初始条件下微小的变化能带动整个系统的长期的巨大的连锁反应。
一个不起眼的小动作却能引起一连串的巨大反应,蝴蝶效应证实了事物的发展具有复杂性。
科学家会把这一系列的变化中的种种变数归结为不可测的混沌巧合…但巫师不一样,巫师会使用神秘的力量,从少量的信息中推导出事物发展到某一个阶段会造成的必然结果。
超級殺魔 獨愛瓊瓊
这种神秘的力量就被称为占卜术。
虽然这东西听起来很玄学,很唯心,很不严谨(事实也确实如此),但是没有人能否定它的作用,因为事实就摆在那里,占卜术确实是能推算出未来的。
霍格沃茨就开设有占卜课和算数占卜课。
众所周知,巫师界一直都流传着各种预言,预言术是拥有先知血脉的特殊巫师才能拥有的能力。
预言本质上是占卜的一种,不同之处在于,预言是一种以微小的变量为基础,以生命为代价,从时间的长河中窥见真实的特殊能力。
所以先知的血脉一般都很短命,因为他们是在用生命在当偷窥狂。
总之那是一种特殊的天赋,没有就是没有,一般人没有【视域】根本就偷窥不到未来,所以对于绝大部位巫师来说,算数占卜才是真正的占卜术,先知预言师那都是神棍。
经过一个学年的学习,康纳对算术占卜也已经有了一个较为清晰的了解,他已经能够仅凭自己的能力做出【禁林活点地图】了,但是即便是他也不敢说自己对算数占卜这门学问理解得有多深刻…
康纳的四年级选修课程依然是算术占卜和古代魔文。
古代魔文在某种程度上算是一门外语,还是一门残缺的外语,学完了现存的研究成果后,剩下的其实要学的内容不多,之后的学习都要靠个人的研究和积累,所以康纳打算五年级后就不选这门课了,改选神奇动物保护去。
但算术占卜不行,康纳虽然已经能自己做出活点地图,但却感觉自己还是没有入门。
算术占卜绝对算得上是霍格沃兹最复杂的课程了,没有之一,去年还有十三个人选了这门课,今年就只剩下六个人了,而且…还全都是康纳的熟人…
今天,就是四年级的学生们上本学期第一节算数占卜课的日子。
塞蒂玛·维克多,霍格沃兹的算术占卜课教授,一位不苟言笑的中年女巫ꓹ 去年因为研究魔法卷轴的原因,和康纳的关系非常不错。
重生野性時代 王梓鈞
不过此时这位教授的脸色并不是很好…
“这个学期ꓹ 有七位同学离开了我们…”维克多教授阴测测地说道:“…我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不如说去年选了这门课的人有两位数才令我感到意外,不过看来那些抱着不纯目的选了这门课的同学都已经知难而退了…”
说到这里维克多教授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康纳ꓹ 因为那些跑路的大多数都是对他抱有“不纯目的”的妹子….
鍛仙(紫杉白嶽) 紫杉白嶽
“但我相信,你们几个都是足够出色ꓹ 对自己有着足够的信心,并且目光足够长远的好学生…”
维克多教授话锋一转ꓹ 看向讲台下几人的目光满是欣慰ꓹ 甚至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容:“我对你们抱有很大的期望,我也相信你们一定会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压抑的气氛一扫而空,六名学生相视一笑,懂的都懂。
这台下的六个人分别是…双胞胎、塞德里克、爱丽丝、康纳还有艾米丽,好嘛,都是兄弟会的老伙计了,明明是学校的大课却搞成了小型培训班ꓹ 足以看出这门课的门槛是有多高。
“我们这门课比较特殊,历年来选课的人都很少ꓹ 又因为能坚持下来的学生都比较优秀ꓹ 所以我们算术占卜课是唯一的一门在四年级就会进行合班授课的课程——噢ꓹ 我想你们应该有所耳闻ꓹ 六七年级的课程表其实是一样的…”
霍格沃兹毕业班的学生是非常自由的,他们有选择去不去上课的权利ꓹ 到了七年级的小巫师基本就是放养了ꓹ 你要考什么证ꓹ 学什么课程,全凭自觉。
所以七年级生忙的会很忙ꓹ 闲的也会很闲,毕竟老师带进门,修为看个人嘛,教授们也帮不了学生多少。
其实说到底还是巫师界的教育制度不够完善的原因,巫师学校只注重基础教育,高深的魔法进修课程一般只能靠教授单独开小灶,至于更进一步的学术前沿研究…那都成了教授们的“业余爱好”了。
而且硬要说的话,其实霍格沃兹的基础教育也没抓好,比如说让斯内普这个性格阴沉的魔药大师去教那些一二年级的小巫师,除了吓哭小朋友和给他们带去终身的心理阴影外,康纳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效果…
其实一二年级的课程完全可以让教授的助手或者助教什么的来教的,你给刚入门的小巫师们换个笑容亲切点引路人不行吗?非要让斯内普那只自视甚高的油腻蝙蝠来带小孩,只能搞得大家都不开心,教学质量差的离谱。
但是康纳人微言轻…好吧,其实他现在也算是说话有重量的“大人物”了,他之前和邓布利多提过一嘴这件事,但那之后邓布利多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就只剩下金加隆的光芒,然后康纳就再也不提这事儿了。
呵,教育资源分配不均,师资力量严重缺乏,就这样霍格沃兹还能评上巫师界最好的魔法学校…之一,康纳对此只能表示…这破巫师界吃枣药丸…
“我会在复活节前把所有课程的基础原理都给你们过一遍,复活节假期回来后你们就会和五年级的学长们一起上课…”
“Woc,Niubility!我喜欢这个!”
双胞胎兴奋地击了个掌,这两人对快点长大有着奇怪的执着,很想别人把他们当大人,能和高年级一起上课很戳他俩的g点。
维克多教授淡淡地撇了双胞胎一眼,居然没怎么生气,教授走回讲台,开始讲课:
“现在拿出你们的课本,今天我们要学习的内容是如何正确地使用塔罗牌…”
————
六个人,每人一张桌子,各自的桌面上摊满了书本,十几根羽毛笔同时在奋笔疾书抄写笔记。
回鄉小農民
“…好了,今天的课程就到此为止,回去把我提的问题都理一理,写一篇论文,下周交上来,下课。”
维克多看了眼都在认真埋头记笔记的学生,点了点头,收拾好东西就要离开教室。
康纳见状把羽毛笔一扔,站起身来追了上去,他身后的羽毛笔只能懂事地自己动了起来,继续做笔记。
“教授,维克多教授,等一等——”
“哦?康纳?还有什么事吗?”维克多教授见是康纳追了上来,脸色不自觉地有“慈祥”了几分,她对康纳这个五好学生还是很喜爱的。
“教授你今晚有没有时间?”康纳说明来意。
“今晚啊…我最近还是在研究魔法卷轴得课题,不算很忙,你有什么事吗?”
“是的,我确实有点事情要找您帮忙。”
康纳点了点头,笑嘻嘻地说道:“教授,不如您把魔法卷轴的事情先放一放怎么样?我这里有一个新的课题,我相信您一定会很感兴趣的…”
畫境生存指南
“哦?是什么样的新课题?”
“这是一个数字相关的新课题…”
“…关于0和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