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cy2r超棒的都市异能 雲起瓦羅蘭-第871章 必須一試分享-ixvoc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
翌日,内瑟斯图书馆,第三层。
前日没能踏进来的第三层,时隔两日再一次到来的阿兹尔走得异常平稳,身上金光依旧,似乎一点影响也没有受到。
“看来陛下,您已经做好决定了…”
身上多了件金色盔甲,其上缀着多颗贵重魔法石的道森从上面走了下来,在阿兹尔的注目下双手依古礼握拳交叉胸前:“请下令!”
“朕这两天来,都在思考你说的那个故事…”
望着道森的阿兹尔目光复杂极了,曾经的他就像那抛弃了七情六欲的瓶中小人一样,不顾一切的追寻着要恕瑞玛一统天下…却忽略了身边的一切,才导致悲剧的发生。
就连宣布废除奴隶制,都只是这个过程的一部分,而不是因为所谓的朋友情谊,最起码…这份情并不是最主要的,而是顺带的。
不受宠的皇子,唯一的继承人,皇帝,飞升者…这一步步走来的阿兹尔暮然回首,才发现自己变成曾经最讨厌无情帝王。
好在一切都不算晚,一切都有重新来过的机会。
“朕觉得,必须一试…”
“抬起头来,陛下。”
“…”
正想礼贤下士的阿兹尔身上光芒因此一阵幻灭,道森反倒是单膝下跪,行了标准的骑士礼仪:“您能做出这种决定,就已经是我眼中最英明的帝王了,没有之一…所以我必将竭尽全力,不惜生死。”
“好,好,好!不愧是那个传闻中的德玛西亚之刃,那就接受朕的赏赐吧…”
连连叫好的阿兹尔送来一缕金沙成环,抬手接住的道森感受到上面的温暖,就像沐浴在无尽阳光下,令人充满生机。
“从今以后,恕瑞玛帝国的一切,对你来说再无秘密可言,唯一的见证者——道森·冕卫!”
“感谢陛下,请允许我告辞。”
“准。”
大手一挥的阿兹尔从太阳圆盘中招来无尽光辉,道森则在一阵空间涟漪中消失不见,再一次出现就来到图书馆上方的顶端——咚!
远方皇宫传来的肃穆钟声响起,随即“咴咴”的叫声响起ꓹ 被钟声吸引目光的人群,抬起头便看到一架燃烧着熊熊烈焰的巨大战车ꓹ 被四只黄沙构建的斯卡拉什载着踏空而来,一名身穿金甲,手持帝国太阳旗帜的使者居于其上。
咚、咚、咚…!
于万众瞩目之下ꓹ 钟声一连十二响,意寓着“来人如帝”的最高出行规格完成瞬间…黄沙所化象征着繁荣兴旺、神圣高贵的斯卡拉什们ꓹ 便扬起蹄子踏空远去,留下一道烈焰遍布的火焰道路在空中令人们目瞪口呆。
“真好…”
戀上你的劫 白寶香
循着钟声而来ꓹ 又因天空异变而停下脚步的希维尔呢喃着ꓹ 完全没发现身后走来的另一个“太阳”。
荊棘王冠
魔盜
傾城之半城煙沙
“用不了多久,你就会踏在代表帝王权威的「烈阳战车」上…等到了那一天,整个恕瑞玛,世界都会为你的到来而颤栗,臣服。”
等与希维尔并肩而立后,阿兹尔才说出这段极为笃定的话语。
“陛下,请原谅我的失礼…”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的希维尔ꓹ 刚想模仿沙之侍女的礼仪动作行礼,却忘了自己今天要去训练行军打仗穿了轻甲而僵在原地…作为一个士兵该如何对皇帝行礼来着ꓹ 这个她还没学呢!
鬥破蒼穹之萬界商城
警花的近身高手
“不ꓹ 该请求原谅的是朕…辛苦你了。”
一顧傾城:帝少的1314次索愛 澄夢薰
来自阿兹尔的宽慰让希维尔下意识退出一步ꓹ 当初佣兵团的团长就是这么说着想…要将她踢出团队ꓹ 顺便没收她所有的财富。
于是希维尔联合了其他人奋起反抗,将他反过来放逐并夺走了对方所有财富。
如今这种事第二次发生了ꓹ 但今时不同往日ꓹ 她很确定无论如何挣扎ꓹ 都无法反抗一位强大的天神。
“放轻松点,朕并无恶意…只是想与你多说些话ꓹ 当然你也有权利可以对吾不理不睬。”
神通乾坤
神話首席追愛妻
“我能提一些问题吗?”
“但说无妨。”
回答得十分果决的阿兹尔身上暗淡下去,从一位让人无法直视的天神变成一位威严十足的帝王,让希维尔的压力顿时少了大半:“陛下您这两天似乎心事重重,与之前有所不同…我能问下这是为什么吗?”
“这个是秘密,换一个。”
被直接否决的希维尔眉头微皱,语气难免唏嘘道:“啊,果然是一样的答案,好吧…请您能否告诉我,他去干什么了。”
“如你所见,作为使者…出使古都。”
言简意赅的阿兹尔略去其中复杂过程,知道两人曾整夜长谈的希维尔目光惊讶:“这是…要打仗了吗?”
“若是招降失败的话,则由你率军去平定此次叛乱。”
给予肯定的阿兹尔语出惊人,甚至于希维尔都没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等她意识到是“你”而不是“我”的差别后瞳孔放至最大,这其中既有对外界自由的向往,又有对外界危机的担忧与不安。
“如您所愿,陛下…只是,如果要我领军的话,我想招几个能说话的人。”
不知挖过多少古墓的希维尔,对幽灵这种事物并不是那么畏惧,所以哪怕知道沙兵的真面目她也不是那么排斥…至于叛军的首领泽拉斯,希维尔很清楚她不是对手,阿兹尔也不会对此坐视不理。
“朕的军队令行禁止,不需水、食日行千里,所向披靡…他们,只需要一个合格的指挥者足矣。”
换做往日阿兹尔肯定就直接拒绝了,但在听过钢炼的故事后,他开始尝试着找回那个曾经的自己,所以才选择出言解释,尽管这解释听起来更像是在炫耀自己得强大。
“看上去的确如此,可我只是个凡人…我接受不了敌人浑身鲜血、绝望嘶吼,而我这里只有沉默与杀戮的可怕场景。要是没几个活人说说话,在我当面流流血,我恐怕会对死亡失去敬畏的。”
火影之至尊邪帝
听出其中改变的希维尔,尝试着提出进一步的要求令阿兹尔陷入沉思,好一会儿他才醒悟过来:“原来如此,是朕的错,朕不该将‘死亡’看做是战争中理所应当结果,而是需要去仔细考虑、衡量得失…准了,城内的所有人都可以,不论身份、样貌、家世美丑,随你挑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