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85a6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超維術士 線上看-第2502節 地下黑市分享-5fzhm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
在阿布蕾奋力向着拉克苏姆公国狂奔的时候,另一边,安格尔已然跟着多克斯走出了沙虫集市。
看着周围茫茫黄沙,安格尔疑道:“你刚才不是说,卡艾尔就在沙虫集市吗?”
多克斯面无表情的道:“按照美索米亚的规定,整个拉克苏姆公国的巫师集市,以集市为中心,方圆百里皆是集市范围。”
安格尔:“……所以,卡艾尔只要在方圆百里内,都可以算是在沙虫集市?”
“是的。”
最強霸主 郭少風
安格尔:“……”
见安格尔哑口无言,多克斯突然话锋又一转:“以上只是官方的说法,真正常驻沙虫集市的,都不会觉得茫茫沙漠会是集市的一部分。而且,我也没必要和你玩弄话术,卡艾尔的确在沙虫集市,只是,他所在的沙虫集市,是诺美尔家族暗中操纵的黑市,距离沙虫集市并不远。”
冷情將軍醜顏妻
当多克斯话说到这时,他突然停了下来:“到了,这里就是黑市入口了。”
多克斯的身前,有一个巨大的石头,石头边上是一株长势还不错的柱形仙人掌,顶上还开着一朵艳红的花。
安格尔回头看了一眼,这里距离沙虫集市的确不远,估摸直线距离两百米,在这里依旧能看到远方沙虫集市那鳞次栉比的房屋。
“所以你一开始和我说的那些什么方圆百里,其实都是废话?”安格尔问道。
多克斯:“不不不,我只是向你科普,我之前说‘卡艾尔在沙虫集市’这句话,从大方向理解,还是从小方向理解,都是对的。”
安格尔:“……但还是废话。”
看着安格尔面无表情的吐槽,多克斯就感觉一噎,他喉咙里酝酿了很多美好的话,但最终还是按捺下去了。
九墓奇棺
对方和他一样是正式巫师。
对方极有可能不是流浪巫师。
要忍住,不要因为一些小事起争执。
多克斯深深的呼吸了一口,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转过头,嘴里道:“那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事,你不是要找卡艾尔吗?卡艾尔就在下面。”
安格尔看了眼那石头和仙人掌ꓹ 的确隐约感觉到了一丝能量波动。
多克斯:“进入黑市的方法很简单。只要喂饱了它,就能进入黑市。”
多克斯指向仙人掌。
“喂饱?什么意思?给它浇水吗?”
“不不不ꓹ 它喝的不是水,而是血。什么血都可以,只要能喂饱它ꓹ 它就会给你开门。”多克斯顿了顿:“友情提示,它更喜欢超凡生物的血ꓹ 如果是超凡生物的血,几滴就足够了。但如果用凡物的血ꓹ 譬如普通人ꓹ 那至少需要将他一身的血放干,它才会饱。”
安格尔听完后眉头微皱,既然多克斯提到可以用普通人的血来喂饱仙人掌,那按照绝大多数巫师的性格,估计都是用这种方法。也就是说,这株仙人掌之所以开的如此鲜艳,其实是因为它的身下是累累白骨堆砌出来的。
本来安格尔之前对这长势不错的仙人掌并没有什么感觉ꓹ 但现在,却是嫌恶之情油然而生。
在安格尔对仙人掌表示厌恶时ꓹ 多克斯则静静的盯着安格尔。安格尔被盯久了ꓹ 也疑惑的看着多克斯ꓹ 同时用眼神询问:你看我干什么?
面面相觑了约莫十秒ꓹ 多克斯才道:“我都说了进黑市的方法,进去啊。”
“不是说要喂饱它吗?”
多克斯没好气道:“我只是负责给你带路ꓹ 真正要找卡艾尔的是你ꓹ 凭什么我来喂饱它?”
