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xe0x精华都市异能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txt-第二十章 靈魂魔法分享-gdivg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小說推薦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为什么……?!”
“明明都已经过去四年了!”
维尔纳巫师界某小巷的一间破烂小屋内,四肢被压扁成纸一般薄、因此反而感受不到疼痛的巫师A和巫师B,躺着地板上朝莱尔嚎叫道。
他们是袭击希雅蕾斯青少年旅行团的其中一组巫师,早已与莱尔结仇、被杀也不该有什么怨言,问题是莱尔四年前放过了他们、四年后才回来猛下毒手,怎么想也不合理。
縹緲遊 桓宇
最起码要死个明白。
“喔~?你们还认得我啊,那就可以省下不少唇舌了。”莱尔蹲下身子,对着两人笑道,“简单来说,我需要试验黑魔法的目标。”
“黑魔法!?”只剩下躯干和头颅的两人,不约而同地露出恐惧之色。
“我知道我知道~大部分黑巫师都拿麻瓜作试验,我也知晓自今天开始,自己也是黑巫师大家庭的一员了,没资格扯什么法律和道德。”莱尔提前结束两人的求饶话语,伸出手按在巫师A身上,“只不过,朝曾得罪过我的你们下手,我内心不存在丝毫负罪感,那为什么还要祸害麻瓜呢?”
【灵魂重塑术式】
巫师A的身躯像充气般膨胀,重新长出四肢,短短数秒间化作一只犀牛般大小的人首四足怪物。
“果然,这个术式太粗鲁了……”这是前世与真人交易而来的术式,也是莱尔目前掌握的唯一直接干涉灵魂的术式,“去吧,这家伙除外,杀光你认识的同行,往日为人越邪恶优先级越高。”
“同行……杀……吃掉!”人首犀牛如同鹦鹉学舌般重复着命令,撒开四蹄撞穿墙壁离开小屋,没多久隔壁便传来惊呼及惨叫声。
“哈哈,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莱尔不再理会外面的事情,以恢复如新咒将被撞穿的墙壁修复,回头看向仍躺在地上的巫师B。
“住、住手!”巫师B的身躯在剧烈颤抖。
大唐第一狠人
有之前的对话作为提示,他已经意识到刚才莱尔施展的魔法不是变形术,变形术是不会改变目标的精神状况的。
莱尔站起身来,这一次不需要以肢体接触刻入术式,而是以往外渗出的魔力代劳:“不要担心,你运气很不错,最起码不会变成怪物而被狩猎。”
【唯心魔法-灵魂分割】
“啊啊啊——!”撕心裂肺的剧痛传来,惨叫着的巫师B沿着中轴线撕裂开来。
撕裂后的两块各自进行自我修复,形成巫师B1和巫师B2……当然ꓹ 为了减少试验过程中的变数,修复的部位只有躯干和脑袋ꓹ 四肢仍然残缺。
“你对我做了什么?!”
“你对我做了什么?!”
巫师B1和巫师B2异口同声问道。
莱尔抚掌道:“同步率百分之百,合情合理,毕竟本来就是一体的存在~”
“?!”巫师B1和巫师B2似乎这才意识到对方的存在ꓹ 扭头看向对方,四目相对下同时愣住。
九璀醫娘
“我割裂了你的灵魂——话是这么说ꓹ 在今天之前,我根本不知道这个魔法是可行的。”唯心魔法的使用范围ꓹ 即本世界的规则范围ꓹ 需要一次又一次的实践摸索出来,而这是莱尔关于灵魂领域的初次实践。
在此之前,他从未在别的生物上进行测试,包括那些被他视作‘素材来源’的魔物。
骷髏戰寵護花級
原因是他信奉的转生理论,普通的死亡并不是终结,前方还有新的人生,可遭到灵魂层次上的攻击而亡ꓹ 那就根本没有未来可言了,因此只能用于恶心透顶的目标身上。
“我对灵魂的认知太肤浅了ꓹ 除了【灵魂是产生魔力的源泉】外几乎什么都不懂。”莱尔朝着巫师B1发出钻心咒ꓹ “所以ꓹ 就拜托你们了~”
“呜啊啊啊——!”遭受折磨的巫师B1理所当然地发出惨叫。
傲妻難寵
只不过ꓹ 莱尔的关注对象不是他,而是惊恐地注视着‘自己’遭受折磨的巫师B2:“好奇怪ꓹ 虽说你们已经割裂开来ꓹ 可我认为应该还是存在着某种玄妙的关联才对……猜测错误了吗?”
“…………”巫师B2无法为此表示庆幸。
因为。
“不ꓹ 这个时候就下结论太鲁莽了,还需要更多的实验。”莱尔很快便说出让‘他们’同时陷入绝望的话语ꓹ “——总而言之,先杀一个看看下面会发生什么吧。”
》》》》》》》
自维也纳之旅过去四年,即莱尔已在希雅蕾斯村生活了七年,年满十八岁。
仿佛与瑟尔泽薇德的那番谈话不曾存在一般,生活节奏跟过去没多大区别,跟随魔药店老板学习魔药学、为村民制作廉价的炼金产品、探索唯心魔法的范围、跟随芙缇练习剑术、配合咲夜组织旅行活动、参与村子各种各样节日庆典。
至于上述非人道的黑魔法试验,只是钻研灵魂魔法的必要一步,并不意味着莱尔心性大变,拥有成为初代黑魔王的潜质。
再说,某人过去曾做过拿奴隶尝百草、当海贼王掠夺资源、发展奴隶贸易、无视妨碍自己的道路的灰色产业工作者的生计受损、屠杀不愿意投降的地球联邦军、将数十万民主斗士遣返回地球、散播电子病毒引起智能机器人袭击全人类诸事,本来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尤其在没有三观端正的女仆随侍左右的情况下,他行动起来更是随心所欲,完全的本色发挥。
“糟糕,做试验的时间太久了,得赶快回家了!”莱尔通过幻影移形返回希雅蕾斯村郊外的春之湖时,太阳已靠近地平线。
为避人耳目,他今天离开村子的理由是‘钓鱼’,所需要的鱼早就准备好了,如今只需要从无痕延伸口袋中掏出钓鱼竿,扛着钓鱼竿回村装装样子。
禽獸,放開那只女王! 年影
“唔……芙缇?”在小跑回村的路上,刚好恰好浑身狼狈的芙缇,她的身后还背着一个没见过的绿发小女孩。
靈泉田蜜蜜:山裏漢寵妻日常 大果粒
芙缇连忙跑过来,急道:“莱尔?你在这正好,帮我看看这女孩的情况。”
“她只是魔力消耗太大而昏睡过去,需要治疗得是你。”莱尔以魔力探查过后,给芙缇治愈伤势,“所以,她是什么人?这几天村里应该没有游客才对。”
大概是担心莱尔不相信,芙缇犹犹豫豫地回答:“这个……我在春之神殿打倒了一只大型魔物,魔物消失的同时她就出现了。”
“按照常人的逻辑,她就是那只魔物吧,只是被打倒后变回原型。”莱尔摇摇头,对此不是很在意,“只是春之神殿?你没事去春之神殿做什么?”
芙缇闻言立即挺起胸膛,神采奕奕地说道:“瑟尔泽薇德大人说春之湖附近有异变,派遣我前去调查,我调查了好几天总算找到元凶。”
“……是吗?”已然猜到背后的缘由的莱尔注视着芙缇,认真无比地说道,“芙缇,当上了新任守护骑士,服从瑟尔泽薇德大人的命令是没有问题,但是……有时候要多观察多思考……”
“?这个自然?”芙缇莫名其妙地点点头。