安格尔这下明白了ꓹ 原来多克斯刚才一动不动的等着,就是在等他出血。
不过话又说回来ꓹ 多克斯说的也有道理,毕竟多克斯只是带路的。但如果让安格尔来喂饱这株仙人掌的话,超凡之血他虽然有,但基本都是珍贵的炼金材料,用在这里有些浪费。
安格尔想了想:“等我一下。”
话毕,安格尔转头走回沙虫集市。
多克斯则静静看着安格尔离开的背影,心中默默想着,估计沙虫集市里又有普通人要倒霉了。
在多克斯轻声叹气时,安格尔的速度飞快,已经从沙虫集市返回。
在多克斯疑惑的目光中,安格尔丢出一只约莫十厘米长的沙虫幼虫:“它能喂饱这仙人掌吗?”
“你去买沙虫了?”多克斯惊讶道。
“不买难道抢啊。”安格尔没好气道,说完后,忍不住低声嘀咕:“又花了3魔晶,这些还是得算到卡艾尔身上,如果卡艾尔不给报销的话,我就去找伊索士阁下。”
听着安格尔的嘀咕,多克斯只感觉内心一阵无语。
多克斯深深的看了安格尔一眼,然后点点头:“够了,虽然这只橘皮沙虫是幼虫,但也是超凡生物,只需要十滴左右的血量,就能喂饱它。”
安格尔二话不说,在幼虫的尾巴处割开一个小口子,对着仙人掌滴起了血。
多克斯的判断极其精准,在第十滴的时候,仙人掌突然震动了一下,冠顶的花更加鲜艳了。紧接着,安格尔感觉到,周围的能量开始变得活跃,估计是仙人掌触动了某种机制,撬动了一个隐秘节点。
随着能量节点的改变,他们面前的那块大石头,缓缓的移开,露出了一条向下的通道。
“走吧,卡艾尔就在黑市中。”
多克斯重新走到前面带路,安格尔则缓缓的跟在后面,他在思考着一件事……这只沙虫该怎么处理?
沙虫幼虫的价值不高,一般买来都是当成虫的食物,他现在又没有成虫,且这只沙虫放血以后有些蔫蔫的,估计喂成虫,成虫都会嫌肉少。
安格尔想了想,转头看向在他肩膀上东张西望的丹格罗斯。
“咳咳,你跟着我这么久了,我也没有正式送你一件礼物。这只沙虫,我就送给你了。”安格尔直接将沙虫幼虫丢给了丹格罗斯。
丹格罗斯忍不住白了安格尔一眼,它可不笨,刚才看安格尔拿着沙虫纠结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怎么处理沙虫。现在直接丢给自己,还美其名曰送礼,谁信!
丹格罗斯想是这么想,但还是抓起了这只沙虫,在指尖环绕。
安格尔见丹格罗斯没有反驳,也稍微松了一口气,既然丹格罗斯接受了他的礼物,那之后炼器的时候用它的火,他就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了,这就是交易嘛!
安格尔美滋滋的想着,这时,楼梯已经走到了尽头。
尽头处并没有门,一眼就能看到黑市里的状况。
佛公子 楊小星
黑市其实和之前那个地下集市差不多,只是比想象的要小很多,仅仅只有一条街,而且这条街蜿蜒曲折,导致两边的店铺也错落的摆着,没有一点美感,普通人看久了都会眼晕。
黑市的人并不少,有些狭窄的街道甚至到了摩肩擦踵的地步。
不过,这并不影响安格尔的前进。
因为路上几乎绝大多数人看到多克斯后,都自动的让开道路。显然,他们是知道多克斯的身份的。
“红剑”多克斯,一级巫师,哪怕是流浪巫师,也好歹是正式巫师。在这满地都是学徒的地方,多克斯的存在,就是大魔王级别的。
一路走的十分顺畅,安格尔甚至有闲心观察起这个黑市。
他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两边店铺,而是黑市的整体结构,尤其是顶部。
之前他以为这里只是一处地洞,因为平地很少,到处都是歪歪扭扭,地上还有很多沉积石。
但当他看到顶部的时候,却发现,那坑坑洼洼的顶部,偶尔有一些角落,有明显的人工纹路痕迹。
那些纹路,是魔纹。但显然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了,已经破碎失效,不过从整个顶部的纹路数量与分布来看,如果是完整的魔纹,肯定是一个巨大的魔能阵。
在很多很多年前,或许数千年,又或者更早远的时代,这里或许并不单纯是一个地洞。
在安格尔打量着黑市结构时,多克斯却是道:“我们到了。”
安格尔这才收回视线,看向周围。
此时,周围已经没有了其他人,最近的店铺距离这里也有百米远,而且因为坡度的缘故,还完全看不到。
而这里,就是一个向下的深坑。坑里到处都是碎石,还有被挖凿的痕迹。
“据说几百年前,这里还是一个魔血矿坑,所以才会被挖成这样。不过现在,已经没有矿了,这里就废弃了。”
安格尔对废弃的矿坑没什么兴趣,直接问道:“卡艾尔呢?”
多克斯指着深坑一侧:“那里。”
安格尔走到多克斯所指的地方,从肉眼看,这里什么都没有,但是在精神力的视界里,安格尔能明显感觉到周围有一些隐匿的能量波动。
而且,这种波动他并不陌生,是空间节点。
“你感知到了吧?这里有隐匿的空间节点,这是卡艾尔设置的。这些空间节点中,只有一个是能和卡艾尔相连的,其他所有空间节点都是坑,只要触碰就会被拉入空间裂缝里。”
多克斯耸了耸肩:“至于哪个是正确的空间节点,我不知道。所以我只能带你来这里了,我可以陪你在这里等卡艾尔出来,他每周至少会出来一次,按照以往的情况来说,最迟后天,他就会……”
多克斯还没说完,就看到安格尔朝着一个空间节点触碰去。
多克斯一惊,赶紧想要冲过去阻止,当然,多克斯不是因为担心安格尔,而是一旦空间裂缝形成,他也会跟着遭殃。
虽然以卡艾尔布置的空间裂缝,对正式巫师危险并不算太大。但如果进入了未知虚空,还找不到道标,想要返回巫师界就要出大血了。
只是,多克斯还是没成功阻拦。因为安格尔的速度比他还要快,直接摸上了那个空间节点。
多克斯见状,开始疯狂的后撤,企望着狂暴的空间裂缝能不要波及到自己。
但撤了数十米后,他才发现,远处并没有出现任何空间裂缝。
而安格尔则好整以暇的坐在一个石头上。
他迟疑了片刻,走了过去。
“刚才你触碰了空间节点?”
“嗯。”安格尔点头承认。
美女的貼身狂兵
“可是,为什么……”没有空间裂缝?
多克斯并没有将未尽之言说出口,因为答案有且只有一个:对面这位叫里昂的巫师,找到了正确的空间节点!
“你和伊索士阁下一样,是空间系巫师?”多克斯迟疑了一下,问道。
安格尔:“并不是,我只是对空间系有些研究。”
安格尔才从斑点狗那里接受了一整套的空间知识,以理论知识来说,已经堪比很多空间系巫师。只是,从实践角度来看,基本还是零。
这一次的空间节点,也不算什么实践。以安格尔那高屋建瓴的空间知识,寻觅一个与众不同的空间节点,简直不要太轻松。
看着安格尔那平静无波的面容,多克斯心中却是默默猜度起他的真实身份。
是不是空间系巫师这个问题上,对方应该没有撒谎。
一个不是空间系巫师,却对空间系有如此深入的研究,这要耗费的时间绝对不少。对方看上去年轻,恐怕也有几百岁了。
否则,哪有时间去跨系研究。
几百岁都还和他一样,是正式巫师,没有跨入真知层次,看来天赋不是太高。
想到这,多克斯瞬间就有了自信。他今年刚好八十岁,哪怕是流浪巫师,可依然和对方处于同一高度。
他有信心,给他百年时间,他就能找到自己得路,晋入真知。
这一对比,多克斯心中的信心与优越感开始节节攀升。
就算里昂比他懂得多又如何?
他,红剑多克斯,依旧膨胀了!
安格尔奇怪的望了眼多克斯,总觉得对方在短时间内好像发生了一些改变,但仔细去看,却又没有发现什么不一样。
安格尔在心底暗暗摇摇头:算了,反正与我无关。
虽然触碰了正确的空间节点,但是,卡艾尔并没有立刻出现。估摸着,是在做什么研究,或者正忙着。
直到半小时后,一个顶着爆炸头,满脸被黑灰覆盖,衣服也破破烂烂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